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不好?”启乾还是看着外面的梅林,从掀开的窗帘透进来一阵阵似有似无的梅香。

“既然取名为忘忧,那就说明想要忘掉某种忧愁吧,可是要是是叫这个名字,那每次看到这花的时候不是就想起了自己有忧愁要忘掉么?”嫣儿指着梅林的深处说道,“你看,那边的梅花被风吹落了呢。”

大家顺着嫣儿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纷纷扬扬的红色的梅花瓣在空中打着旋儿缓缓的落在了地上。

“那就叫捕风不是很好么?不管是什么,都好像捕风一场,最后,什么也没有剩下,这样,既可以忘记以前的东西,又可以希冀即将要来的东西,就这样开开心心的,不论得失的生活不是很好么,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会迎来新的开始的。”嫣儿笑着说道。

嫣儿的笑容很干净,很单纯,简羽似乎在她的脸上读出了清澈的溪流,因为太过于干净,所以没有人会注意到。

启乾回过头来看着嫣儿,淡淡的笑道,‘捕风么?这个名字挺好的。”

也许,眼前的女孩子不是幼稚,不是单纯,而是,因为经历的太多,反而把一切都看轻了而已。

“下车吧。”易风喊了一声,马车停了下来,“也不远了,前面马车去不了了,我们只能走过去了呢。”

几人下了马车,简羽正准备回身回来扶梓雨,出来的确实启乾,启乾笑着转过身去扶梓雨,梓雨本来有些不好意思的,但是这个时候如果拒绝的话那就太让启乾下不了台了,易风又在前面陪着嫣儿,没有注意到这边,梓雨也就只好让启乾扶着下来了。

简羽的脸色有些不好,启乾笑着朝着他走过来,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轻声在他的耳边说道,“对不起,这可是最后一次了哦。”

启乾在心里默默的说着,是啊,这是最后一次了呢,最后一次成为放荡的纨绔子弟,他的身后,梅花林里面的飘散的花瓣覆盖了整个天地。

梓雨看着简羽,心里有些发虚,不过简羽笑了笑,这本来也是启乾的问题,简羽伸出手,在漫天的花雨中,朝着梓雨伸出了手,他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了。

简羽唤道,“梓雨。”

梓雨的脸有些红,缓缓的,把白皙修长的小手放到了简羽的手心里,简羽的手心很温暖,温暖的,一直到了梓雨的心里。

“喂,你们在做什么啊?”嫣儿老远的朝着这边喊道,接着就听到了她嘿嘿的笑声。

这丫头,是故意的呢,简羽拉住了梓雨即将要退回去的手让她和自己一起看着嫣儿那边,“马上就过来了。”

嫣儿在这边低低的笑着,看着易风,“你看他们。”

“你这鬼精怪。”易风笑着去摸嫣儿的头。

启乾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易风的手上。

人世间有些时候就会遇到那种情况,觉得老天爷在耍自己,现在,启乾就觉得,既然是天意要自己走出困境,为何,自己却又要跳下另外一个坑,幸好自己认识的比较早,所以,要出来还是很容易的,他看着易风撒娇道,“露露,你果然是不喜欢哥哥了么?”

“好恶心。”嫣儿抖了抖全身上下集体给启乾行礼的鸡皮疙瘩。

“哼,易风是我的。”启乾把易风拉向了自己的身边。

“哥!”

“露露——”启乾仰天长叹,小泪纵横。

启乾给简羽一行人安排好了逐出,就带着易风不知道哪里去了,简羽他们刚到陵山不久,自己然是希望自己一行人自已去各处玩玩就好了,于是,他们就打算出门,因为易风叮嘱了晚饭要回来一起吃,所以他们便轻装出门了。

临到出门前,梓雨还在不停的提醒着嫣儿和简羽,“这里是不比我们再外面的,来到了这个地方的人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所以遇到什么事情千万不要冲动。”

嫣儿笑她,“梓雨还真是婆婆妈妈,简羽,是男人就和我一起去,咱们才什么都不怕呢。”

简羽没有理会嫣儿,自觉的就站到了梓雨那边去了,可把嫣儿气坏了。

嫣儿气坏了就决定暂时就不和简羽为伍了,真是个重色轻友的男人,嫣儿气愤的想到,她孤身一人逛街也不是很好么?她买了一大堆不知名的东西,嘴里还啃着一只鸡腿,突然听见前面很热闹的似乎是在围观什么。

