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瑟琳:如果我们的爱情能够到达永远,哪怕是死,我也愿意!

在一座青山上,万里无云,数以计百的坟墓,一座特别靓丽的坟墓面前站了几十个人,他们很年轻,有男有女,为首的那男子穿着高质量的特种兵作战服,脸庞是如此的惹女子痴迷,可现在他的脸上却是很哀伤,少年身后的几十人也是如此。

一个个都在低着头,气氛显得有一丝押韵,却令人不由自主的感到呼吸困难,仿佛空气中的流动都被冻结了起来。

鸟儿似乎有感觉,远远的就在一公里外避开了;一只正在奔跑的老虎,目光炯炯,威风凛凛,在来到了赵琦等人的面前的时候,却突然寒毛耸立,浑身的毛都被电过一样的直立起来。

趴在地上微微颤抖,把头埋的很低,突然老虎对坟墓的方向很人性化的拜了三次,然后似乎得到了某种指示般缓缓向后方走去。

再次期间老虎都不敢转身,回头。直到一公里外,老虎仿佛一瞬间挣开了枷锁一样,立马带着畏惧的眼神狂奔而去,至此,这片森林向与世隔绝一般,没有一只动物在此地停留半刻钟。

又回到了原始的静,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去埋怨,可眼中的怒火却是不曾减少,当然这不是对赵琦的,而是对那些野狼佣兵团,对于这些淳朴的族人来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凯瑟琳...”赵琦的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眼中第一次留下来泪水。

“你们想不想报仇,想不想让世界上所有的人知道你们的厉害,不在是那个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杀却又毫无办法的人?跟我一起走出去,我不会勉强,毕竟人有人的想法。”赵琦的声音几乎是轰出来的,手指甲深深的陷进肉中。

那些人没有说话,可是他们依旧笔直的站在那里,已经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们没有一个人退出,那种感觉你们不会体会到,亲人死在你的面前,可是你却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的死去。

在那时候,他们恨自己没有实力,保护不了自己最珍惜的人,所以他们要变强,只有到达最强的时候,才能保护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我们一个小时后离开这里,你们准备一下。”赵琦始终没有回头,这是对他们的信任,也是一种领导者一个有的气势。

……一个小时后,包括赵琦在内,一共是三十个人,那些年轻人么都穿上了作战服,当然是从敌人的身上扒下来的,反正废物利用,正好便宜点,不用为军资而发愁。

“我们将要登临那充满神秘色彩的世界,你们准备好了吗?”赵琦一副威严的表情对着这群新人说。

“出发!”随着赵琦的一声令下,三十人排着队形,整齐的让人感受到一股狼虎之势气。

时光缓缓过去了一个月,距离赵琦出到外面也有半个月了,这半个月他在教那些年轻的人,教什么?什么都教,只要赵琦会的都是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而他们也显示出他们这一族的天赋——过目不忘,所以他们现在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特种兵级的战士,只是差少了跟正真的特种兵的所谓的经验。

只有经过血的浇灌,才能浴火重生,铺满自己的强者之路,却在这里分出了高下。

而赵琦也在这段时间组建了一只雇佣兵,叫做黑夜,也不知道赵琦怎么想的,反正是佣兵团就行。

名字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值得庆祝的是,赵琦可以去接受任务了。

接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拯救一个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一个科学家。

名字叫做阿穆!除了是科学家之外,还是一名军火贩子,这个任务很简单,至少赵琦是那么认为当然,也要看是对于什么人来说。

显然赵琦就是那种独当一面的强人,于是对一号说:“从现在。开始由你看指挥黑夜的练习。”

“是的。”一号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赵琦为了方便记忆,把名字都改了,不在用那些名字,而是用一到二十九的序号为名字。

说出发就在当天下午走,情报由雇主全面提供,赵琦也不用担心。

在麦加城的五十公里外,有一个雇佣兵的根据地,据情报上的消息,阿穆应该就在这里面,但却是要解救很困难,配备的装备非常先进。

什么火箭筒阿的都是普通的,在来到这里一公里外的时候,便小心前进,以非常警惕的心情来对待,虽然说这是第一次接任务,但曾经的方法已经被赵琦牢牢的刻在脑中,演练了不止千遍,烂醉于心,简直就是如臂挥使。

观察的仔细,赵琦并不是不相信雇主的情报,而是凡事都要谋而后动,狡兔三窟的道理谁都懂的,况且赵琦还是顶尖的高手,如果在这里不小心被杀了的话,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敌方的火力支援非常猛烈,还有定位导弹,可见他们对这位阿穆究竟有多重视,这就更让赵琦好奇这位的身份了,好像立马就见他一面。

压住心中蠢蠢欲动的念头,往雇主指引的交头点,那么大的活动雇主也不可能把宝全部压在赵琦这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人,当然,不会很是放心,万一呢,你把人给绑走了,那人家可就哭了。

到了交头的地方,是一片丛林,旁边有一条河流,不是很深,在前方的一辆越野车上看到一位漂亮的女子在那里闭目休息。

赵琦走了过去,亲切的向她问好:“哈咯,我是冥使,你是艾琳吗?”

却没有发现在艾琳儿的眼色不自然,只是赵琦没有发现。

就在这时,几十个人突然从旁边跳出来个个全副武装的用枪指着赵琦,看到这一幕,赵琦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被出卖了。

“你什么意思?”赵琦脸色很是阴沉,难看,换谁被出卖的时候还有几个情绪阿,赵琦差点直接暴走。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