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朝历史上有名的“东宫夜食”事件发生在璟帝十八年间,这一次的毒食暗杀,彻底改变了太子珏的一生。

更鼓敲过,整个夏朝的国都都笼罩在黑夜的静谧之中。皇宫内,灯影绰绰,外面的青石台上不时有宫人走动的脚步声响起。

今夜是一个雨夜,雨声滴滴嗒嗒响彻了一夜。湿漉漉的水汽带着刺骨的寒意,弥漫在空气之中,无处不在。

“夜食的世间到了,怎的还不为太子殿下送去!”老公公急道,顾不得打伞冲到了雨幕中,恨不能推一把慢慢走来的宫婢。

宫婢小心谨慎地捧着手中的玉瓷汤罐,用白色的锦帕护着,不让雨水淋湿瓷白的罐子。

“公公饶命,今夜雨大,奴婢一路上小心怕冷了药汤,所以才来晚了!”宫婢战战兢兢回复,娇小的身子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身后还站着一个宫婢,为她撑着油纸伞,俩人身上都湿透了,唯有怀里的瓷罐温暖如初。

掌事的公公本还想再责骂两句,但看她们瑟瑟发抖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她们的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夜食的汤罐,万不能淋水变凉。

俩个宫女的面容隐没在凄冷的雨夜里,只看见乌黑的发髻和身上宫女的衣着。公公没有多心,太子殿下体弱多病,他是艳皇后唯一的子嗣,被璟帝宠之又宠。每一夜都要进食汤药,调理羸弱的身子,从未出过差错。从御膳房到送药的宫女都是十几年的宫中“老人”,身份背景摸得通透,没有任何人敢对璟帝最宠爱的太子下手。

公公谨慎接过汤罐,脚下的步子迈得碎,就怕路滑会摔着瓷罐。转过朱色镂花的宫门,稳稳地走进了东宫内殿。

宫内温暖如春,安神香从金兽的嘴里喷出。太子殿下喜静,一向不喜欢有人伺候,空荡而华丽的大殿安静得下人,头顶上的琉璃宫灯被门外的寒风吹拂,一阵晃动。

金色幔帐后面传来细碎无力的咳嗽声,隐隐可见一个身影从榻上坐起,苍白几乎透明的手撩开了幔帐。

温和而低沉的声音响起,“福安,今日进步的汤药又送来了吗?”

“是,是!”福安将药搁下,关上了厚重的宫门,端着瓷玉的汤罐来到金色的幔帐面前。用白玉的小碗盛出褐色的药汁,浓浓的中药味盖过了安神香,苦涩的味道让人厌倦。

“福安,我不想再喝药了。十几年来每日都喝这苦涩的汤药,可我的身子还是这样孱弱,只怕活不过几年了。”说着这样感伤的话,幔帐后面的声音依旧是温润如玉,没有一丝起伏。

福安跪了下去,“殿下不要说这样的话,皇上听了该有多伤心啊!若是上天允许,老奴愿意将余生的十几年都给殿下,只要殿下能好起来,就要老奴立即死去老奴也心甘。”

金色的帘子被撩开,露出一张苍白而精致的面容来。清瘦的面容上温柔的眉眼如同夜色,微微抿起的唇薄如杏花,淡如粉桃。

举手投足间只有温和与淡漠,看不见与太子身份相称的威严与尊贵。

骨节分明的手指从福安的面前拿过了白玉的汤碗,动作优雅而倦怠地将褐色的汤药靠在了唇边,樱花色的唇角被褐色的药汁染透,隐隐只能看出浅白的色泽。温柔的眉宇深深皱起,漆黑的眼底却是一片平静,他知道无论自己怎样反抗都必须喝下这些珍贵的药汤,唯有这样他才能活得更久一些。

十几年的岁月中,他很少能够走出东宫,很少能与别人说话,每日都只能喝着这些苦涩的药汤续命。若是可以,他想选择解脱,死后可以化成蝶燕,穿过高大寂寞的宫墙,可以去任何他想到达的地方。但这样做的后果是东宫上上下下几百个宫人都会赔命,他怎么能忍心?

苦涩的药落入胃中之后,一阵绞痛,像是有人拿刀破开了他的身体。白玉的碗从他颤抖的指尖掉落,还没有喝尽的汤药尽数洒在了金色的锦衾上。

是上天听见他心底的话了吗?所以来用这种方式成全他了。苍白的手指死死绞着幔帐,剧烈的疼痛让他无法说出一句话来,精致的面容变得僵硬,杏花色的唇瓣在颤抖。

跪着的福安看到这幅画面,早已吓破了胆,跪在地上不住发抖甚至忘了叫人。直到太子殿下的一口血喷洒在他的脸上,他才从噩梦中惊醒。尖锐而惊恐的声音划破了东宫的夜幕,“来人啊!太子殿下不好了!”

