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元大陆,天启帝国,赤炎城,萧家。

庞大宅邸中一处不起眼的偏僻小屋里,一名容貌俊秀的少年正盘膝而坐。

少年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模样,身材有些瘦弱,唇红齿白,看上去颇为清秀稚嫩。

少年名叫萧天,乃是萧家旁系,但是,他当年在萧家的地位,却是绝对要远远高于那些所谓的嫡系子弟!

因为他的修炼天赋极为出色,别说区区一个萧家,甚至在整个赤炎城都难有同辈之人可望其项背,可谓是不世出的惊艳天才!

只是可惜,这都是多年以前的陈年旧事了。

现在人们提起萧天的名字,恐怕只剩下废物这个侮辱性的称谓了。

“吱呀!”

就在萧天屏息修炼之时,那摇摇欲坠的房门突然传来一阵晃动,旋即被人推开。

“喂,大天才,家主叫你过去。”

萧天睁眼望去,只见门口一个穿着绿色罗裙的丫鬟正站在那里。

萧天自然认识这个丫鬟,她叫萧倩,当年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但自从自己从天才的神坛上摔落下来之后,她便像变了个人一样,连跟自己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格外尖酸刻薄。

萧天极为疑惑,如今的自己还有什么值得家主召见的,其中必有隐情!

“不要再磨蹭了,若是误了家主的事,你我可都担待不起啊。”仿佛看穿了萧天的心思,那丫鬟再度出声催促道。

“既然如此,那你带路吧。”沉吟片刻,萧天实在想不出所以然来,索性直接说道。

“快看,那不是天字号大废物吗?”

“哈哈哈,说什么呢,人家可是大天才!”

“大天才,这里不欢迎你,你可以滚了!”

萧天经过演武场时,演武场的人却是突然都兴奋起来,俨然把萧天当做了一个取乐的工具。

“萧天,这里是演武场,只有武者才可以踏足的地方,你这种废人,以后不要再出现在这里了!否则,我见你一次,便打你一次!”

突然,一道魁梧的身影挡住了萧天的去路,阴测测地冲萧天说道。

此人名叫萧峰,虽然只是萧家家主的庶子,但是其地位,却也绝非如今的萧天所能比拟的!

周围的人也纷纷讥笑起来,当年的萧天把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是做梦都想着将萧天狠狠踩在脚下羞辱蹂躏,如今有了机会,他们自然是肆无忌惮。

萧天双手紧紧攥成拳头,牙齿将嘴唇咬出了血丝,但却终究没有开口反驳。

他知道,这些人的目的,便是彻底激怒他,然后看自己出尽洋相、颜面扫地!

萧天没有停留,默默绕开面前的萧峰,准备走过去,这样的场景他已经经历得够多了。

萧峰却忽然伸出了手,径直拦在了萧天面前:“等等!演武场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接我三招再说!”

闻言,周围的萧家族人都聚拢过来,一脸看戏神色盯着萧天。他们可是都知道萧峰的实力的,在萧家年轻一辈之中虽然不是顶尖,但是也绝非庸手,对付一个落毛凤凰般的萧天,可谓是绰绰有余了。

萧天突然脚步一停,抬起头来,猩红的双眸紧紧地盯着萧峰,直让得后者都微微有些头皮发麻,方才沉声说道:“把你的手拿开,族长命我前去议事你也敢拦?”

萧峰一愣,竟是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惊惶,仿佛被潜伏的毒蛇盯上了一般,手掌也不由得缩了回来。

萧峰为自己的惊惶感到羞耻,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平日里人畜无害的家伙发起怒来竟是如此恐怖,一个眼神便是让自己有了极为恐惧的感觉。

不过他也是赶紧掩饰了自己的情绪,咬着牙佯作镇定,恶狠狠地说道:“哼,既然是父亲找你,那就算你今天运气好!下次再让我碰到你,一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没有理会萧峰的威胁,萧天淡然地从萧峰身边穿过,向前走去。

经过了这段插曲,没过多少时间,萧天便是来到了萧家大堂之上。

大堂之上坐着的正是萧家当代家主,萧军!而在萧军两侧,则是萧家的数位长老依次而坐。能让萧家这些顶级强者齐聚,这般规格,可谓是极其之高了,由此也可见今日之事绝对非同寻常!

“见过家主,以及诸位长老!”

不过虽然心中疑惑,但是萧天仍然躬身行礼道。

“呵呵,萧天来了啊?萧倩,把门关上……萧天,你自幼住在我们萧家,我萧家也对你一向不薄,如今我萧家有求,你可愿意帮忙啊?”

