张绍波睁开眼睛后,觉得脑袋有点疼痛,晃了晃后,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身边坐着一个妙龄少女,女孩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还伴着些湿润,看样子好像刚刚哭过。

 “张绍波,你醒了?”女生开口道,不可思议的睁着她那双大眼睛。

 “张绍波?她是在跟我说话吗?”张绍波在心里面说道,他记得自己明明是在皇宫大殿上,为皇帝试药,怎么一转眼就到了这里?

 一阵阵头痛传来,很多乱七八糟的信息被记忆起来……原来自己还没有死,反倒穿梭了时空来到了这个新的世界中。而且还附身在了这具也叫做‘张绍波’的学生身上,可是这具身体怎么这么孱弱……他本是唐朝的一名皇宫御医,皇上听闻国师的谗言大炼丹药,等到丹成时,找来一批御医试药,而自己则在吞服了那枚所谓的长生丹后两眼一黑……

 这里是一个叫做”教室”的地方,而自己重生在了一个同名的大学生身上,身边坐着的女生名字叫做赵子美,是班里的班花。

一瞬间,张绍波便将一切记忆消化在脑海中,而两世的记忆也瞬间被其掌握。

教室里面之所以只有张绍波和赵子美两人,是因为在上一节课下课前,赵子美给自己发来了一条信息,让他先不要离开教室,她有一些话要跟自己说,等到所有同学都离开后,赵子美才走向了“自己”,然后将一团纸屑洒向自己,没等张绍波自己反应过来,赵子美一巴掌刮了过来。

这一巴掌可谓是用尽了赵子美全身的力气,直接将这个本就身体不堪一击的张绍波,扇倒在地,以致其死亡后被他张绍波附体。

“你,你没事?”赵子美小心翼翼的问到,红肿的双眼看的令人有些心疼。

意识仍出于混沌中的张绍波,摆了摆手,用手揉了揉胀痛的脑袋,看着身旁一片碎屑,捡起其中几片看了起来。依稀可见的一些粗俗言语,让张绍波大概猜到了事情发生的原因。一定是有人对这具身体的主人做了恶作剧,让赵子美误认以为自己是个登徒子,呵呵,没想到自己重生一次,居然又遇到了这种事情。

上一世,张绍波虽然只是一介御医,却见惯了宫廷之中的尔虞我诈,各种阴谋阳谋在他那已是司空见惯。而当前的这一幕显然不过是小儿科,只是没想到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场布局,却要了这张绍波的命。

“张绍波你别吓我好不好,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跟我说句话好不好。”原本已经眼角发干的赵子美,此时在此被张绍波的异状吓住,一团雾气又笼罩住黑亮的双眼。

“我没事,你走吧。”如今已是两世为人的张绍波,又怎会跟眼前的赵子美计较,她也不过是个涉世不深的少女。未等赵子美回答,张绍波站起身来便准备往教室外走去。

“张绍波你给我站住。”赵子美看见平时一见到自己就会害羞的张绍波,此时居然无视自己,心中涌现出一抹异色,连忙大声的喊了出来。

张绍波慢悠悠的转过身,嘴角缓缓上翘,不经意的问道:“怎么还想再给我一巴掌?”

“你。”一时语塞的赵子美,联想到自己刚刚折身返回教室的那一幕,立马不知所措,如果不是躺在地上的张绍波再次醒来,恐怕她此时早已背上了杀人的罪名。

“明明是你先给我那张纸条的好不好,再说我刚刚也真的不是有意的。”满脸通红的赵子美被张绍波敞亮的双眼看的发寒,声音都要比平时低了三分。

“哦,那反倒是我的不对了?” 

“你为什么要给我写那样的纸条?”赵子美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那张纸条不是我写的。”张绍波说,“没错,我是喜欢你,但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你会喜欢我,所以,我不会无聊到给你写这样的纸条。”说完,就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但是刚刚走出门口,身后就传来赵子美的一声痛苦的叫声,回过身去,看到赵子美已经蹲了下去,蜷缩着身体。

张绍波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回去,来到赵子美身边,对着她看着,她的脸色因为痛苦的发白了。

从她的脸色,张绍波看出她这是来大姨妈的痛。对于某些女人来说,痛经是每一个月都会来一次,而且有些还痛得非常的严重,显然,赵子美就是后者,而导致这种情况的出现,往往是因为体内的疏经之血脉已经被堵塞。

