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的床上,鲜血浸满了床单。

周沫今年二十七岁,从二十二岁就嫁给了四十八岁的钟征东。

她曾经无数次痛恨这个男人,恨不得立刻就杀了他,可是她没有。

她做不到,因为她不敢。

可是就在今天,周沫回家后,推开卧室的门,钟征东死在了家里卧室的床上。

周沫被判刑了!

为什么?

听说她杀人了!

周沫被指控杀人分尸!

法庭上,原告钟朗脸色阴沉,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门后面的女人。

女人是周沫,她低垂着头,凌乱的发丝杂乱的交叉在额前,遮住了她死水一般平静的脸和暗淡无光的眼睛。

穿着囚服的她被押着,一步步的走上被告席,铐在手上的手铐也随之晃荡。

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她突然抬起头看向原告席,钟朗也同样看着她。

只是她在钟朗的眼里看到了如斯的厌恶,痛恨,和无法扼制的愤怒。

钟朗却没有看懂她眼中的悲伤和绝望。

只有恨!

周沫轻轻的扯了扯嘴角,从他的脸上,平静的收回了目光。

“被告周沫,原告钟朗指控你对其父亲杀人分尸的犯罪事实,你是否认罪?”法官询问周沫。

一片寂静。

半响,“我认。”周沫回答。

周沫回答完,观众席上立刻就传来一阵怒骂。

“真是贱人,不知好歹,听说还是一个小三呢?气死了原配,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居然嫁给五十岁的大亨。”

“不是为了钱是为了什么,哎哟,真不要脸,现在长得漂亮的女人怎么这么贱,还这么狠毒啊!这钟家也真是倒了大霉了,娶了这么一个婊子进门!”

法官手中的锤子重重一敲!声音便静了下去。

法官继续看着周沫问道,“你杀的人是你的丈夫?”

……

“是!”

“为什么杀他?”

“因为我恨他!”

周沫努力压制自己微微颤抖着的身体,而那藏在发丝下的双眼里充满了憎恨!

“他做了什么让你憎恨的事?”

周沫微微的抬起头,露出半边蜡黄的脸,抿了抿惨白的嘴唇,眼睛里泛着冷光。

她静静的开口,“我的弟弟叫周枫,半年前6月23日下午,他来钟家看我,说要带我走,我没有同意,他很生气,我们起了争执,而我的丈夫钟征东这时候却突然回来了,听到了我们说的话,我很害怕,就叫他离开,不要管我。可是…”

周沫咽下喉咙处的酸涩,再次抬头看向法官,“可是第二天他就出了车祸进了医院。”

“你为什么认定是你的丈夫做的?”

“因为他威胁过我,我弟弟离开之后,他就打我,威胁我说,如果我敢跑的话,他就找人弄死我弟弟。所以,为了我弟弟的安全,我只能杀了他!”

观众席又传来一片唏嘘……

“被告你是如何杀死你丈夫的?”

“我在水里下了药,迷晕了他,然后去厨房拿了菜刀,砍了他的头,扔进下水道,然后将他的尸体分尸,再用保鲜膜封好,放进了冰箱,我便离开了家。”

观众席上又是一阵怒骂,世上竟然有这么残忍的女人!

“你离开是想要逃跑吗?”

周沫摇头,“不是,我只是想自杀!”

“被告你杀人是一时冲动还是计划好的!”

“我想了很久,提前磨好了刀。”

“你认定你的丈夫会对你弟弟不利,所以你想提前杀了他。”

周沫疯狂摇头,眼泪顺着她赤红的双眼,无声的滑落,那眼中的恨意和愤怒却如此的醒目。

“不,他死了是他活该!他用五百万从我父亲的手中买了我,逼我不得不嫁给他,那时候…那时候我弟弟还小,如果…如果我不嫁,他们,他们就不肯放过我弟弟!”

“这么说是你的父亲和死者逼你嫁给死者,你弟弟为你讨回公道,可是你丈夫却想害你弟弟,所以你产生了杀人的想法?”

“是!”

一切似乎都很完美,她的供词,她的作案动机,她不幸的人生,都让所有的人信了,是她杀的人。

周沫很紧张,为了做出这样一个完美的局,那个背后的人做了很多努力,而她更是不敢不配合,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因为或许一句简单的话,就有可能被发现。

而此刻她一直低垂着头,她答应了来抵罪,而那个人真正的凶手答应放了周枫。

这一切都很完美,后悔吗?

说不上,这个世界对她来说早就没有了意义。

她这一生从没有幸福过,唯有的感情就是还有个亲弟弟,他们是彼此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所以当那些人用周枫的生命来威胁她,让她承认是她杀的人的时候,周沫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为了周枫,周沫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此刻这场戏到了该谢幕的时候了!

可是她的心有个角落似隐藏却清晰的在作痛,那感觉让她无法忽视。

她知道心里这个角落一直以来都属于那个男人,这么多年来,这是她藏在心里最大的秘密。

她知道一直以来,钟朗对她只有厌恶和恨,她也能理解,说来她竟是对不起他的,害他失去母亲,破坏了他的家庭,现在就连钟征东也死了,他恨她无可厚非。

现在这样对他来说该是一个好结局吧!

而这边的钟朗周身的寒意,冷冽犹如寒冰的视线只是死死盯着那个女人,因为他一心只等着一个结果。

只是那眼里还是藏不住满腔的愤怒,如果不是周沫这个贱人,他的母亲就不会死。

是她的出现气死了母亲。

是周沫和他的父亲一同害死了他的母亲,他怎么能只让钟征东一个人付出代价呢!

周沫的眼里含着泪,看着钟朗,眼中包含了太多道不明的东西。

罢了!

周沫苦笑,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只是对钟朗,她却是心中有愧的,只盼来生能还给他。

之后不管法官问什么?周沫都早就想好了怎么回答。

最后审判的结果是死刑。

行刑的这天,周沫闭着眼睛祈求上天,如果还有来生,请放过她!最后她的嘴里默念,钟朗,钟朗。

一个月后,周枫被人发现死在后街的一条巷子里。

周沫的灵魂终是不得安息,她看到了周枫的尸体,他死得那样惨,她好不甘心啊!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是她害死了周枫。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