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羽看着嫣儿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突然想起了以前尚俊对自己说过的妹妹,不过,嫣儿有些时候做事让简羽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态度。“我自然是有我的道理的。”

简羽一边说着就一边掏自己的口袋,简羽对银子的价值并不是很懂,毕竟,自己是在山上生活了那么多年。于是就把整个口袋都放到了男人的面前。

男人正准备点钱,嫣儿就一把把钱袋夺了过来,“哼,等一下,你不要,我要。”嫣儿说着就抽出剑来,说时迟那时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朝着简羽刺了过来。

简羽不愧是学武之人,闪身躲过,也生起气来,“你疯了么?”

“我就是看不惯你,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我不是一直对你好么。你就这么看不惯我,我才是不想管你的事情的呢。”嫣儿想起了一路上来简羽给她看的脸色,自然是心里极为的不平衡。

“看不惯我你就走吧。”简羽冷冷的说道,“还有,你以为你对我好了,可问过我想接受没有呢,不是所有的人都想要别人的好的。”简羽转身就准备离去。

嫣儿一看更加的愤怒了,就跟着简羽冲了出来,这时候街上还是没有许多人,正好是给简羽和嫣儿腾出了许多的空间,男子看着嫣儿拿着剑出了门也连忙跟了上来。

“简羽,你今天必须和我一战。”

“你根本不会用剑。”简羽十分的不屑,一个根本连剑都不会使的人,简羽压根儿就不想拔剑出来应对。

可是嫣儿哪里管这么多,嫣儿也不知道什么是章法,还是昨晚那招,伸出手在剑上划过,一道蓝光就在剑外散开了一层保护罩。

简羽知道那个保护罩的厉害,昨天晚上就是那个东西把一个男人的手臂砍了下来,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不是女孩子啊,这么残忍。

嫣儿腾空一跃,就站到了简羽的面前,“怎么?怕我?”

“我有什么好怕的?”简羽转过身,准备从另外一边离开,老板却拦住了他。简羽看着眼前这个面部肌肉僵硬的男人。

“这位少侠,既然都如此了,那你就和这位姑娘比试一下吧。”

简羽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为什么人人都想要他出剑?尚俊曾经说过,希望简羽明白,人要变强大不是为了其他的原因,而是为了在自己需要的时候保护自己重要的东西,所以,简羽是不会为了得到一把剑而出手的。“要是我今天就是不拔剑呢?”

“那可由不得你了。”简羽话音还没落,嫣儿就刺了过来。

简羽一直躲闪,这个对于简羽来说还是不难的,嫣儿虽然厉害,但是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观察,嫣儿最失败的地方就是不管是什么时候,似乎都管不好自己的脾气,把自己的情绪带到了比试之中,这对于以前她遇到的那些小渣渣来说也许还是能完胜,但是在真正的高手面前,这样是绝对的劣势。

嫣儿看见简羽一直躲,越发被激起了斗志,一招比一招狠,不过看的老板的眉头越来越皱,这小丫头,果然和简羽说的一样,根本连剑都不会,这样不管章法的乱打一气,吃在是要吃亏的。

两人就这么见招拆招了几十个来回,嫣儿气的把剑一扔,那柄长剑就堪堪的没入了门框之上,简羽以为她要收手了,自己也准备结束了,哪里知道嫣儿不知道怎么回事,横空一抓,似乎是什么也没有抓到,但是,简羽却感到了不寻常。

这个不寻常来自于风声。

有些东西,尽管人类的肉眼没有办法看到,但是不代表着它们不存在,简羽发现,周围空气中的风向变了。

“你这是?”简羽问道。

“简羽,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厉害。”嫣儿远远的动了动手指。

简羽觉得自己的手臂似乎是被什么缠住了,要不是自己奋力的对抗着这股力量,自己就要被拉往嫣儿的方向。

显然嫣儿也觉察出来了简羽的反抗,她的牙齿咬的紧紧的,简羽看到她的食指上竟然出现了深深的勒痕。

这可就不是怪事了,简羽突然想起了以前尚俊说过的一件事情来,当时简羽还小,只觉得好玩,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有些后悔了。尚俊曾经告诉过他,其实是有一些人会一种失传很久的秘术,这种秘术也算的上是一种武功,只不过现在见的少了,已经没有许多的人知道了,这种秘术可以把空气作为武器,随意变幻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来,根据自己的意愿来办事。因为空气无处不在,所以这种秘术是一种很具有杀伤力的武功。基本上是很少有人能对抗的,不过,有些高手也还是能脱困,遇到的对手不是很厉害的话,也许能全身而退,但是,要是对方有一定的修为的话,不费点儿劲儿是不可能的。