容珏孱弱的身子跌回床榻,胃子已经痛得失去了知觉,只有唇边不时溢出嫣红的血迹。他望着福安惊慌跑出的身影,清澈温柔的眉眼间只有歉意。

他想安慰福安,不用担心,这事和他没有关系。可一张嘴就是涌出的鲜血,怎么也止不住,将他的衣袖被褥都染红了。

容珏揉了揉自己的眉宇,想要沉沉睡去。他知道是谁下的毒,他知道那人想要他死,想要太子这个身份。

蝉翼般的眼睑缓缓合上,他想要再等等,等父皇来了之后,他想求父皇将太子之位让给别人。太子之位,繁华东宫都只是囚笼,容珏希望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投身在帝王家,更没有坐上太子这个位置。

身子变得轻飘飘的,像是要化成蝶燕,很快他就能离开东宫,再也不用喝药,再也不用看别人怜悯不安的目光……

太子的脾性是所有皇子中最温和忍让的,但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人愿意去东宫伺候太子。谁知道哪日太子会薨?到时候,整个东宫的人都要为他陪葬。

等璟帝赶到东宫内殿的时候,容珏已经昏死了过去,整个人倒在明黄色的床榻上,身上雪白的中衣已经被血染透,一眼看去触目惊心。

黑色长发下的面容苍白如雪,整个人像是白玉雕成的人偶,没有一点生气。东宫所有的人都跪着,不住发抖,心底一片绝望。

璟帝望着自己的儿子,俊美而威严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有嘴唇在颤抖。这是他和艳皇后唯一的孩子,艳儿走了,如今就连容珏也要离他而去了。

太医鱼贯而入,大殿中的气氛紧张得怕人,无形中有一张绷紧的弦,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断裂发出巨响。

“一定要救活朕的孩子,不惜一切办法!将御膳房还有宫女都找来,朕要彻查这件事情,伤害珏儿的人,朕要将他五马分尸!”威严而冰冷的话语,东宫所有人都打了寒颤。

一夜不眠不休之后,太子依旧没有醒来,脉象也越来越薄弱,手心也变得冰冷如同殿外的寒雨。

为太子送药的宫女在回去的时候被人杀了,一刀切喉,没有发出一点声响。鲜红的血被雨水冲淡,发现时脚下的水汪都变成了淡红的色泽。

唯一的线索已经断了,没有人知道送药的人到底是谁,被杀的宫女看见了什么。璟帝一夜未眠,眼中血丝横布。一直守在东宫中,将早朝都免了。

不知何时,一直沉寂不语的璟帝抬起了脸,淡漠道:“杀了吧,珏儿不醒,你们都得陪葬,免得他一人在黄泉路上太孤单。朕陪他的时日太少,你们就替朕下去照顾他吧!”

跪着的福安已是泪流满面,慈祥枯槁的脸像是老了好几岁,“谢皇上龙恩,老奴还想再看太子殿下一眼。”

他不等璟帝回答。跪了一夜的腿早已失去了知觉,他匍匐爬到容珏的面前,深深地看了一眼苍白如雪的少年,“老奴的话不变,老奴愿意用余生的性命换殿下好好活下去。”

说完,他狠狠朝着一旁柱子撞了过去。额头上破开了窟窿,血流了满脸混着眼泪,他眯着眼睛透过血色望着遥不可及的塌上身影。

“殿下,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容珏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他离开了繁华而冰冷的东宫,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木屋干净而整洁,木屋外面却是满眼的金色。他被人送到了塞外,只有荒漠少有人烟的地方。

他费力坐起了身子,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活下来。在他昏迷的时候,隐隐听见福安说的话,他用余生换他能够醒来好好地活下去。

福安?容珏的眼睛有些酸涩,自他小的时候,福安就一直陪着他,照顾他。福安于他来说就是亲人,没想到,最后福安会因他而死。

骨节分明的手指倏忽捏紧,死死地掐住自己的手心,将眼底的酸涩生生逼了回去。小时因为他的哭闹,父皇杖杀了好几个宫人,后来他就再也没哭过。心底最难受的时候,他也竭力掩藏自己的感情,温和地露出笑容,让别人安心。

他本是将死之人,不想再连累别人的性命。十几年的光阴,他已经忘记了眼泪的感觉,福安死后他想大哭一场,却再也流不出眼泪。十几年的伪装已经养成了习惯,想流泪的时候,唇角却是笑的。

“这里已不是皇宫,想哭就哭吧……”不染尘烟的声音传来,容珏这才注意到房间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人。

等他看清来人的时候,心中一片恍惚,“你是神仙吗?”

倾夜没有回答,澄澈的眼看了他一眼,不染尘烟的脸上依旧是淡漠的神情。似乎世间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让他在意。

“毒素虽然已经清除了,但你依旧活不过十年,回去告诉容璟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们了!”白衣展开,他走出了风沙,“屋中什么都有,过些日子,皇城中自会有人接你回去。”

容珏来到门边的时候,屋外一阵黄沙卷过,半片白色的人影都看不见了。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他像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放在眼中。就连夏朝的国君,他也敢直呼其名。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