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别墅,在霍城安的冰冷逼视下,莫小夕脸色平静如水,只收拾了几件简单的衣物,胡乱地塞进行李箱,拖着它,以及一颗空荡荡的心,往大门外面走。

她郁郁不欢地低着头,刚走出门口,就与行色匆匆的江芊芊撞在一起,对方一把握住她的手开始啜泣,“小夕姐,都是我不好,害得你跟城安哥两个人分开,对不起,对不起,你别怪城安哥好不好?”

江芊芊嘴里说着道歉的话,眸底的得意之色,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从小到大,无论身份地位和容貌,莫小夕总是把她压得死死的,甚至处处打压为难她,她的内心,早就恨不得将来有一天能把莫小夕踩在脚下狠狠羞辱。

这一天,终于来了。

滚尼玛的,这朵不要脸的白莲花,到现在还装无辜,真是恶心透了啊!

老的勾引她爸爸,小的勾引她丈夫,害得她家破人亡,失去她最爱的男人,现在还要以胜利者的姿态站着她面前痛打落水狗,她不好过,那就谁都别想好过!

胸腔一团愤怒大火熊熊燃烧,莫小夕彻底丧失理智,猛然挣脱江芊芊的手,丢开行李箱,冲过去伸手死死地卡住江芊芊的脖子,掐得对方直翻白眼,“江芊芊,不过接收了一个我抛弃不要的男人,二手货而已,你得意什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显摆?”

“咳咳,城安哥,救我……”

江芊芊被掐得直翻白眼,感觉快要被莫小夕掐死了,痛苦得大呼救命。

霍城安冷着脸快步走上前,一脚重重将莫小夕踢开,把江芊芊轻柔地抱在怀里呵护,转而对着跌坐在地上的女人厉声断喝,眸底火光滔天,“莫小夕,这里不再欢迎你,马上给我滚!”

莫小夕肚子撞在行李箱笨重的轮子上,疼得她直抽气,抬头看着霍城安看她的目光冰冷狠戾,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她碎尸万段,她的眼眸翻滚寒凉的潮涌,“霍城安,你就护着她吧,你以为她能比我好多少,你又知道她背着你干了多少不要脸的事?”

“芊芊再怎样,也比你好千倍万倍。”

“霍城安,我一定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我等着,等着你后悔的那一天!”

哀莫大于心死。

莫小夕终于死心了,从地上慢慢站起来,撑着最后一丝骄傲,拖起行李箱头也不回往前走。

她这般决然的态度,看在霍城安眼里,很不是滋味,勾唇冷冷地说,“我霍城安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两个字!”

闻言,莫小夕迅速扭头看向他,猩红如血的眼眸里,那亮光,一缕缕黯淡下去,最后归于死寂,再没有一丝生气。

看着死气沉沉的莫小夕,霍城安莫名痛快到了极点。

她伤心,他就高兴。

这般心理变态的原因,他却不愿意去深究。

莫小夕深深地吸了口气,抬手擦去眼角的泪,为自己执着了十年的感情而悲伤难过。

她不欠霍城安什么,何苦把自己折腾得狼狈不堪,还被他像发出馊味的垃圾一样嫌弃?

霍城安不爱她,那她就是阻拦他通往幸福之路的原罪。

无论她怎么做,都是错!

“是吗?”莫小夕扯唇,无所谓地笑了,“那江芊芊有没有告诉你,她的真实身份?”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