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羽的嘴角这才露出一丝微笑来,他上前几步,从背后抱住了梓雨,“谢谢你。”

梓雨的脸上却挤不出笑容来,等不及的那天,并不会很遥远的。

简羽一路上都是跟着启乾了,晚饭也见了许多江湖上面有名气的人,不过因为人数太过于众多导致简羽并不能很好的记住他们每一个人,因为今天得到了梓雨的肯定的消息,简羽觉得自己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睡的也格外的好。

第二天就是比剑大会的初赛,初赛基本上没有多少的悬念,简羽不花费一点儿的力气,轻轻松松就拿下了他所在的场地的第一名,启乾看他的时候眼光也怪怪的。

接下来的几天仍旧是晋级赛,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基本上没有多大的悬念,不过让简羽有些意外的是他在赛场上面遇到了一个故人,就是遇见梓雨的时候那个公子哥,似乎是叫东临风什么的,东临风一看是简羽就自己认输了,东临风似乎在江湖上也是很吃的开的,这种不战而败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简羽的名气就大大的了,大家都知道,这次的比剑大赛上面出了一个很厉害的少年,这个少年十分的年轻,不过武功十分的了得,名叫简羽,没有门派。

简羽也见过梓雨的父亲和伯父几面,他们没有怎么参加这次的大赛,看起来倒还是十分慈祥的人,不过因为先前嫣儿的事情,那个叫做柳城的伯父似乎对于简羽很有偏见。

与简羽一道声名鹊起的是另外一个少年,似乎叫做宫子羽,简羽听了他的事迹还有些心驰神往,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厉害的少年,期待着在场上遇见他。

进过几天艰苦卓绝的战斗,最后终于只剩下了十来人,启乾是和简羽一道来的,自然是不在话下,让简羽目瞪口呆的是,那个叫宫子羽的少年。

少年缓步从场上走来,高速的黑发,清秀干净,唇红齿白,面容姣好,若不是知道这人的真身简羽肯定会感叹道真是一个俊俏的少年郎。

旁边的易风脱口而出喊道,“嫣儿。”

那宫子羽笑了笑,说道,“这里可没有什么宫嫣儿,只有一个宫子羽罢了。”敲那执扇的小模样,还真是一个风流倜傥的少年。

启乾觉得好笑,就打着扇子过去了,“小子,没有人告诉你,男人要这样打着扇子才好看么?”

“是么?我怎么看你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呢。”嫣儿收起了扇子说道,“别来无恙啊各位。”

“嘿,嫣儿,你怎么变了这么多,都快要认不出来你了。”易风说着就去扯嫣儿的发髻。

嫣儿赶紧躲开,“不就是扮了个男装么?至于么?”

“我看啊,不禁是变了男装,还是长变了一些吧。”易风笑着说,“难怪人家都说女大十八变的,你看这小脸长得,多惹人怜爱啊,嫣儿你该不会长成美女吧。”

“哼,当初就给你们说我以后会变漂亮的啊。”嫣儿蹬鼻子上脸。

“你离我见过的美女还差的远呢。”启乾笑着去拿了嫣儿的扇子,翻来覆去的仔细看了看,“你这扇子挺好的,在哪里买的啊?”

“不是买的,是自己做的。”

“那这上面题的字是找的哪位大师啊?我见过这么多字画的,不过认不出这是出自谁的手臂。”启乾愣了愣,皱着眉头说道,“本来整体还是很不错的,不过就是这下面的小字,略微比上面题诗的字要次了一些。”

嫣儿哼了一声,不高兴的说道,“你当然没见过,这是我师父给我写的。”“还真不好意思啊,那个写的次了一些的小字是我自己写的呢。”

想必是嫣儿嘟嘴的模样太过于可爱了些,启乾有略微的失神,好在启乾是见过世面的,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是断断不可能栽在这么小的一姑娘的手里的。

“不过我看写的好不错嘛,嫣儿毕竟也还小,很有天赋。”易风也拿过来仔细看了看。

简羽凑过来看了一眼,心下觉得十分的奇怪,这自己真是好熟悉。不由得心下一惊,连忙夺过了扇子。

众人被简羽的模样吓了一跳,而简羽自己心下疑惑,不可能的啊,怎么可能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笔迹?

嫣儿看着简羽说道,“简羽,你这是发什么神经啊?”

