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无止境,武道无涯。

孙圣收笔,看着纸上八个字。

金钩铁划,骨气洞达,矫若游龙,翩若惊鸿,这八个字放到任何时代都会被认为出自书法大家之手。

没有人会相信,这是一个十八岁少年写出来的。

“可惜,字没武气,看起来更像是端庄秀丽的女子,烂字,烂字。”

孙圣脑海中出现了他父王的点评,脸上便多了黯淡和自嘲。

“十二年了,其他王子都已经打开星门,衍化了自己的星魂,在武道上日益强大。”

“而我却连开星门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踏入武道,上天你击毁了我的丹田,但为什么要让我成为一个王子。”

天武大陆,开星门,衍化星魂,修炼玄力,踏入武道。

开启星门后,便可以修炼出玄力,从而踏入元玄境界。

元玄、地玄、武玄、天玄这正是武道的四个大境界。

修炼的起步便是开星门,不开星门意味着永远无法踏入武道,意味着永远没有办法修炼。

而开星门一个人一生只有一次机会,一旦错过将永远没有机会。

孙圣六岁的时候便和其他王兄一起在玄星师的祈福下开星门。

然而,那天本是万里晴空的日子,忽然乌云涌来,狂风大作,天上雷声震耳欲聋。

偏偏,一道闪电击在孙圣身上,年仅六岁的孙圣当即晕了过去,要不是皇宫内有医药圣手,孙圣那天就可能永远醒不过了。

可是,孙圣醒来后,人虽然无碍,可唯独丹田却因为雷电而被击成了浆糊。

丹田是修炼根基,只有丹田完好才可以打开星门,衍化星魂。

这意味着,孙圣的武道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如果我不是王子,兴许我还能过的快乐点,做点小买卖,就那样平凡的生活。”

“可是,上天你为何如此不公平。”

孙圣握住的笔杆生生被他折断,浓厚的笔墨将六个大字毁去。

“父子之情……哈哈哈。”

孙圣面露恨意。

不能修炼对孙圣已经是很重的打击,他只能暗暗羡慕王兄王第每天从宫中修炼归来,可没想到上苍似乎嫌他还不够惨,再次给了他一巴掌。

本来因为孙圣无法修炼,他的母后就在其父王面前严重失宠,可是孙圣的母后依然是宫中的贵妃。

但就在孙圣开星门失败后的第三年,云水国王邀请和云水郡国相邻的康为国太子,王后、贵妃、王子都一同作陪。

期间孙圣的母后说错了一句话,这句话其实无伤大雅,可在宴会散了后,云水国王就把孙圣的母后打入冷宫。

并且从那天起,不准孙圣去和他母后相见。

任孙圣跪在宫门前一天一夜,他的父王连一句关心和回应都没有。

之后,也只是准许孙圣每三个月去看望一次他母后林妃。

一直持续到林妃病逝,有关于囚禁林妃的命令仍然没有撤掉。

而林妃死后也没有任何追封名号,这不仅在云水国历史上,在其他国家都是没有过的。

最后还是林妃的娘家祈求当今君王,他那父王才给了一个谥号。

贤。

这可真是讽刺,林妃一生贤惠,就是因为说错一句话被打入冷宫,当初君王给的理由就是不贤,等死了以后林家人求着才给了一个贤妃的谥号。

已经过去十年之久,但孙圣依然忘不了他的父王是如何对待他的母后。

他恨自己的父王,更是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能修炼。

恨老天,为什么在那么多王子中,雷电偏偏击中了他。

如果,自己能修炼的话,自己的母后一定不会是这样的下场。

他常常在想,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自己。

“不,我要强大起来,我要成为强者,我要让所有嘲讽看不起我的人后悔,我要让所有人敬畏我!”

“我要让他亲自去母妃墓前道歉!”

“可这只是奢望啊……”

孙圣捏紧了拳头,良久躺在了椅子上,面带苦笑。

他早就明白这般的自暴自弃对自己没有一点用处,只是让自己心情变坏而已。

可他仍然不能释怀,还不是因为他的不甘。

他不甘自己的一生到此结束。

可是不甘又能怎样。

“明天,我应该去见一见我那父王,恳求他放我离开王都,然后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和小青过个平凡的人生。”

小青,孙圣的侍女,是他母后生前为他亲自挑选的。

这些年来小青不仅和他相依为命,还承载着孙圣对他母后的怀念。

“小青那丫头常说要为我亲自把关选一个美娇娘,却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已经把她当作了亲人。”

“我孙圣心中的美娇娘就是你。”

想起小青,孙圣的心情好了许多。

“啊……”

忽然一声尖叫打断了孙圣的遐想,这个声音伴随了孙圣十多年的人生,此刻这声尖叫却充满了惊慌绝望。

“小青……”

