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 起于西凉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盛极一时的大汉王朝,自汉和帝时起,朝纲逐渐败坏,宦官、外戚争斗不休,且愈演愈烈;边疆战事不断,黎民百姓苦不堪言,易子而食的惨剧时有发生,路边冻饿而死之白骨,累累不绝……

至汉灵帝光和七年,全国大旱,颗粒不收而朝廷赋税不减,致使民不聊生,在走投无路之际,巨鹿人张角揭竿而起,黄巾起义大规模爆发,大汉九州各地的穷苦百姓竞相而随,与大汉朝廷分庭抗礼,厮杀不休。

在大汉朝廷镇压黄巾起义十余年间的战乱时期,八百年之久的大汉江山造成了难以愈合的创伤,原本的固若金汤,再也不复往昔的神采,无力的呈现着山河破碎之败相。

而黄巾之乱后所引起的后续问题,则是各地诸侯争相拥兵自重,你攻我伐,更是让烽火和杀戮,充斥着整个神州大地。

正所谓乱世造英雄,东汉末年的动乱,让这个时代风云人物辈出,留下了一段段可歌可泣的故事……

茫茫大漠,芳草萋萋。

与中原大地一样,位于大汉西北边疆的西凉,也免不了在大形势的左右下,形成群雄并起的乱象,各派诸侯无不意欲吞并所有的对手,进而一统整个西凉。

此刻,便有两队规模不算太大的人马,在一片空旷的沙场中对持着,刀枪相见,怒目相对。

这样的情况,在西凉这片苍凉又古老的大地上,早已是屡见不鲜了。

位于东方的一队人马,为首的是一员少年小将,约莫十四、五岁的年纪,端坐在一匹纯白色的骏马之上。

一袭由上好的貂裘精制而成的白色披风,长长地拖在他的身后,一直覆盖到了马股之上;披风掩映之下,他外穿绚烂的银色铠甲,内着一尘不染白色棉袍,手中拿着一柄长枪,面如冠玉,眼若流星,可谓是十足的美男子。别看这个少年的年纪不大,体型却很匀称,虎体猿臂,彪腹狼腰,英俊的相貌加上匀称的体型,英俊中透着刚毅,刚毅中带几分杀伐果决的气息,即便是身处相对混乱的两军对垒中,也难掩其特有的气质。

与之相对的西边人马,端坐于马背上,位列战阵最前端的,是一员正值当打之年的大将,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西凉人所特有的肃杀之气,头上未戴头盔,额前一根黑色的束带将头发向后束起,脑后系着一根狼尾,随着披散的头发垂落到肩膀上,正是典型的西凉人装束。

对峙中,位于西方阵前的这员大将,缓缓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指向对面的白袍少年小将,杀意,从他的心头,一直延伸到了他手中的枪尖上。

“马超,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被唤作马超的少年小将剑眉一挑,脸上毫无惧色,冷声回应道:“阎行,有种就放马过来,何须废话!”

空气中的杀意,渐逾弥烈。

双方的人马,都已是摩拳擦掌,恶狼一样的眼神从眼眶中爆射而出,狠狠地盯着对面的敌人。

“杀!”

阎行率先策马离阵,长发与狼尾随风而动,在他的脑后荡漾着,手中的长枪伸缩如电,舞出三朵枪花,借着座下战马奔驰时的冲击力,兜头刺向马超的天灵和双肩,声势极为骇人!

少年马超见阎行向自己冲杀而来,双腿在马腹上用力一夹,策动战马狂奔而出,手中长枪的枪尾略低,枪尖稍稍向上挑起,呈举火烧天之势,怡然不惧的迎了上去。

马超今年才只有十四岁,身体还远没有成长到巅峰状态,面对正值当打之年的阎行,在力量上马超无疑是吃亏的,所以他这一枪,并没有采用平举枪柄,而是略略倾斜的起手式,防守中隐含卸力之意,用意就是避免被阎行的巨大力道震偏了出枪的轨迹。

那略带倾斜的角度,刚好可以化解掉阎行的一部分力量,并且可以为接下来的战斗,创造出一个较为有利的先手。

仅此一枪,便足以说明马超虽然年少,战斗经验却是颇丰。

也难怪,在西凉这个民风彪悍成性的地方,一言不合便刀枪相向实属家常便饭。在西凉,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这个道理,自大汉开国四百年来,从未改变过。少年马超自从会骑马的那天开始,便已经跟随他的父亲马腾驰骋沙场了,数年间的厮杀历练,打磨的马超就像是一口锋利的宝剑,宝剑出鞘,必然锋芒毕露!

