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雨也没有看清楚,只是笑笑,她的笑容还真是牵强啊。

“那是豪猪。”萧玄笑着说道。

嫣儿看到萧玄垂下来的头发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始在身上到处摸了起来。

“你在找什么?”

“嗯,一个东西,咦,我明明把它放在衣服里了的啊。”嫣儿着急的说道。

“是这个么?”萧玄拿出了一只簪子,好笑的看着嫣儿,“你是要送给我么?”

“嗯啊,你怎么知道?”

“这上面你不是刻了嫣儿亲刻几个字么?”萧玄越发的想笑,嫣儿一直就是这么个脾气,总喜欢在自己的东西上面做好记号,长这么大,每一年嫣儿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上面都有这么几个字。“你的字好丑。”

“额,是因为木簪太细了,不好刻,不然我能写的很好的。”嫣儿狡辩的说道。

“你怎么想起来送我这个?我的生辰还早。”

“就是想送给师父嘛。”嫣儿笑着说道,拿着就要把簪子给萧玄带上,萧玄也不恼,仍凭她胡来。

“玉雯师姐,你觉得怎么样?”嫣儿像献宝一样。

“很难看。”玉雯直言不讳。

“额。”嫣儿瞪了玉雯一眼,“可是我觉得很好看。”

“那就这么带着吧。”萧玄明白嫣儿的意思。

“师父,你不能这么惯着她,颠倒是非黑白。”玉雯气急败坏的说道。

“呵呵,哪里有。”萧玄说谎都不脸红,一定是因为面罩遮住了。

走了这么一段时间,梓雨心里的疑惑更重了,仙上和嫣儿这个样子,哪里像是师徒啊,明明更加像是,她不敢妄加揣测,要是自己猜错了才是囧死了。

其余两人也是一样的感觉,总觉得,气氛似乎是有那么一点不太对的感觉呢,不过,看起来藤羽山的这些人觉得没有什么呢,难道,是因为藤羽山和山下的习惯不一样么?

慢慢的,萧玄的马儿慢了下来,和简羽的马儿并肩朝前,简羽立马就意识到也许萧玄是有什么事情想和自己说了,所以干脆就把马儿骑得更慢了些,嫣儿朝着他笑了笑,表明了简羽的理解是对的。

两匹马单独的远远的落在了后面,萧玄这才说,“你是叫简羽对吧?”

“嗯,仙上是有什么事情么”简羽学着梓雨的口气。

“奈何是你的?”

“是师父留给我的。”简羽老实的回答,既然嫣儿说了奈何和忘川本来就是藤羽山的,而且萧玄给简羽的感觉虽然很厉害,但是对于奈何还是什么企图的。

“你师父叫什么名字?”

“尚俊。”

萧玄的马停驻了一瞬间,似乎萧玄有一瞬间的失神,但是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笑了笑,“果然呢。”

“仙上认识家师么?”

“也算是故人了呢。”萧玄笑着说,“他现在在哪里?”

“师父两年前离开了山上,就一直没有了消息,我这次下山就是专门来找寻他的踪迹的。”

“消失了么?”萧玄喃喃自语道。

“仙上是有什么线索么?”简羽一听萧玄的口气似乎是知道些什么。

“你去落霞阁的时候可以去问问阁主,她和你师父是好朋友呢。”萧玄淡淡的说道,“既然你和尚俊有关系的话,那你平时就应该小心了。”

简羽不解,难道是尚俊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么?

萧玄看出了简羽的疑惑,补充道,“尚俊年轻的时候,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所以仇家很多,你多注意一些就是了。”

“是,谢谢仙上。”简羽有礼貌的说道,其实眼前的男子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但是毕竟他是嫣儿的师父,算起来比简羽要高一辈呢。

“我能看看你的奈何么?”萧玄突然说道。

简羽有些不解,不过还是把剑抽出来递了过去,萧玄接过剑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萧玄的手指在奈何的剑身上面轻轻的划过,就看见奈何的周围渐渐的泛起了红光。简羽听了易风的话之后就知道了这红光的厉害,连忙就像提醒萧玄,可是嫣儿的表情很淡然,看起来让人很安心。

奈何发出了一声很低的呜咽,开始不停的颤抖,但是萧玄也没有把奈何剑还回来,一时之间气氛很是紧张,简羽生怕奈何出了什么问题。

终于,奈何停了下来,似乎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就这样安静了下来,萧玄把奈何换给了简羽。

简羽不解,“仙上。”

“简羽。”萧玄抬起头看了看远方,“或许,多年以后,你会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

嫣儿笑了笑,“肯定的啊,简羽很现在已经很厉害了。”

萧玄低下头看了看嫣儿,没有人知道,他的表情很沉重。“是比现在还要厉害很多很多。”

“那是多厉害?”嫣儿还是继续问。

萧玄转过头来对简羽说,“不管以后怎么样,简羽,你一定要记住,尚俊,对你,真的是很好。”

简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仙上这是什么意思啊?”