“看什么看?走开!”赵子美在痛苦中说道,一只手紧紧的捂住肚子,她可不想让张绍波知道自己是因为痛经才这样。反正这种情况又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竟然痛得如此的厉害。

“要我帮你吗?”张绍波开口道,作为一个皇宫的御医,这样的女人病,简直不值一提。

“你没听到我说话吗?我叫你走开,我就是痛死了也跟你没关系……”赵子美说道,但是还没有说话,她就感觉到痛感又到一个高点,让她双脚一软,直接就坐在了地板上。

见状,张绍波就伸手去抓住赵子美的一只手,将她从地面上拉拽了起来,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拿开她放在肚子上面的手,将手放到她的小腹位置用力按住。

赵子美想反抗,却发现全身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她没想到张绍波竟然趁着自己病就要对自己不礼,想开口喊非礼救命,却是连说出一个字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已经处在一种晕眩疲软的状态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张绍波。

大概过去两分钟后,张绍波突然的就松开了放在赵子美小腹位置的手,然后就朝着教室门口走了出去,赵子美还呆呆的站在原地中,她刚才还以为张绍波想要对自己做出什么过分的举止,没想到他只是按了按自己的小腹就走人了,而让自己感到奇怪的是,肚子竟然一点痛感都没有了。

奇怪了,怎么会这样的?难道是因为我刚才太紧张了,才将大姨妈的痛苦给吓跑了?

来到足球场,老师已经将队伍给解散了,让大家自由活动。有不少同学正在进行颠球练习,张绍波捧起一个皮球,站定在一边,对着这些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看着,他在想,自己怎么就来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世界,也不知道皇上现在怎么样了,他可是答应了将公主许配给自己的,自己要怎么样才能够回去呢?

“张绍波,你怎么现在才下来啊?”同桌廖光辉向着张绍波走了过来。这是张绍波在教室里面最要好的哥们,所以,可以排除绝对不是他写的那张纸条。

“刚才赵子美同学叫我留下来,有些话要跟我说。”张绍波微笑着道。

“呦,看你一脸的微笑,不会是赵子美同学跟你表白了吧?”

“没有,她怎么可能会喜欢我。我刚才被她刮了一巴掌。”

“哦?不是吧?她为什么要打你啊?你想非礼人家?”

“我怎么会干那种下流的事!不知道是那个家伙用我名字给她写了一张猥'琐的告白纸条。”虽然自己在唐朝是一个见一个就爱一个的神医,但是却从来不会干下流的事,不是主动的为自己宽衣解带的女人,他可是从来都不会去碰的,当然,哀求自己去为其宽衣解带的,自己自然也不会闲着双手。而且自从皇上答应将公主许配给自己后,自己就开始变得很专一了,当然,那也是在面对着公主的时候用嘴巴说出来的专一。

“你喜欢赵子美这件事,我们班的所有人都知道的,有人想玩你也没什么奇怪……”说到这里,廖光辉的就停住了,眼睛对着前面的跑道望了过去。

张绍波顺着他的目光方向望了过去,看到一个大胖妞正在球场外面的塑胶跑道跑着,她的身材实在是太吓人了,那跑动中的样子,用波涛汹涌来形容已经不适合,而应该用惊涛骇浪来描绘。

在大胖妞的身后,有一位美女也在跑动中,廖光辉看的人就是她,这女的叫做张妍妍,是学校的第二号美女。一脸姣白的面容,一双丹凤眼,身材非常好,跑动中呈现出来的波涛汹涌状,让每一个男生看着,都不断的咽着口水,一个个都是饿狼的样子,就像被断了手的监狱犯人,生理问题只能够等到精满自溢。

“张绍波,你看到了没有?那个大胖妞一脸的微笑,她一定以为大家都在看她。”廖光辉笑着说道。

“其实她也是一个美女来的,就是胖了一些而已。”张绍波说道,在唐朝,是以胖为美的,当然,像大胖妞这种胖就明显的胖过头了。

“那你去帮她减肥啊,说不定她会喜欢上你呢。”廖光辉还是面带着微笑,同时移动着脖子,继续让目光追随着那个美丽的女生移动。

“你的这个建议不错。”张绍波点了点头,对于自己来说,通过医道来让一个人的身材发生变化,那就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啊!!”廖光辉突然尖叫了一声,就像一只被阉割了的母鸡,眼睛不再移动了,但是继续对着前面看着。

张绍波立刻就转过身去,看到刚才还在跑动中的张妍妍已经躺在了跑道上,眼睛是闭着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