嫣儿冲了过去,原来已经是在河边了,这是一条天然形成的环形的大河,沿着河边一直有各种的商家,怎么也算的上是和繁华地段了,陵山的纨绔子弟们经常到这里来玩耍,所以,自然也是少不了那种地方的。

嫣儿看着眼前大大的招牌,“天香阁。”

“这就是今天晚上天香阁里面要出价的天仙一样的姑娘啊,果然啊,你看着眼睛长得,那叫一个勾人啊。“男子猥琐的声音在嫣儿的耳边响起。

嫣儿看了看旁边张贴着的画像,说是画像,其实也只是老鸨们为了勾引主顾们设置的,画像上面的姑娘都还是蒙着半边面纱的,只露着一双狭长的眼睛在外面,看的人心痒痒的。

周围的人还在不停的讨论着女子的天香国色,嫣儿笑了笑,她倒是想要看看,这女子是怎样的天仙下凡了?难不成还有师父好看?可是,她忘记了,他师父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子啊。

嫣儿嘿嘿笑了两声,其实嘛,她还真是想来看看传说中的青楼长什么样子的,平时师兄师姐们提到这种地方的时候态度是截然不同,不过要是有师父在场他们就从来不说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是有嫣儿在场的时候,师兄师姐们也不说这个了。嫣儿那个好奇的啊,可是怎么问也问不出来。

嫣儿大步的走进了天香阁,一进门就看见里面的客人都是男人,嫣儿十分的奇怪,这些男人们也统统的把嫣儿看见,一时之间,私下鸦雀无声。

楼上有咚咚的声音,嫣儿抬头一看就看见了一个打扮的十分漂亮的女子摇着一把十二骨的香扇款款朝着自己走来了。

“天香阁可不是姑娘该来的地方呢。”女子的声音软软的,嫣儿听了皮子都痒了。

“为什么啊?”嫣儿不解的问道。

大厅里面爆发出了巨大的笑声,因为十分的嘈杂,嫣儿也听不见那些男人在说什么,女子用香扇掩着自己的樱桃小嘴低低的笑了笑,“姑娘还是早些回家吧。”

“我才不呢,我就是要在这里。”嫣儿找了个位置就坐了下来。

女子朝着身后使了个颜色,她身后就出现了一群体型结实的大汉,大汉们说着就要来架起嫣儿。

嫣儿知道来者不善,不过嫣儿是谁啊,越不让她在这里她还就越在这里了。她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大汉们恰好就要过来,嫣儿看着杯子里面就咦了一声,挥手就要把茶水倒掉,没有想到那茶水就直直的泼到了大汉的身上,立即就深深的印下了痕迹。

在场的就没有人敢笑了,连那个女子的笑容也僵了僵,“敢问姑娘这是要来砸场子的么?”她许七娘掌管天香阁这么多年,遇见过的砸场子的人不少,不过这个年纪的还真是不多。

“我只是想在这里玩玩而已。”嫣儿老实的说道。

许七娘肯定了嫣儿果然是来砸场子的了,不过看着小女子的功夫确实不错的,要拿下她应该也是可以的,只是这里这么多人,倒是不方便,于是就在嫣儿身边坐了下来,“姑娘怎么称呼呢?”

“我叫嫣儿。”

“嫣儿啊,真是一个好名字。”许七娘摸了摸嫣儿的脸颊,“姑娘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嗯。”

许七娘笑了笑。“那既然这样的话,奴家就给姑娘安排一个好位置,这样姑娘也好多看看呢。”

嫣儿正在奇怪这女人变脸怎么这么快,就看见一个小丫头来到了面前。

“声儿,你带嫣儿姑娘去二口的厢房吧,那边有看台。”

“是。”声儿十分的听话,甚至都不会问一下理由。

嫣儿只当是自己刚刚表现出来的功夫把女子镇住了,所以女子就不问难自己了,还把自己奉为座上宾了,所以也就跟着声儿去了。

嫣儿没有看到许七娘对着身边的人低语的样子,不然她也就不会那么放心的呆在这里了。

天香楼是陵山的比较大的一见青楼,因为陵山本来的因素,导致来这里的人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要不是商家巨贾,就是武林高手,总之,没有几个是简单的人物,那许七娘什么人没有见过,作为一件青楼的老板,自然是有着能把这件天香阁经营着走的实力的。

嫣儿似乎一下子回过神来了,就看见熟悉的白纱斗笠。

一定是在做梦,嫣儿对着自己说,但是还是伸出手朝着白斗笠的主人去了,她的声音却是变得软软的,“师父。”

萧玄的身子一阵,心中的怒气更甚!“嫣儿!”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