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风高的夜晚,可不是杀人放火天,而是墨大少寻花问柳的良宵……

寻欢楼!帝都最大的青楼,各种达官贵人,世家公子寻欢作乐的天堂,墨寒就是那些享乐者之一,在这里,各种极品,国色天香,应有尽有。所谓良宵一夜值千金,正是此处。

“老鸨,把你们的头牌小红,小翠都给我叫过来,今晚小爷我要双飞。”嚣张的声音带着几分狂傲之色响彻整个青楼,一个衣衫凌乱,头发散乱的俊郎男子在几位侍卫的陪同之下,大大咧咧地呦呵着。

听到这道声音不少公子哥都将视线望过来,但旋即都乖乖地缩了缩脖子,咽了口唾沫,帝都家世最显赫的墨少,顶尖天才堕落到极品废物的墨少,何人不知?何人不晓?

“哎呦,这不是墨大少么?真不好意思,小翠和小红都有人包了,不如我叫其他姐妹们服侍你如何?”老鸨是一个长得美颜的中年妇女,恭恭敬敬地说道。

不少贵族大少纷纷抛去鄙视的眼神,论家底他们不如墨家殷实,但墨家也并非就是霸主,做事自然不敢太过分。

“废少就是废少,除了败家,一无是处。”

一石激起千层浪,墨大少的脸色不由的抽搐一下。

“包?不就是灵晶么?就跟那人说我墨少看上了,不想死的给老子滚蛋。”墨寒凌空一挥,一块巨大的灵晶出现在手中,显然是极品。

“是是是,小红小翠今晚是墨少的。”老鸨贪婪地接过闪闪发光而晶莹剔透的极品灵晶,讪笑道:

灵晶是天灵大陆通用的货币,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而这极品灵晶即便是在这天灵大陆最为繁华的帝都也是价值不菲。

而就在墨寒准备上去飘飘欲仙的时候,一道洪亮的声音自大门口传来,让无数人为之一惊。

“妈的,你个兔崽子想气死老子是吧!天天不修练跑来青楼厮混。”一个丰神俊逸的中年男人

不顾众人鄙薄的目光,直接掐着墨寒的耳朵,将一脸怒意的墨寒硬生生拖走……

“唉,墨家家主乃当世枭雄,将墨家上下都治理地井井有条,与白灵帝国并称帝都双雄,可惜儿子是个废物,百年之后,墨家必衰,必败啊”就在墨寒被他爹强行拖走后,先前对于墨寒毕恭毕敬的老鸨出言讽刺道:

“废物?两年前有种你这么说人家呀?”一名穿做华丽的贵族青年冷声一笑,说道。

“今时不同往日嘛!爬得太高,摔的就越惨,昔日的天才如今还不是只能乖乖来我寻欢楼送灵晶?”老鸨妖媚地捂嘴偷笑,玉手轻轻把玩着墨寒刚刚还未来得及带走的极品灵晶……

……

墨府!帝都之中除了帝宫之外最大的府邸,一众墨家侍卫在此严重以待,然而此刻的景象着实令人汗颜。

“竖子,能不能给我争点气啊!你可是我墨天的独苗啊!你成天在外头这么搞,不学无术,混吃等死,你让爹死后有何颜面对墨家列祖列宗,贤德大能?”墨天恨铁不成钢地呵斥着。

就在其父口沫横飞的时候,墨寒却吊儿郎当地翘着二郎腿,两眼望着窗外,眼皮打转,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孽子你……气死我了。”墨天看墨寒这表情,气不打一处来。

“对,是你儿子没用,那你呢?你连我娘都保护不好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墨家未来家主?你当我稀罕啊!”墨寒同样火大,撂下一句话之后,摔门而去。

“唉,孩子,都是当爹的无能啊!可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跟你娘交代啊!”望着那写满颓废的背影,呆坐着的墨天微微一叹。

“家主和少爷的矛盾更加激化了,少爷如此这般,墨家未来……堪忧啊!”