呜——

阎行的长枪挟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在空中发出一声绵长的呼啸,随即,重重的砸在了马超的枪杆上。

铛——

刺耳的金铁交鸣声,瞬间响彻战场。

阎行直刺而来的长枪,被马超这一招格挡破坏,偏离了原来的轨迹,擦着马超的身体,刺向了一尺之外的空气中,暂时失去了威力。

“咦?”阎行低低的惊咦了一声,似乎并没有想到,表面上看似浊世佳公子的马超,战斗经验竟然如此丰富,用枪的手法竟然如此精妙,仅仅是依靠出手时一个细微的角度变化,便弥补了和自己在力量上的差距,全然不似出自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之手。

从马超这一挡的势大力沉中,阎行准确的判断出,马超明显是走力量型枪法路线的,这一类的枪法,唯有在身体条件到达巅峰期之后,才能展现出强大的杀伤力,可是马超现在才多大?竟然能一枪震偏阎行的全力一击,这天赋,这力量,堪称近妖!

惊讶归惊讶,阎行心中的杀意却更为浓烈了。

阎行是西凉金城太守韩遂部下的头号大将,因为韩遂素来与马超的父亲武威太守马腾不合,近几年为了争夺地盘,更是势如水火,所以阎行对马腾父子自然也不存在任何的好感,恨不得早日将这父子二人斩于枪下,为韩遂除却心头大患,扫清一统西凉的最大拦路虎。

此刻,阎行通过与马超的一招交手,已知悉马超竟然如此勇武,且无论是悟性还是天赋,无论是力道还是随机应变能力,都极为惊人,可谓是天赋异禀,若不能趁此机会将马超除掉,只需三、五年之后,待马超长大成人,恐怕整个西凉,再也无人能够制住他了!

届时,马腾岂非如虎添翼?

心念电转间,阎行已决定对马超痛下杀手了。

阎行调转马头,再次看向对面的少年马超时,他的眼中,充斥着浓烈无比的杀意!

似乎是感受到了阎行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马超握着长枪的双手,暗中更加了几分力道,脸上的神色却是战意激荡。尽管马超知道自己与成名已久的西凉名将阎行还有着一段的差距,却依然无所畏惧!

马蹄声骤起,宛如雷鸣般疯狂的敲打着大地。

借着战马狂奔而形成的冲击力,阎行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势,挺枪再次向马超刺来。较之刚才,阎行手中的长枪,显得更为暴烈了,将马超上身的正面要害,悉数笼罩在了自己影影绰绰的枪芒之下。

面对阎行疾风暴雨般的攻势,马超的双手稍稍一松,快速地在枪柄上拉开了一小段距离,使得双臂尽量张开,待他重新紧紧地握住枪柄之时,他的双手甚至已经分别握在了枪杆的两端了。在做出了这个看似与战斗毫无关联的小动作之后,马超座下的战马飞奔而出,向着阎行冲来的方向蛮横的撞了过去。

端坐在马背上的马超,此刻显得十分诡异,上身含胸拔背,一杆长枪被他平端在胸前,那模样,似乎他根本就不会用枪一样,令人看不出他究竟是什么路数,乍一看,甚至还有几分缴械投降的意思。

这是干什么?阎行的脑子里,不由得疑惑的问着自己。在西凉成名十余年,大小数十战,他还从未见过在与敌交锋之时,有人如此握持武器的。当然,除了几乎没有任何杀伤力的大盾。

马超会真的缴械投降吗?阎行所想到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就在阎行想不出马超为何如此持枪的时候,马超座下的快马已经冲到了阎行身前两丈之地了,一双铜铃也似的马眼,凶狠的瞪着阎行座下的战马,仿似看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喷射出两道狠戾的光芒。

阎行的战马被马超坐下快马这一瞪,没来由的略略顿了一下脚步,让阎行狂奔杀出的势头,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瞬间的滞涩。

马超还未脱青涩的俊脸上,嘴角微微上扬。手中平端着的长枪,倏然出现了变化!

他的双手忽然一上一下的竖在了身前,握在手中的长枪,也随着他手法的变化,从平端变成了竖立,枪尖上寒芒闪烁,直指苍穹。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