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羽。”梓雨喊住了简羽。

简羽看着梓雨,笑着说道,“怎么出来了?”

不是应该陪着东临风才对么,梓雨若是这样出来了,东临风会怎么想呢。

“简羽,我。”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简羽脸上的笑容终究还是有些苦涩。“你。”简羽停顿了一下,“开心就好了。”

“简羽。”梓雨低声唤道,“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梓雨哽咽着说道,“我没有选择的。”

简羽点点头,“我知道的,只是一开始,不应该打乱你的人生的,对不起”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梓雨过来拉住了简羽。

“简羽,我们还有机会的,我们还有机会的。”

“你是要我赢得这次的比赛,还是说,要我成为你们惊雷派的弟子?”简羽其实心里也是生气的,只不过,过高的涵养不允许他对着一个女孩子发脾气而已。

“简羽,你知道的。”

“嗯,我知道的,所以,我也知道答案的。”简羽挣脱开梓雨的手掌说道,“要赢得这场比赛的话,我还是有机会的,但是,加入惊雷派的话,这个,很难,我可能做不到了。”

“简羽,你不要固执。我,我不想逼你的。”

“不是我固执。”只是,在简羽的心里面,能接受成为自己的师父的人,只有那一个人而已,其他的人,有什么资格?

“那你的意思是你能在比剑大会上面取得优胜么?”梓雨的眼睛亮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父亲就会同意的。”

“你或许理解错误了我的意思了呢,我是想说,相比之下,我加入惊雷派是更加不可能的事情,这件事情比我在比剑大会上面取得优胜更加的难。”

“简羽。”

“你不用说了,结果如何,要等待比赛结束了之后才知道呢。”简羽笑着说道,“你由着自己的心意就好了,我也不想你为难,我不能给你任何的承诺的。”

简羽转过身,梓雨也没有再拦住简羽,既然是留不住的,那么,至少,梓雨也不想破坏简羽在自己心中的美好的记忆。

清晨,玉雯照例进来给萧玄打洗脸水,一进门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屋子里面的衣服散乱的丢弃着,嫣儿的,师父的,玉雯的眼光顺着这杂乱的衣服看了过去,床上的被子鼓鼓的,难得今天师父都赖床了呢。

玉雯微笑着捡起了地上的衣服,朝着床上走了过去。

萧玄一向前面,听到了玉雯的脚步声,脸上难得的一红,可是这个时候却不好阻止玉雯前进的脚步了。

玉雯看着自家师父紧紧的抱着嫣儿,正如同以前每天早上的场景一样,但是,不同的是,这一次,嫣儿没有很快的清醒过啦,还有最重要的是,嫣儿的身上,是一丝不挂。

玉雯差点就尖叫出声了,她看着萧玄,萧玄已经调整好了表情。

“玉雯,你出去给嫣儿准备一下吧。”

“师父,这是。”

“以后你就得管嫣儿叫师娘了。”萧玄流畅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着急不脸红,可是玉雯却是脸红的不得了,看来自己以后可是不能随便的进出师父的房间了呢。

瞟了一眼床上还睡的蛮好的某人,玉雯心下腹诽,虽然知道这么一天是迟早会来的,但是,这么突然玉雯还是有些惊慌失措啊。

“玉雯,嫣儿的心智还尚不完全,不要一时之间改变太多,你先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大家,等到回到藤羽山再说,你知道就是了。”

“是。”

玉雯出了房间的门口,萧玄这才转身低头去看被窝里面的嫣儿,笑着说道,“醒了就不要装睡了啊。”

嫣儿知道自己已经被拆穿了,所以只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伸手出来就搂住了萧玄的脖子,“师父。”甜甜脆脆的喊着,喊得萧玄的心肝儿都麻了。

“嗯?叫我的名字就好了。”说着低头就在嫣儿的额头上面亲了一下。

嫣儿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些疼,不过,还是热情的抱住了萧玄,“萧玄,早上好啊。”

“嗯,那你好不好?”

“好啊。”

“那快起来了,我们还要去看简羽的决赛呢,说不定简羽这小子还真的就能夺冠呢。”

“嗯。”嫣儿刚想起来,突然坏坏的说道,“那萧玄,你帮我穿衣服。”

“好啊。”萧玄说着就伸手进被窝,嫣儿胳肢胳肢的笑。

早上很快就在嫣儿和萧玄的打闹中度过了,等到下午简羽的比赛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萧玄带着嫣儿就上了剑阁来观看比赛,李幻儿和楼山看着两人也没有多大的反应。

嫣儿就窝在萧玄的怀里俯瞰着场上的人的表情,“师父,你说,要是我也去比赛的话,能拿到第几名?”

