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东西果腹之后,俩人对坐着。外面的风沙太大,黄沙拍在门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望着对面坐着的容珏,她越看越是喜欢,恨不能里面就回到大燕告诉父皇。所以在几个时辰之内,她总是在甜甜的傻笑。

容珏好不尴尬,但皇家培养出的良好气度让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装作没有看见。但是几个时辰之后,容珏脸上的红晕从耳后一直蔓延到了脖子根。苍白的面容上难得有了朝气,目光一直躲闪不敢正视她一眼。这幅模样格外惹人喜欢,看得她几乎要忍不住扑上去亲一亲才好。

屋子里的气氛越来越奇怪,尴尬又炙热,甚至比外面漫天黄沙还让人不舒服。

终于容珏忍不住了,出声打破了这样奇怪的气氛。

“你叫什么?”

她一脸的茫然但又是一脸的欢喜。

苍白的俊脸红了又红,他找来一根木棒在地上写出他的名字,然后指着字念道:“容珏。”

她很快就明白了,这是他的名字,自己忍不住又轻声念了一遍“容珏!”她不明白这两个字有什么含义,但她觉得无比好听,从他嘴里吐出的话语都是无比的好听,让她浑身都酥酥麻麻。

容珏将木棒递给了她,她在地上画出几个奇怪的字,嫣红而饱满的嘴唇翘起,发出三个音节“赫连涑。”

两个人用着木棒在地上写写画画,用这种奇怪的方式交流了一个下午。容珏大致猜出了她的身份,她是大燕贵族的女儿。但他对赫连涑,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大燕是塞外的一个蛮野民族,立国并未多久,却一直不曾战败过。传说燕国人个个都效用好战,凭着战马的铁蹄和精准的弓箭在不停扩张自己的领土。燕国的君王野心勃勃,想要吞并其他国家,一统疆土。夏朝与燕国只隔着这一片荒芜的沙漠,若是燕国再这样侵略扩张下去,两国之间迟早会发生征战。

他不愿到时以敌对的身份见到她,如此他隐瞒了自己的身份,甚至希望日后分别,再也不要看到她。若是再能相见,应该是攻破燕国,进入她家乡的时候。那样的再见实在是太残忍了。

她隐隐得知他是夏朝人,叫做容珏,对他的身份背景都是一无所知。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日头偏西的时候,外面的风也就没那么大了。容珏推开了屋子的门,感受沙漠的晚风。

他对赫连涑伸出了手,“要不要一起看夕阳?”

她握紧了容珏的手,眼中,唇边都是快乐的笑容,只要和他在一起,无论做什么她都高兴。

容珏牵着她来到荒漠里,指着天边渐沉的夕阳。旷阔的天际被云霞染成了不同的色彩,橘色,粉色,紫色,色彩缤纷,难以描绘。

“好看吗?”他问道,清澈的眼中一片沉静的温柔映着晚霞的绚烂。

她挣脱了容珏的手,来到他的面前,她的身后是翻滚的黄沙和五彩的霞光。

分明而剔透的眼睛望着他,有渴求有思慕,她说:“以后娶我可好?你做我大燕的驸马,我做你最美的新娘。”

回答她的是容珏宽容缱绻的笑容。他的笑容很好看,但不知为何,每次看见他微笑的样子,她都有些心痛。

他其实并不喜欢笑,他的笑容并不代表快乐,代表的却是悲伤与隐忍。她不明白他的悲伤从何而来,她想和他一起分担,但却不知怎样和他去说。

“笑一笑,真正快乐的笑出来。以后我带你去大燕,那里没有人会让你不快乐,我教你骑马,教你射箭,晚上我们一起大声唱歌围聚在一起大口喝酒。”她说了很多,急切的想要让他明白。

最后她不再说话,唇边灿烂的笑容也淡去了。他站在她的面前,那样的瘦弱,那样的温和,像是他在用孱弱的身体承受着一切的不快。他的温和宽容都给了别人,剩下留给自己的只有寂寞与悲伤。

