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来,我浑身酸痛,脑子也昏昏沉沉的,什么都记不清楚。

只感觉大腿黏黏的,很不自在。

伸手摸去,整个人轰的一下震惊了。

这是男人的……那东西?!

昨晚婆婆请我吃饭,说我老公忙,只叫了大伯哥和我,中间直给我倒酒。

我本来酒量就不好,只记得没喝几杯就晕乎乎了,好不容易找机会去洗手间,半路却被一个只手拉到一个房间,之后……

打量一圈这个陌生的房间,我猛地从床上站起,浑身一丝不挂,倒吸了口凉气,看着身上的青紫,瞬间有股想撞死的冲动。

我被强暴了,不,是被婆婆给陷害了!

我拿起手机就要报警,但是还是放下了。

憋着闷气,我穿好衣服走出酒店,叫了辆出租车回到了家。

踹开门,我冲着客厅哽咽的怒喊,“林铭,你给我滚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那么放肆。

话音未落,婆婆就骂骂咧咧朝我走过来,“你叫我什么?反了你了,一夜未归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先找起茬来了!”

婆婆满是横肉的脸逼向我,酒店的瞬间愤怒一涌而上,我红着眼睛,抓起婆婆的头发就拼命拉扯。

就是因为她,让我以后在老公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我实在是不明白到底怎么对不起她,这么多年一直把她当亲妈一样供着。

婆婆是农村妇女,手劲很大,一甩胳膊,把我按在墙上,就拼命的 打骂我。

我被她牵制着,没有还手的余地,只感觉脸在一点点胀大,开始破相。

“妈,你们这是干什么,赶紧住手!”

从被婆婆打肿的眼缝里,看见大伯哥匆匆跑下楼拉婆婆。

婆婆甩开大伯哥,把狠狠摔在地上,一脚就踹上我的腰。

我疼的动弹不得,眼泪一个劲流,大伯哥把我扶到沙发上,一边去安抚婆婆。

我整理了下乱发,看着婆婆怒气横生的脸,哽咽的问,“为什么?”

这么多年,我把她像老佛爷一样供着,就得来这么一个下场。

“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

婆婆听到这句话,眼睛变得更狰狞,上来又给了我几个耳光,“你干了什么!我给你开套房是让你跟世越怀孩子,不是留给你的野男人的!”

看着她的手指在我面前指指点点,我愣住了。

婆婆竟然让我跟大伯哥上床?

我扭头看向大伯哥,他只是低头,没有说话。

我心里一寒,知道这事八成是真的。

但既然昨天在我房间里的人不是大伯哥,那昨晚要了我的人到底是谁?除了婆婆和大伯哥,还有多少人参与到这个肮脏的算计里?

我冷笑,艰难的撑起身子,指着婆婆,无力开口问道,“霍承泽,知不知道这个事?”

“知道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反正我在家做主,所有人都得听我的!”

婆婆面部扭曲的可怕,一抬腿把我踢下沙发。

正在这时候,门打开,霍承泽走了进来,我擦了把眼泪,赶紧爬起身,捂住脸。

就听到霍承泽问,“这是怎么了?”

我心里更是慌张,刚要让霍承泽给我做主,婆婆就抢先了话茬。

“儿子,你可算回来了。”

婆婆的声音满带不怨,我的心骤然一紧,向她看去,双脚还没站起,她却突然变了脸,“你是不知道啊,昨天你的媳妇怀上了,我要抱孙子了。”

看到霍承泽幸福的表情,我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

难道这件事霍承泽同意?只有我一个人被当猴耍?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