“呵呵,第三吧。”萧玄笑着捏着嫣儿的鼻子。

“这么好啊。”

“因为在这里的也都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真正厉害的人,一般也不会过来抢宝剑的了。”萧玄回头来看看楼山,“你昨天对简羽说的话是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

“那好吧,你还是组织一下语言吧,我看简羽很快就能上来了。”萧玄笑着看着场上的简羽,简羽是自家的人,身体里面流动着那个人的血液,怎么可能允许失败在这种地方呢。

果然不出萧玄的所料,简羽很快就上了楼上来,简羽的身上有多处的剑剑伤,可是,顶多也只是一些皮肉之伤,马上就面对一切的真相了,简羽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很快,楼山要告诉自己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事实呢。

楼山看着一步一步走上来的简羽,叫人安排好了一切,几人就在这小楼之中聊起天来。

“简羽,你知道你是谁么?”楼山笑着看着萧玄,“或许,这个事情应该让仙上来告诉你吧。”

简羽看着萧玄,也不确定萧玄是不是会告诉自己。

“简羽,你是我的侄儿。”萧玄淡淡的说道,“我姐姐的孩子。”

“仙上的姐姐就是当年大名鼎鼎的花灵儿,你可能是听说过的。”楼山笑着说道,“至于你的父亲嘛,其他的不知道,只知道他的名字是叫做商路,其余的就是,他是目前最大的邪教组织的继承人,不过,他们都不在了。”

嫣儿张大了嘴巴,简羽的娘亲竟然是自一直特别喜欢的女人。

昨天仙上给我说关于有人说什么人盯上了你的事情,我们几个人猜想了一下,也就知道是谁了,应该是你父亲那边的人,地位应该十分的显赫,不过具体的就不知道了,他们盯上你的话,应该是,想要你去做继承人的。”楼山的表情一转,“你想要去么?”

简羽摇摇头,“我只想知道我的师父在哪里?”简羽的表情淡淡的,似乎对于自己的身世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原来,尚俊口中的那个小妹妹,就是嫣儿一直最崇拜的花灵儿,自己的娘亲。

“呵呵,你的师父,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么?”

“在一起?”

“简羽。”嫣儿有些担心。“你不要伤心。”

“你背上的那把剑里面,就是尚俊最后的灵魂,尚俊他,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李幻儿叹了一口气,那天晚上,自己和楼山是亲眼看到箕星的坠落的。

“你们怎么知道?”

“你问仙上吧。”

“这是你娘亲发现的,人的灵魂可以附着在剑之上,不过,这一直只是一个理论上面的东西,不过尚俊和你娘亲的关系那么好,也不排除就是这样的。”

“你想看看忘川么?’楼山一招手,就有小丫头地上来了一把把破铜烂铁。“你看看你背上的奈何你就知道了。”

简羽不敢相信的取下了自己背上的剑,有蓝色的光芒似乎在述说着一段很漫长的历史,但是,这冰冷的光辉却显得如此的温暖。

“师父,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可能是尚俊的大限到了吧。”李幻儿的眼中流出了泪水。、在场的人,出了嫣儿和简羽意外,都知道,李幻儿的这泪水,是为了谁,当年李幻儿喜欢尚俊的事情在江湖上面闹的沸沸扬扬的。

“我们知道的就是这些了,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们只能对你说,你是很幸福的,尚俊也是个很幸福的,除此之外,就是你要是真的不想去做什么大魔头的话,那么就请好自为之吧。”

简羽看着自己手中的剑,眼泪就啪嗒啪嗒的低落到了上面,嫣儿过来安慰简羽,却被萧玄阻止了。

“让他一个人好好的清净一下吧。”萧玄拉着嫣儿就下了楼。

楼山抱着李幻儿也跟着下了楼。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喜欢他么?”楼山浅笑着说道,“不过没关系,我喜欢你就是了,幻儿。”

“楼山,你说,尚俊真的是幸福的么?”

“那当然,看着自己心爱的和人的孩子长这么大了,而且这么优秀,一定是很欣慰的吧。”“不过可惜了,那个人不是你,我也该谢谢他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