萧玄也不继续这个话题,漫不经心的问道,“你现在多少岁了啊?”

“十七岁。”嫣儿开心的说道,“简羽的师父三十七岁了呢,比师父你大了好多。”

萧玄想了想,突然勒住了马,“你说什么?”也许是萧玄的语气不像他一贯的风格,还把嫣儿吓了一跳。

“我说简羽十七岁了。”嫣儿重复说道。

萧玄不敢相信的看着简羽,“你十七岁?”

简羽微微发愣,十七岁怎么了?于是点点头。

萧玄认真的看着简羽,从头到脚,似乎是连一根头发都没有放过,“你和尚俊是什么关系?”

“尚俊是我的师父。”简羽平静的说道。

“尚俊是什么时候收的你?”

“我记不得了,有记忆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一起了,那个时候他就是我的师父了。”简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诚实,看着萧玄这个样子似乎是知道些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下马。”萧玄说道。

嫣儿转头不解的看着萧玄,萧玄这是在和她说话么?萧玄已经率先下了马,等着简羽,简羽虽然不知道目前的情况,但是还是听话的下了马,跟着萧玄就往旁边的小树林里面去了,嫣儿见萧玄没有说不准自己去于是就跟了去。

萧玄和简羽面对面站着,简羽比萧玄要矮了一些。简羽不解的看着萧玄,“仙上是知道些什么事情么?”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罢了。”

萧玄说着就伸出了手来,简羽有点想往后面退,但是又觉得萧玄不会加害自己,就任由他了,萧玄伸出手缓缓的摸上了简羽眉心。

嫣儿看到简羽的眉心似乎是有什么红色的东西,隔得太远却看的不真切。简羽突然想起了前不久想起的那件事情,“难道我的眉心也有花了?”

萧玄点点头,“这是奈何暴走的印记。”

简羽的喉头上下动了动,也没有多说什么,尚俊以前说不希望自己的身上出现这个东西,其实是想说不希望自己把奈何用成那个样子吧。

萧玄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又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很缓慢的,认真的大量着简羽,良久,才缓缓说道,“真的是很久了呢,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仙上在想什么?”虽然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这么问很没有礼貌,但是简羽知道一旦自己失去了这个机会要是再遇见的机会就很小了。

“呵呵。”萧玄转过身去,“可能是我记错了。”

简羽怎么甘心,拉住了萧玄的衣袖,萧玄转过头来,看着简羽的头顶,突然就伸出手来鬼使神差在他头顶摸了摸。

简羽愣住了,连嫣儿也愣住了。

萧玄的手停住了,是因为感觉太过于熟悉了所以情不自禁了么,萧玄收回了手,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来,于是凑近了简羽,低下头,他却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恐惧的东西,连忙后退了几步。

“你真的是”萧玄没有把后半句说出来。

简羽明白也许萧玄知道的事情对于自己很重要,于是连忙问道,“我是什么?”

萧玄这个时候似乎是从惊讶中醒转了过来,整理了一下面罩笑着说道,“我想,尚俊没有告诉你的话,我也就不能坏了他的一番好意了。”说完就转过身去,再也没有回头。

走了几步,萧玄停了下来,“简羽,要是你以后有什么困难的事情,就来找藤羽山吧。”

简羽连忙冲过去拦住了萧玄,也顾不得什么其他的了,“仙上,能不能告诉我?”

萧玄连着摇头,“知道那些事情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的。”

嫣儿连忙走了过来拉住了简羽,“师父不想说的事情是不会说的。”

萧玄笑着拉着嫣儿的手就走出了小树林,嫣儿感觉到,萧玄的手心里面全部都是汗水,是什么事情,让一向很淡定的师父竟然会这么紧张。嫣儿靠萧玄更加的近了些,萧玄走的很快,简羽一个人在后面,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事情里面,于是嫣儿转过头去喊他,“简羽,我们走了啊,你快过来啊。”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