孙圣面色大变,人已奔出。

沐水宫,这座宫殿其实就是孙圣母后生前所居住的地方,自从林妃被打入冷宫后,孙圣一直住在这里。

别的皇子早被放出去赏赐了大片庄园,封王封地,连孙圣最小的弟弟也有王号。

唯有孙圣还待在宫中,居住在这十几年都没有修建过的沐水宫。

此时,月色如水,万籁俱寂,远处王宫却白昼如日,而沐水宫则因为无权无势,灯火较少,使这座古老甚至有点破旧的宅子有点阴森。

然而这声尖叫依然是撕裂沐水宫了平静,沐水宫占地虽大,可却没有多少人。

整个沐水宫只有十几个侍卫,下人两三个,与其他王子动辄成百上千的下人侍卫相比,沐水宫就可怜的很。

而且,保护沐水宫的十几个侍卫并不是孙圣的人,也就是说这十几个侍卫,孙圣没有权利调动。

可以说,他这样的王子或许连一些大臣,乃至在宫中有权有势的阉人都不如。

当跑到青青阁的时候,孙圣已经感觉双腿发抖,自己也喘着粗气。

青青阁,小青居住的地方。

此时,保护沐水宫的侍卫也已经到来,统领沐水宫侍卫的王强看到孙圣如此孱弱的身体,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这些孙圣都没有看到,而就算他看到了也没有办法,生气?愤怒。

而其实他对自己的这具身体也很不满意,可是丹田变成浆糊,他便是走强身健体的路子都走不通。

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心思去想这些。

因为在小青居住的青青阁,透过窗户他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而正在向一个娇小的身影扑去。

孙圣如遭雷击,一股热流涌上了脑袋。

“是谁……”

孙圣一声低吼,冲向青青阁。

可是在他要打开青青阁门的时候,这门自己开了,露出了两个太监打扮的人。

“五王子,你不能进去。”两个太监拦在门前,一脸冷冷的看着孙圣。

“混账。”孙圣嘴唇颤抖,全身颤栗。

有人闯入他的地方对他侍女不轨,还有两个太监守在门口,不让他这个主人,不让他这个王子进去,这是何等的欺辱作践他。

“啊……”

里面传了小青的尖叫,和上一声尖叫比,这声尖叫更加绝望,还有悲伤以及一点羞愧。

孙圣眼睛红了,他知道小青一定是知道他来了,正是因为他来了,小青才会悲伤和羞愧。

她和孙圣就相隔一堵墙,而她自己在里就要被毁掉清白之身,她心中最重要的人还在外面看着,这对她的心是有多么大的摧残。

“混账,给我让开。”孙圣低吼着,拼劲全力要冲进去,然而便是这两个太监力气也比他大,有三斗牛的力量。

在开星门之前,人通过丹田炼体,会提升自身的力量,斗牛就是衡量这个境界人的气力。

“小美人,你就从了我吧,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比待在这个被贬的地方强多了。”

“如果服侍好我的话,我兴许能赏你一个妾的身份……”

这时从里面传来一阵淫秽声音,孙圣一听眼睛充血,脑袋欲要炸裂。

童力。

遭受过此人多少羞辱的孙圣如何听不出他的声音,这个王宫大总管童贯,大太监的假子,居然就是闯入他的地方,要凌辱他的侍女的人。

“童力,你找死。”人的潜力在最极限的时候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地步,孙圣嘶吼着将两个太监推开,冲进了屋内。

正好看到童力要压到小青身上,孙圣目眦欲裂,狰狞着脸一个虎扑过去。

可童力却轻轻一闪就躲开了,虽然童力修炼资质不好,可也打开了星门。

童力看到孙圣,打了个酒嗝:“呦,是五王子啊,你怎么在这里……”

“对了,正好我要给你说句话,你的这个侍女我看上了,当然我不会让你吃亏,明天我就把钱差人给你送你,一百两呢,那可是醉花楼最上等妓女的价格,价格绝对公道。”

童力嬉笑一阵,扛起晕过去的小青,一摇一晃,向着外面走去。

“童力。”孙圣怒吼,扑了上去想要救下小青,可一只手先抓住了他的衣领。

“五王子,你可真废,所以我看上你的侍女是你的福分,记得恭喜我啊。”

童力轻蔑嘲讽大笑,看着脸色紫青起来的孙圣,随手扔了出去,然后他扛着小青扬长而去。

“你们给我拦住他。”孙圣摔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他的身体这一摔居然连爬起来力气都没有了,他对着王强他们大吼。

然而却换来了一道道轻蔑和漠然的眼神。

童力的父亲童贯是王宫的大总管,身居高位,是水云国王君眼前的红人,在宫中势力更是庞大,便是那些身居要位的大臣都不敢得罪童贯。

而且说起来,王强他们也属于童贯麾下,顶头上司就是童贯,然而他们却是连做童贯手下的资格都不够。

这样人物的儿子,王强他们哪敢得罪。

“啊……”孙圣看着甚至夹道送迎童力的王强等人,一口从心脏中喷了出来,他仰面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而在他倒在地上后,在他丹田处似传出了一声很弱的龙吟声。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