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浓郁,树影随风晃动。

西郊道路蜿蜒曲折,月色下,一辆黑色布加迪由远至近,巨大的车前灯成为了黑暗中唯一一束光明。

突然,道路前方一抹黑影突然闯入司机的视线当中,第一时间踩下刹车,车身因为惯性向前滑动了好一段距离,轮胎与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怎么回事?!”左铭风眉头紧皱,压抑的声音透露着不悦。

司机脸色惨白的回过头来,“左、左少,好像撞到人了……”

撞到人?

他迟疑片刻,才闭上双眼靠在后座吩咐道,“去看看,不严重就赔钱了事。”

司机赶紧下车,发现车前倒了个满身酒气的人,就在他着手将人扶起时,一个醉醺醺的女声突然嚷嚷起来——

“林鑫成!你这个王八蛋!放开我……不、不然我跟你拼命!”

听到这个声音,车上男人的双眼骤然睁开,狹长的眼眸中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情,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伸手去拨开了女人脸上凌乱的发丝,看清了她的模样之后,心底的某根弦仿佛被触动了一下。

竟然是她!

三个月前,他得知贝氏集团破产的消息之后马不停蹄从国外赶回来,他甚至想过两人见面的各种情形,却唯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林鑫成你这个渣男……我真看错你了……”贝伊若无力的瘫在他的怀里,精致小巧的脸上依稀挂着泪痕,妆花得一塌糊涂,嘴中依旧喋喋不休的骂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

左铭风面无表情的对司机吩咐道,“带她回去。”

说完,头也不回的回到了车内。

一路上,女人丝毫不安分,一会嚷嚷着要开窗透风,一会趴在左铭风身上扭来扭去,最后还差一点直接吐到了他的身上。

整个过程中左铭风一脸黑雾,阴沉的脸色仿佛酝酿的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但不知为何,一向冷酷的左少不仅没有爆发生气,反而在到达目的地之后,亲手把那个女人抱进了公寓。

回到家中,三两下将她弄脏的外套脱下之后,他望着她身上仅剩的一件小体恤,犹豫片刻,最终直接将她连人带衣扔进了被子里。

谁知她刚一躺下,双手便下意识的环过他的腰,紧紧的将他抱住不肯松开,“你别走……呜呜……我知道你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柔弱的声音透着一丝令人怜惜心疼的味道。

他垂眸望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她微微扬起头胡乱的吻往他脸上凑,透着几分讨好挽留的意味。

知道她口中说的心里想的都是另外一个男人,左铭风并没有半分多余的情绪波动,冷着面孔侧头躲开了她的吻,动作有些粗鲁的把她塞进被子里。

做完这一切,修长的身影在床边的沙发上坐下,深如潭水的目光锁定在女人熟睡的脸上,紧皱着眉头,似在是思考着什么,眼神越发锐利。

……

贝伊若一早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旁边还有一个好看到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陌生男人。

他的目光锋利如冰,就好像黑夜中潜伏的狼一样,有几分危险,有几分神秘。

自己这是在哪,那个男人又是谁?贝伊若宿醉后的大脑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好在自己身上衣服都在,也没有被人占过便宜的样子,或许是自己喝醉后对方好心带自己回家,还给了自己一张床,没有趁人之危,绝对妥妥的正人君子啊!

贝伊若脑补了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情节,心中对刚刚那个陌生的男人生出几分感激之意。

“你……你好,我叫贝伊若,昨天是你把我救回来的吗?”她理了理思绪,手指有些不安的搅动在一起,犹豫着开口道。

左铭风盯着她打量片刻,淡淡的开口道,“你挡在我车前,我总不能从你身上撵过去?”

贝伊若羞愧难当,“不好意思啊,我昨天喝醉了,本来打车准备回外婆家的,谁知道钱没带够,那个司机半路把我扔下了……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也记不清了……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你觉得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