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散去,晨光微曦。

床上女子五官清冷,却勾人心魄,锁骨窝里的性感格外让人心动。似乎被梦魇住了,眉头紧锁,娇俏的鼻尖沁汗,仿佛下一秒就会醒来。

一旁男子倒是睡得安稳,五官俊美,只是露出被褥的左腿没有下肢,甚为骇人。

地上,贴身衣物散落……

祁云羲气势汹汹,推门而入。

一身得体西装,不起一丝褶皱,显得身形愈发挺拔;棉白内衫,领口笔挺,衬得他雕刻般的五官愈发深邃。

“何依!云皓!……该死!”

这一室暧昧,让他胸膛擂鼓,目眦欲裂,冷峻的唇都在颤抖。

而他的未婚妻何依,在他推门而入的瞬间被惊醒,扯着被角一脸惊恐的模样,在他眼里却是欲盖弥彰,恨不得撕碎开来。

祁云羲粗暴推开拦着他欲做解释的祁云皓。

“脸都不要了,这身皮还披着干什么?”他不容女子穿好衣服,将其打横抱起,一身肃杀,大步走出祁晴苑,将人狠狠扔进了车子。

“穿上!我祁家丢不起这个脸!”祁云羲满腔怒火,把衣裙扔在何依身上。

“云羲,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昨晚,我明明是睡在自己房间。你不信我,也该相信云皓啊……”

“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捉奸在床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祁云羲咬牙切齿,狠厉吐出这几个字,怒关车门。

车,在绕山公路,蜿蜒疾行,起起伏伏,一如何依的心。

涵昙别墅。

祁云羲不顾何依一路痛呼,野蛮拖拽,将她扔进卧室。

他一点点逼近,她退无可退,贴在墙上。

因为愤怒,男子平素那张丰神俊朗的脸,此刻覆满寒霜。

“为了报复我?”他右臂抵着墙,声音低沉,有些暗哑。

“看不惯我和倾城在一起?”他唤那个女人“倾城”,声音可真温柔!

“那么,你的目的达到了!没想到你这么阴毒!拖云皓下水,离间我们兄弟!”

“我没有!羲哥哥!在你心中我就那么不堪吗?”何依受不了祁云羲这样的诋毁。

“我说过,不许那样叫我!……不堪?何止?你害死我母亲!现在又是绿帽子一顶……”祁云羲的声音宛如暴风雨的前奏。

旋即就不以为意,讥诮道:“还是我这两年冷了你,太寂寞难耐了?如果想要,你求我啊,也许我会发发善心,可怜可怜你呢?形形色色的女人见得多了,我可是经验十足!”

祁云羲素来沉默少言,此刻却一个字一个字,如机关枪般,向她无情扫射,枪枪射中心头,何依的心如靶子般千疮百孔。

“云羲,你怎么羞辱我,报复我,都可以!但是,求你不要用这种自轻自贱、自甘堕落地方式来刺激我!你不该是这样的!以前……”眼泪倔强地在女子眼眶里打转。

“别他妈提以前!以前是我昏了头!是我妈昏了头,才将你这个灾星带到我们祁家来!”祁云羲痛心疾首,左手狠狠了捏住何依的下巴。

“对,你就是灾星,你先是克死了你母亲!你父亲又弃你而去!我母亲她可真傻,视你如己出,甚至疼爱你更甚我与云皓!可是,最后呢,她却不得善终!哈哈,不得好死的人不该是你吗,何依!”祁云羲手上力度更甚,骨节泛白,几乎要将女子的下颌捏碎。

“我和云皓从小就没了父亲,族人哪个不盯着祁氏集团这块肥肉?是母亲!是她为我和云皓,撑起一片天……”祁云羲提到母亲,湿了眼眶。

他心底升腾起无尽的恨意,他真想就这么毁了眼前的女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