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轻瑶是我对一个人的描写,属于临时加上去的,哼还有一个人,今天竟然冲我乱发脾气,我要狠狠的……)

赵琦在把他们弄晕过去之后就一个闪移回到了原来蹲下来的位置上,而那到五妹的身影也是慢慢的变化模糊,直到最后消失不见,这一切都被尹轻瑶看的一清二楚,也发现了赵琦的突然出现,她心里此刻有一个邪恶的想法,看到那些对那妩媚身影流口水的男人,如果让他们知道那是一个男人的话,他们会不会…………

尹轻瑶抬头看向赵琦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因为赵琦在那嚼着口香糖对着她笑,没错,就是对她笑,赵琦还用诡异的眼神来看着她,让她很不舒服,那种眼神仿佛把尹轻瑶都看透了,在那种眼神之下什么都逃不过。

尹轻瑶有些紧张的抓了一下手中的书包,仿佛里面有什么可以令她安心的东西,不过当她再次抬头时却早已不见赵琦的身影。

“呵,还真是一个神秘的男人。”尹轻瑶在看着那门口,轻轻的呢喃。

赵琦看着已经天亮的天空,有些郁闷的揉了揉眉头。

“都怪那几个傻子去抢劫,我才要费那么多的时间,早知道就动点手脚了。”随口抱怨了几句,但还是要先找一个落脚点,好好的洗漱一下再说吧。

来到一个还算高级的酒店,倒是没有因为赵琦是穿了一件没有任何图案的作战服看轻他,这让赵琦很满意,也许可以与这家公司合作,毕竟有一个细心的老板打理好这些。

赵琦哪里还知道,他几年前在这里做的一个任务的时候,也曾经感叹过这个集团的老板,星恒啊!不过他注定会想起来的,只是时间的问题。

随手开了个房间,倒是没有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那么的高级,但对赵琦这种人来说都无所谓,只要能住,就是上天最好的恩赐了,更别说什么软床了,有时候都要吃泥土来维持,那段时间是赵琦最苦的日子,但却让他无比的怀念,因为有她……

在酒店吃完饭之后就回到房间休息了,这一睡就是到了晚上,晚餐也早已放在门口,洗了一把脸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倒也不怕会有人下毒,在这里又不会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况且如果出事对他们的酒店也是一个很大的影响。

吃完之后赵琦就去到了酒吧,为什么要来酒吧呢?因为要想建立这里的根据点,必须要把这个城市给掌握,要想掌握这个城市就必须要掌握黑白两道,白道倒是不着急,关键是黑道,瞬息万变,一天的形式都不相同,也是水最深的地方。

今天也就来看看,进入到这酒吧,顿时耳边就是一阵的喧嚣,那震耳欲聋的音乐令赵琦很不舒服,还有那宛如雾霾般的烟草味更是刺激着他的神经,但很快变适应下来,既然要融入这里,那么适应只是一个小因数,独自坐在角落。

“哒!”打了个响指,服务员就示意的过来。

“先生,您要点什么吗?”这是一个瘦高的男子,脸上明显写着“顾客就是上帝”的表情。

“呃……”倒是把赵琦给吓一跳。

“先生?”服务员再次叫了声。

“啊?”赵琦从发呆中反应过来,有些懵逼。

“先生,您要点什么吗?”这个服务员也是很好的脾气,让人无法生出一丝的气,也许是性格使然。

“嗯,好的,来一杯白兰地,嗯~就X.O吧。”赵琦也是喝过一些酒的,而且他脑中就有这些就名酒的制作方法,也是这个白兰地合口味。

“先生,这是您的酒,请慢用。”那个小生再次来到时却是端着一个杯子,平稳的放在赵琦的桌子上,看来这功夫也是练到家了。

“等等。”待服务员将要回去的时候,赵琦一把叫住他。

“先生还有什么事么?”服务员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并没有半点不悦的神色。

“你先等一下吧。”赵琦随口吩咐一下,而服务员也是没有什么事干,现在都足够了人手,倒也没关系。

“咕噜!”一声,赵琦一口气喝完,脸不红心不跳。

“嗝,我是怕你等下又来回的走,多累对吧。”赵琦说完把杯子放在服务员的手上,“再来一杯吧。”

服务员小吴也是醉了,这酒量,换成别人早就已经怕到地上睡死了吧,这酒的度数可不低,这位爷还真是牛啊。

“先生稍等。”小吴问了一句之后就去拿酒了,这时有一个挺漂亮的服务员来到小吴的身边。

“小吴,跟你商量个事呗。”

“苏姐,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小吴的脾气很好,所以这里的人缘很好。

“等下我去送酒吧。”苏雪儿看了赵琦一眼,见到那帅气迷人的脸庞,芳心就忍不住一跳,下面不由自主的湿了。

“呃……”看到苏姐这个样子,小吴也知道她在思春了,虽然苏姐很喜欢挑逗人,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处女,年纪也就二十岁出头,小吴这个好心的小伙子还是很关心别人的,这个对他不错的姐姐他真的想让她找一个男朋友,而不是继续过这样挑逗的生活,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苏雪儿端着一杯酒,踏着猫步,轻巧的躲过正在跳舞的人群,看着赵琦,舔了舔鲜红的嘴唇,妩媚的眨了眨眼,有些许的调皮之色,说这个苏雪儿其实也不丑,相反还特别的美,所以在酒吧中有很高的人气。

“帅哥,这是你的酒。”苏雪儿故意弯下腰露出他那引以为傲的胸脯,可惜赵琦根本没看过他一眼,接过酒就慢慢的品味,其实也不用品味,早在第一杯的时候就没有兴趣了,只是在无聊的猜里面的食品的新鲜程度,什么时候开始摘的,还有什么时候榨的,甚至可以精确到秒,这是非常疯狂的,要被某制造者知道非得吐血不可,不过他也不会信的,真根本不可能好么。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