见到墨寒摔门而去的背影,墨家管家墨坤暗自叹息,脑海之中忽然闪现出两年前那个阳光硬朗的清秀男子,还有那副充满着自信的笑容。

那个被誉为墨家千年以来天赋最为恐怖的少年,五岁修炼,八岁御灵前期,十岁御灵后期,十二岁凝聚本命灵气突破化灵之境,十四岁便是妖孽般的突破了化灵后期,与家主同境界。

那时候的他,无数天才在他那璀璨光芒的照耀之下如同萤火一般的卑微,而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无数的少女为之而痴狂,俊郎的脸上始终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仿佛任何挫折都无法将之抹去。

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可以十六岁凝聚灵丹一举轰动全帝都的时候,两年之前,一个风雨飘摇的夜晚,少年所有的本命灵气全部诡异消失,实力不断退化,最后停留在御灵前期,所有修灵者最初的境界,再无寸进。

从那以后,他的笑容消失了,自信没有了,变得浑浑噩噩,所有的梦想都在那一张张鄙弃的面容以及嘲笑的讽刺声中支离破碎。

一声鸟鸣打破思绪,房间之中的墨天突然想到什么,眼前一亮……

灯红酒绿,繁花似锦的帝都街头,少年倔傲的身影穿行在人海之间。

突然,我们的墨大少右眼皮直跳个不停,骂骂咧咧道:“格老子的,左眼跳桃花开,右眼跳菊花开,难不成本少今晚要被……不不不,怎么可能,少爷我是宁死不从!!!少爷我可是患直男癌晚期的男人!”

“不管了,一醉解千愁,喝酒去。”脑壳痛,墨寒干脆甩了甩脑袋,也不想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大步朝着帝都的一个知名酒坊方向走去。

这一晚,墨寒拼命的灌自己酒,想到自己素未谋面的母亲,以及那些曾经在自己巅峰时期个个都像哈巴狗一样巴结自己而如今却是冷嘲热讽的酒肉朋友,不胜酒力的他喝得满脸通红,烂醉如泥。

但不得不说,酒是一个好东西,当墨寒脑子昏昏沉沉的时候,那心里的苦楚却少了些许,似乎所有的苦闷也没有那么闷了,虽然知道自己再逃避。

而就在墨寒把自己弄得烂醉如泥的时候,一道焦急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墨寒虽然醉了,但意识还是清醒的,定睛一看,认出了来人,此人叫墨风,是墨家一位长老的儿子,从小到大跟自己关系都不错,即便是自己废了之后也始终保持联络。

只见,此时的他,一身狼狈不堪,原本华贵的衣服沾满污泥,还混着血迹,神色慌张。

“少爷,少爷,不好了,墨家出事了,你快回去看看吧!不然你爹就没了。”唐突的身影,连滚带爬地跑到墨寒的跟前,支支吾吾地说道:

“怎么可能?风哥别开玩笑了,老家伙可是灵劫级别高手,整个帝都没几人能奈何的了他?况且我墨家高手如云,谁敢在对我们动手,唉!我知道你是想骗我回去给老爷子道歉,但这也太低劣了点吧!”

墨寒自然不相信,轻笑着说道:

不过晃晃脑袋,看清楚墨风那满身血污的样子后,心里一突,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暗道:不会真出事了吧!

“风哥,快带我回去。”还不待墨风焦急地想说什么,直接快步向墨府跑去。

墨府,占据了帝都十分之一的地域的巨大府邸,建铸魏昂壮阔,丝毫不逊色于帝都第一势力的白灵帝国。

此时的墨府,却早已经被无数火光所笼罩,一阵阵杀伐之声响彻云霄,一大群来历不明的人,在与墨家高手搏斗,惨烈无比,血液染红了大片地面。

看到这一幕的墨寒心中大惊,连忙向着府邸跑去,而身后的墨风突然脸色大变,惊呼一声“少爷小心。”

还没等墨寒发愣,一道身影挡在自己面前,而一把利刃穿透了他的胸膛,强行捂着致命伤口,运转灵力将出刀之人斩杀。

“你没事吧!”墨寒大惊,连忙搀扶,焦急的说道:

“快去正殿,不用管我,家主有要事找你,快,快呀,来不及了。”墨风气息奄奄地说道:

