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妮杀了人。

当监狱的铁门从外锁上时,她便知道那个夏天和她一样,回不去了。

……

三年,经历了近千个时日的折磨后,她被提前释放。

当习惯了被禁锢的她重见天日时,刺眼的光亮让她无所适从,漫无目的得仿佛失去了灵魂。

直到身后的狱警催促她离开。

言妮才确定自己并非做梦,她真的重获自由了。

刚迈出监狱的大门,路边的车上就下来几个黑衣人,齐刷刷的朝她走来。

“言小姐,少爷请你回去。”

男人们不等言妮回应,生拉硬拽着将她带上车。

当她被硬塞进车厢时,言妮知道——她的噩梦没有结束,只是从一个深渊,被推向了另一个地狱。

车子一路向北,穿过喧闹的市区后前往岚林市最大的富人聚集地。

抵达许宅时,那熟悉的建筑物让言妮的双腿疲软。

又一次,她被黑衣男人们架起身子,强行前进。

这儿的每一口空气,都压抑得言妮无法顺畅呼吸。

所有的一切,都像在提醒她曾经发生的一切。

令人惧怕又难忘。

“放开我,放开我……”

进入别墅大门时,视线范围内的场景让言妮抗拒,她挣扎着,最后被男人们推倒在地。

膝盖传来一阵疼痛。

当她回过神来时,眼前出现的是一双擦得锃亮的高档皮鞋。

它的出现,让言妮明白了面前男人的身份。

细密的汗珠从额头落下,她艰难的抬头去看,最后撞上一双犀利而冰冷的目光。

如同柔软的刀子,狠狠的刺进她的身体。

“景……景瑞……”

言妮艰难的唤着他的名字,声音不受控制的颤抖。

四目相对,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他们两人,空气都伴随着沉默的气氛而凝结。

最终,她看到许景瑞的眼眸中掠过一抹冰凉,她面前的那双皮鞋随之抬了起来。

提至她的胸口,用力的一脚将她踢开。

“离我远点,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许景瑞不悦的低声呵斥。

被踢开的言妮撞上了茶几,相比背后的疼痛,心脏处传来的阵阵抽疼让她直冒冷汗,全身哆嗦。

疼得她说不出一个字来。

看着她那痛苦的模样,许景瑞的唇角扯起凉薄的笑。

“怎么?你也会感觉到痛吗?”他的薄唇轻启,语气里充满讽刺。

他的话,让言妮挣扎着反应过来。

她捂着胸口抬头,艰难的问他,“为……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这样对我……”

当她的声音落下,原本如君王般坐在沙发上的许景瑞有所动作,他朝她靠近着。

他每挪动一寸,冰封便多一里。

最终,许景瑞的唇凑到她的耳边,冷笑着反问,“为什么?”

他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鬼,诡谲得让人心惊胆战。

最终,许景瑞一字一顿的从牙缝里将原由挤了出来,“因为你杀了我的孩子。”

亲耳从他口中听到这句话时,有滚烫的泪,从言妮的眼角滑落。

那终究是她此生都无法抹去的污点。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