她跑到了容珏的面前,紧紧地抱着她,想要融入他的身体内,想要知道他的一切过往,将自己的快乐、勇气分给他一半。

容珏眸子中的温和越发浓烈,像是沉沉的雾气将她包围。这样的目光仿佛能忍受世间一切的辛酸苦楚。

停在半空中的手心落在了赫连涑的发间,他说:“别哭……”

他不知道,她的眼泪是因为他。

缠绵的拥抱,谁也没有开口。他们只是初见,不知对方的身份,对方的过往,却一心想要介入对方的生命中。

有时候一念倾心,便是一生无悔。

他的白衣上有说不明的清新气息,像是清风雨露的味道,叫她无比的喜欢。他的腰是这样的细,身子是这样的单薄,紧紧抱在怀中也没有真实感,纤瘦的骨感让她心疼。

容珏就这样让她抱着,目光温柔得醉人,手指落在她的发间轻轻抚摸,如同在安抚一只受伤的幼兽。

赫连涑松开了他,往后退了几步。晶亮的眼睛里还有未落尽的眼泪,灼灼的光泽好似璀璨星辰。

迎着风沙与夕阳,她缓缓起舞。大燕的女子皆是能歌善舞,她们一生只会为自己喜欢的人起舞,最妖娆绚丽的舞姿只为了吸引心爱人的目光。

跳跃,旋转,婀娜的身影披着霞光,剔透的眸子里的水汽并未退去,迷离而灼热地望着他。晃动翩跹的身影,醉人炙热的目光,这一切像是一双无形的大手,一下又一下落在他的心弦上。

她旋转起舞,像是凋零的落花,像是飞舞的彩蝶,每一个动作都极尽认真与妩媚。这份妩媚显得有些生涩,她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还不懂风月的美好。只是因为他,她拼命展现出万种风情,想要迅速成熟起来,让他喜欢上自己。

容珏望着夕阳下的身影,多年来的假面有了裂痕。他想扯出一如既往的浅笑,来掩饰他的慌乱与躁动,事到如今他已经无法再逃避这份感情了。

清澈的眼中沉淀着悲伤与无奈,理智告诉他,他不能接受这份感情,东宫太子妃只能是夏朝中的名媛贵女,就连侧妃的身份他都不能给赫连涑。

她是燕国人,贵族之女。

他是夏朝人,当朝太子。

俩人的身份早已注定了结局,无论如何,他们也无法厮守终身。可是,他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那样快,那样急促,每一次跳动的声响都有着喜悦与渴望。

黄沙拂过,夕阳落下。她一舞终了,从白皙的额头上滚落大滴的汗珠。抬手擦去之后,她急忙抬起眼睛,望着眼前白衣的容珏,生怕会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赫连涑脸上的期待渐渐淡去,她垂下眼帘,想要掩饰自己脸上的失望。

容珏清俊的脸上没有神情,清澈如水的眼睛看着她,竟是那样的平静,平静得让人绝望。

“他不喜欢我”赫连涑轻声对自己低喃,眼睛酸涩,又想大哭一场。

望着她失落的模样,他感觉心尖一痛,好似里面藏了一颗荆棘的种子发了芽。许多年后,在皇宫大殿上再次相遇,他的心痛得失去知觉,当初心尖上的种子长成了狰狞的荆棘丛,他才明白这是在乎的感觉。他爱她,在生命最初的时候。

离别后的日日夜夜,他从未忘记过她的模样,她在黄昏下为他一人起舞的情景。若是时光可以重来,他会选择上去紧紧抱住她,将唇贴在她的额头上,带她去夏朝,带她去任何地方,只要身边有她。

这是十五岁,还未及冠,却已经登上太子之位的容珏。他比任何人都成熟隐忍,看惯了浮华名利,生死离别,却独独不懂爱。

他从黄沙上走过,来到她的面前,将贴身的手帕递给了她。

薄唇动了动,清澈的眼底悲伤在蔓延,容珏说:“我是夏朝的太子,因为这个身份,我永远都不能娶你,给你承诺。所以,等我们分开之后,你就忘了我吧!”