见到萧天进得门来,萧军的眼神之中也是陡然投射出了贪婪的神色,旋即笑眯眯的冲着萧天说道。

萧天见大门关上便知不妙,但是他也无计可施,在座的别说是萧军了,就是随便一个长老,便是可以让他死无数回了,因此他也是面色一变问道:“不知家主所说是何事?”

“桀桀,这样就对了!你虽然五年以前,修为便是未曾寸进,但是你当年测试出来的血脉,可是货真价实的玄级血脉啊,这可是普通人无法拥有的大机缘呢!”

“正好你堂哥萧漠血脉等级只有黄级,若是继承了你的血脉,再加上他的天赋,日后说不得要成为一方霸主呢!反正这般宝贝在你身上也是浪费,不如就把它交出来吧,哈哈哈!”

萧军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张狂地笑道,而他身边的那些长老则是都纷纷阴沉着脸站起身来,灵气外放,一时之间,偌大的大堂之中空气流通都微微有些滞塞。

“动手!”

萧军满意的看了看几位长老,残忍地低声吼道。

无需萧军多言,几人便是一拥而上将萧天团团围住。

“化血古术!”

几个长老紧紧地围绕着萧天,齐齐发出一阵低喝声。

瞬间,萧天便是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一片翻滚,紧接着,在几个长老的牵引之下,那肉眼可见的淋淋鲜血便是如决堤江水般疯狂泄出!

一旁的萧军则赶紧拿出准备好的玉瓶,小心翼翼地将萧天体内涌出的鲜血收集起来。

“哈哈哈,有了这些鲜血,漠儿的血脉等级,应该就能提高不止一个档次了,到时候无论是曹家还有宋家的那些小辈们,将都不是漠儿的敌手!”

“漠儿,快出来,为父和诸位长老为你准备血祭!”

萧军声音才一落地,一道健硕的少年身影便是闪掠而出,面露狰狞神色。

此人便是萧军嫡长子,萧家少族长萧漠!

“爹,我们开始吧!”萧漠带着残忍的微笑说道。

“嗯,虽然已经做足了万全的准备,但是依然难免剧痛,你忍着一点!”

“放心吧爹,为了这一天,我忍了五年了!”萧漠面色阴冷,暗暗咬牙道。

“血祭术!”

萧军不再多言,和诸位长老一起发力,那玉瓶之中的鲜血便是剧烈翻滚起来,旋即灌注进入萧漠的身体之中。

随着血液的不断进入,萧漠的神色也是愈发痛苦起来,但是他却仍然在咬牙苦苦坚持着。

他心中有一股执念,那就是一定要将萧天踩在脚下,让大家知道,究竟谁才是萧家真正的王者!

他无法忘记,他那么喜爱的那个女孩,是怎样的对其不屑一顾,而又是怎样的钟情于萧天!

“啊!”

终于,伴随着一声长啸,玉瓶之中的血液消耗殆尽,而萧漠的身体也是渐渐恢复如常。

“漠儿,你感觉怎么样?”见状,萧军紧张的急切问道。

“哈哈哈,父亲,我感觉自己的浑身似乎都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下个月的武道会上若是再遇到曹家和宋家的那几个家伙,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将他们轻易击溃!”

此时的萧漠已是没有了半点倦容,整个人神采奕奕,浑身都透露出一股滔天的强悍气势。

瞥了一眼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萧天,萧漠心里感到痛快万分。

大天才,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家主,依我看,不如将这小子杀了算了。”看着生死不明的萧天,一位长老谄媚的说道。

闻言,萧军却是沉吟片刻,方才沉声说道:“不可!这小子倒是无足轻重,但是你们可别忘了萧璟!萧璟现在在外试炼,若是回来之后发现萧天惨死,我们怕是也不好解释。”

“对啊,那丫头可是对萧天用情至深,而且她的天赋惊人,恐怕即使是现在的漠儿,也是比她逊色一筹。”

“此言有理,更何况灵武学院的长老都是对萧璟青睐有加,若是让她因为萧天而记恨上我们萧家,可是颇为不值啊。”

听到众人的议论声,萧漠的拳头不由得紧握。没错,萧璟便是那个他苦苦追求而不得的赤炎城第一娇女!

“璟儿,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给你看,到底谁才是最配得上你的男人!”萧漠心中暗暗狂吼道。

“算了,将这小子扔到地牢里面去吧。”而另一边,揉了揉脑袋,萧军最终沉声缓缓说道。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