可是当时的简羽哪里知道自己有一天会遇上这么邪门的事情啊,还满不在意的对尚俊说,反正我也遇不着,索性就不学了。

尚俊也不勉强简羽,只是告诉了他一些简单的破解之法,因为尚俊可能也没有预料到还有人会这么厉害的秘术吧。

嫣儿看着简羽脸上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终于笑了笑,这样,也算是正儿八经的掐架了吧。嫣儿步步紧逼,咬着牙,她其实也不轻松,因为要缚住简羽周身的气息很不容易,一个人一旦有了一定的修为,那么,除非他是在刻意的隐藏,不然就连他周围的空气也会带着属于他的痕迹,所以,越是厉害的人,想通过这种办法缚住他的行动,嫣儿要付出的代价也越多。

简羽起先还不在意,只不过这种感觉不是很好罢了,他仍旧能进行简单的动作,只是,随着嫣儿越来越近,简羽这种感觉越来越不好受。简羽愤怒的看着嫣儿,这女人,就是这样控制着别人心里才高兴么?

只是这么一看,简羽就看出了问题来,嫣儿虽然是面上有笑意,但是一滴鲜血顺着无形的枷锁朝着简羽的方向过来,嫣儿果然是个疯婆子么?这又是在发什么疯,自己都感觉不到疼么。

简羽的眼力好,沿着这滴血珠的痕迹看到了空气形成的枷锁的来路,一直蜿蜒到了自己的手臂上面,血珠停在了自己的手臂上。简羽看着衣服上面的血渍,嫣儿有些惊慌,看来,简羽是发现了。不过随即又安下心来,就算看到了也无妨,反正简羽动不了就是了。

“看来你还不赖嘛,我还真想看看你师父长什么样子呢?你师父叫什么名字啊?”

“这个我恐怕就不能告诉你了,反正我一直叫他老头子就对了。”

嫣儿走到简羽的面前,“他有很老么?”嫣儿的世界里面,师父就都应该和自己的师父一样,白衣翩翩,就像是仙人一样,哪里会有老头子的师父呢。

“你放开我吧,那把剑我要就是了。”不知道什么原因,简羽就这么一下子又答应了。

嫣儿这下子奇怪了,“你不是说你不要么?”

“既然你要我要,那我就要就是了,我们不是敌人,犯不着这样子打来打去的。”简羽看着嫣儿。他也觉得很奇怪,看到嫣儿这么发疯的样子,心里也有些矛盾,就算是有些不乐意,也算了吧,谁叫嫣儿是女孩子呢,尚俊说过,自己小时候也是经常被自己的妹妹欺负的,因为长辈们都告诉他,他是哥哥,也是男子汉,所以要让着妹妹。

嫣儿放开了对简羽的钳制,简羽慢慢的走到了门框前,先前被嫣儿钉入木头半个剑身长的长剑就这样被简羽轻而易举的拔了出来。

简羽也不舞剑,转身对着老板就说道,“舞剑这种事情,我实在是不会,但是,我可以用用这把剑么?”

男子显然是愣了一下,“无所谓,只要你展示一下就行了。”老板真实的心意也不在于舞剑,只是这些多年的铸剑师不希望看着一把好剑屈尊了而已。

简羽无奈,握着剑走到了巷子的尽头,此刻正是朝阳升起的时候,天边有一轮橘红色的光芒从远处的山林上慢慢上爬。

嫣儿和老板都不知道简羽要做什么,简羽抬肩,起剑,纵身,剑气划破长空,一道无形的剑痕透过空气的震动扩散到了远方。

老板的嘴巴足以塞下一个鸡蛋,眼前这个少年,是疯了么?这是什么意思啊?

只有嫣儿知道简羽要做什么,因为这样目力的练习是嫣儿他们这群弟子从小的功课。嫣儿看着那道剑痕渐渐的远去,一直去到了山林之上。

声音已经无法传过来了。但是,就算是老板这样的普通人,也能看见,山峰之上,一层层的树木开始折断,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足以被这边的人看见了。

简羽回过头来,看着老板,“这样行么?”

“你。”老板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少年,“你,是妖怪么?”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