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薄唇弯了一抹讥诮弧度,莫小夕清晰地听见对方凉薄地说道,“浪成这样,还有脸说怀了我的孩子,莫小夕,你的脸真大啊!”

“霍城安,你混蛋!”莫小夕气急了,拼了命地挣扎,声色俱厉地嘶吼,“这样冤枉我和肚子里的孩子,你他妈还是个男人吗?”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很清楚?明天,最后的期限,我希望能看到你在离婚协议上面签字,否则,我会派人把你拖进医院直接弄死你肚子里的野种。”

男人一口一句野种,几乎把莫小夕刺激到崩溃的边缘,她愤怒地瞪大眼,弥漫一层红色的雾潮,两片苍白的唇剧烈颤抖,“霍城安,我知道,在你逼我离婚的那天晚上,医院里的江芊芊醒了对不对?所以,你才迫不及待要逼我离婚,甚至死不承认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你就想着等我走了,把位置空出来给江芊芊,对不对?我告诉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我就是死,也要霸着霍太太的名号,我要让江芊芊一辈子顶着不光彩小三的骂名,一辈子被人戳脊梁骨!”

“要么离婚,要么死,你自己选择。”

霍城安铁青着脸冷笑着说完话,一脚把莫小夕踹下车,发动引擎,愤怒地扬长而去。

动作,一气呵成。

猝不及防地,莫小夕被踹得狼狈地仰面跌倒在坚硬路面上,后背大概磨烂了,传来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

“霍城安,想要和江芊芊名正言顺在一起,除非我死!”

说这句话的时候,莫小夕脸上的泪水如洪流一样倾泻下来。

这段通过父母的权势强取豪夺而来的婚姻,终究产生了反弹的效应,狠狠地对她报复回来了。

但她是骄傲的莫家大小姐,永远打不倒的莫小夕。

伸手轻柔地摸了摸腹部,莫小夕从尘土飞扬的路面上艰难地爬了起来,高傲地抬起头,流着泪微微一笑,“霍城安,我不会放弃你的!”

……

莫小夕悄悄去了趟医院。

躲在角落里,她看着霍城安温柔亲吻江芊芊的脸庞,噙着满足的笑意走出豪华病房,那幕郎情妾意的互动画面,犹如细密锋利的荆棘,一根根深深地刺入她的每一寸肌肤里,疼得她几欲疯狂。

霍城安从来没有这样温柔地拥抱她亲吻她,甚至在床上,他也是冷冰冰的,例行公事的敷衍态度。

莫小夕呆站了很久,直到手机铃声不断提示接收到了信息。

她低下头,点开屏幕,里面有一个小视频。

浴室里,霍城安把江芊芊抱进浴缸。

发件人,来自一个陌生的号码。

那串十一位数字组成的号码,莫小夕在霍城安的手机里看见过一次,它和霍城安的心,都属于江芊芊。

盯着视频,一直等到看完,莫小夕再也按捺不住心头怒火,攥紧手机疾风般冲进了病房,大声诘问,“江芊芊,你什么意思?”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