赫连涑不明白她在说什么,看着他浅色的唇瓣,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的眼睛是那样的悲伤,无奈。深黑色的眼睛泛着琉璃的光泽,冰凉而残忍,叫人不忍去看。

赫连涑踮起了脚尖,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用温热的手心蒙住了他的眼睛。将自己的唇贴在了容珏的唇上,浅若杏花的唇瓣,如她想象中一样的薄凉。

她松开了手,飞快地跑回了屋子里,再不敢去看容珏脸上的表情。

眼前是慢慢升起的月色,他却像是什么也看不见了,目光没有了焦距。手指落在自己的唇边,神色恍惚的脸上隐有笑容。

他没有遇见过像她一样的少女,炙热而又大胆,居然用这样的方式轻薄了他。她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让他想要靠近取暖,却又害怕将自己燃尽。

在屋外站了许久,他的心还在轰鸣,脑子里一片混乱。笑容淡去,平静的眼中一片漆黑,如同深潭。

这一夜注定无眠,他让赫连涑睡在榻上,而他自己睡在铺着草席的地上。晚上的大漠,冷得如同冰窖,薄薄席子挡不住从地面窜上来的寒意。

两个人背对着对方,清浅的呼吸,动也不动像是两道黑色的剪影。

不知僵持了多久,赫连涑忍不住翻身,看着地上白色的背影。月色照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他消瘦匀称的身体线条,黑色的长发泛着银色的冷光,随意散漫地铺在草席上,却显得格外诱人。

“容珏……”她轻轻叫他的名字,声音温柔而惆怅。

闭眼休息的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清澈的眼在月下恍若琉璃,他温和地望着赫连涑,像个年长的哥哥,“睡吧,不要再多想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胸腔起伏,身体内无端涌起一阵痛苦。

赫连涑望着他微微发青的嘴唇,神色一顿,不再多说什么,只有颤动的睫毛泄露出了她的慌乱。

她忘了,他的身子不好,大漠之地夜晚苦寒难耐。他却偏偏将床铺让出,自己睡在了冰冷的地上。

赫连涑闭上眼睛装睡,暗自在想这是不是代表他很在意她,所以不愿让她受寒?想到这,睡着的赫连涑也止不住唇角上扬。

一会,她听进容珏隐忍而痛楚的咳嗽声,光听这声音就知道他很难受,但每一声都极力在隐忍是怕将她吵醒。

赫连涑再也没有了睡意,心里既喜悦又难受,胸口闷闷的好似堵了一块大石头。过了一会,夜更静了,容珏也不再清咳,整个人蜷缩在草席上抱紧自己在取暖。

看到他这个样子,她轻轻起身,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将眼角的酸涩憋了回去。她在容珏的身边躺下,娇小的身子紧紧地靠着他,为他取暖。

早上醒来的时候,容珏发现自己怀里抱着一个软软的东西,睁开眼睛一看,他吓坏了。不知什么时候,赫连涑从床上下来了,还和他睡在了一起。

就算是他无比的惊讶与慌乱,动作也是轻柔又谨慎的。他将怀里还未醒来的少女放在了草席上,自己起身梳洗起来。

今日已是他醒来后的第三日了,按理说父皇派来接他回去的人也快要到了。

洗脸的手一顿,透过脸上朦胧的水珠,他望着草席上熟睡的女子,心中有了不舍的情感。在夏朝,他们孤男寡女一室待了这么久,他理应娶她为妻才是。而且昨夜俩人又睡在了一起,不知燕国女子是不是也注重礼节规矩……

容珏看了她许久,缓缓吐了一口浊气。罢了,天意如此,让他遇见了她,又对她有了情愫。等他回到夏安之后,再思索着怎样向父皇开口。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