“风哥,振作点啊!”墨寒彻底慌了,开始在自己玉佩空间里寻找着疗伤的药。而那重伤的墨风却已经无力地坠下了手臂。

“风哥!!!!”墨寒撕心裂肺地喊道:妈的,是谁这么大胆!”墨寒放下墨风向着内殿跑去,墨风是为了保护他才死的,他必须要让他瞑目。

偌大墨家,交战之声响彻不断,遍地的尸体,有神秘人的,也有墨家之人,看着一个个墨家子弟倒在血泊之中,那活生生的一幕幕仿佛像是铁锤一般,狠狠地锤打在墨寒胸口。

而此时墨家天空之上最显眼处,两道身影在激烈的交锋,那恐怖的波动如同末日一般。

其中一人黑袍男子,正是墨寒的老爹,墨天。此时他的对手是一个蒙面人,实力比起墨天要弱上一线,但墨天以受伤的代价将其斩杀。

“兔崽子,你来了啊!”墨天捂着胸口的伤势,艰难地说道:

“爹,你怎么了?这是谁干的?告诉我,我要杀了他?”墨寒眼眶通红,杀意滔天,昔日的好友,亲人,都死在了自己面前,连同自己的父亲都身受重伤,那种痛苦,已经让墨寒近乎疯狂。

“咳咳,寒儿,是爹的错,爹没有尽到责任,当年没有实力留住你娘,现在连你都照顾不好,你爹才是废物啊!”墨天看着眼睛血红的墨寒,有些内疚的叹息道。

“不,是我,不学无术,吃喝嫖赌,自我毁灭。爹,告诉我,这到底是谁干的,我一定要杀了他,灭他九族。”墨寒双目闪过疯狂的杀意,拳头紧握。

“爹曾经答应过你娘,等有了实力之后会亲自去接她,看来我要食言了,寒儿,我希望你有一天能帮父亲完成这个心愿。记住,她的名字叫洛霞……”墨天先是拍拍他肩膀安抚暴怒的墨寒,缓缓说道:

“老爹,一定会的,我一定会把娘接回来的,告诉我,这些人到底是谁?”墨寒双目血红,歇斯底里地说道:

“是白……”话说到一半,一声轰响,大殿门口被轰开,墨天脸色一变,连忙一推墨寒,柔和的力道将他推了好远。

“他们来了,快走。”墨天一声历喝。

“爹!”墨寒站起来,想跑回来,但是却被墨天一股柔和的力量轰飞,传来墨天的大吼声。

“快逃,等你实力超越我了再回来给你爹我报仇。”

墨寒看了父亲一眼,此时的他,胸口留着鲜血,但是却犹如一座大山,展现出从未有过的伟岸。

看到自己的父亲,墨寒泣不成声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坚强的他即便是这几年他失去了实力也从未流过眼泪,但此时却是再也忍不住了。

不过他没有再跑回墨家,而是擦去眼泪,掉头跑去,他知道,自己留下来也是送死,若是自己死了,谁能重振墨家?谁来为父报仇?他必须得忍,燃烧了沉默,墨寒头也不回的拼命跑。

“斩草务必除根,别让那崽子跑了,给我追。”那追来的一群人气息都很强,显然地位不低,见墨寒已逃,立刻下令道:

然而,正当几人准备追的时候,一股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袭来,将几人尽数轰成血雾。

血雾散去,墨天的身影出现。

“寒儿,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颓废,堕落,但是我相信你会有站起来的那一天,因为,你是我墨天的儿子啊!”望着墨寒离去的方向,墨天脸庞闪过一抹宽慰笑容。

“白鳄,真不知道我是应该感谢你呢?还是该记恨你呢?不过我知道,你的好日子也不多了,属于我墨家的江山,你们白家,夺不走,今天的债,他日必定十倍偿还……”

扫了一眼越来越多的高手,墨天眼角之中杀意如潮,一把散发着恐怖威压的大刀紧握在手中,将不少前方之人斩杀,不过他的身影也很快被那越来越多的人潮给淹没……

……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