简羽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性,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嫣儿,“这是你师父写的字?”

“对啊。”嫣儿点点头,“怎么?被震惊到了?”

简羽长长的呼吸了一次,缓缓的从背后抽出了奈何,奈何上面还包裹着那块一直从山上跟着简羽下山的破布,简羽慢慢的展开了那块破布。

其他人百思不得其解,自然是凑过来看了看,只见破布上面竟然写着小字,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写的,不过看样子已经很久远了,似乎是在教小孩子写字一般,有些字是写下来当范本的,众人一看心下都一惊!因为那破布上面的字迹竟然和嫣儿手中的折扇的字迹是那么的相似,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了!

“怎么会这样?”易风惊呼。

众人都沉默了下来,这样的事情,已经不能用常理来推测了,是偶然的可能性基本上是零了。

“话说,那个简羽,你的师父和嫣儿的师父是一个人么?”启乾明知故问。

“这怎么可能?”嫣儿想了想,“我以前基本上每天都和师父呆在一起的,要是他还有简羽这样的徒弟我怎么会不知道,师父就没有怎么下过山的。”

简羽也觉得不可能,因为如果是尚俊站在自己的面前,就算蒙着面,别说蒙着面,就算是化成灰,自己应该也不可能没有感觉的吧,萧玄以前和自己面对面站着过,那个身高,也不应该是尚俊啊,可是这个自己又怎么解释呢?

嫣儿没有见过尚俊,简羽也没有见过萧玄,所以,谁也不能保证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如果这样的事情是事实的话会不会太过于惊世骇俗了一些?

还是嫣儿最先镇定了下来,“额,我猜想的话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师父似乎是认识尚俊的,而且对你也很好,似乎和你有些什么渊源之类的,所以字迹像尚俊也是有可能的。”

简羽想了想,点点头,也只能这样才能解释了,不过,加上这个字迹的事情,简羽更加的肯定了一件事情,这个萧玄,不仅是和自己的身世有关,还很有可能,和尚俊有着什么联系。

“对了,嫣儿,你师父呢?”易风环顾四周都没有见到印象中的白衣人。

“嗯,师父还有事情,说是去见一个老朋友去了,我就不想跟着去了。”

“你师父竟然有尘世的朋友?”启乾很是奇怪,在他的印象里面,藤羽山的仙上应该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哪里来的朋友呢。

“说是朋友,不过可能是和藤羽山有关系的事情吧,我也不是很清楚,也不是很想去,我还是想来找你们玩。”嫣儿转了个圈儿,“我这么悉心打扮了一番你们这么说我很满意的哟。”

难怪藤羽山的人神出鬼没,因为就算是出现了,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藤羽山的人,嫣儿现在就是用了宫子羽这个名字,门派也是和简羽一样,不明出处的。

嫣儿环顾四周,这才发现似乎是少了什么,“梓雨呢?”

简羽沉默。

“梓雨和她爹爹在一起。”

“哦。”嫣儿看了看简羽,“简羽啊,你和梓雨和好了没啊?”

“用不着你操心。”简羽扭过头去。

“哼,又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算了,反正我也习惯了,对了,下一场简羽你对战谁啊?”

“不知道。”

“应该是五色派的长老地无色吧。”启乾说道,“你要小心些,别看这是一个和蔼的老头子,鬼花招多了去了,第一次和他打的时候我不知道吃了多少的哑巴亏。”启乾也好心的提醒道,可能是因为简羽现在是和自己住在一起吧,启乾总有一种简羽是自家人的感觉。

“嗯。”

“简羽你可不要输了啊,我可是一直等着你的哦。”嫣儿笑着说道,“我可是进步了不少。”

简羽立即就想到了嫣儿那种可以把空气幻化成自己想要的东西的厉害的招数,自己在经过那一次的对战之后其实就已经回忆过了,虽然记不起具体的破解的招数了,不过武学这种东西就是这么奇妙,有些时候一旦知道了一种破解的办法,就可以破解其他的招数,自然是不在话下,就是不知道嫣儿会不会使用心的招数,毕竟简羽对于藤羽山还是知之甚少的。

“你这小丫头要着那把剑来做什么?”启乾好奇的说道。“藤羽山没剑给你用了么?”

“哼,你知道什么?我只是想打败简羽而已,免得他一天这么嚣张,还总是骑在我的头上,我要挫挫他的锐气。”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