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白河村就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随着鞭炮声寻去是一家白瓷砖的小平房。房子的窗户上,挂着两个大喜字,红艳艳的,着实惹人。

今天要结婚的可是白河村村长的儿子李东升,虽然小学没毕业,可是这排场却是不小。这会已经坐在租来的桑塔纳里面,村头村尾的晃悠了好几圈,别提有多神气了。

“滴滴!”桑塔纳响了两声停了下来,李东升探出鞋拔子脸,一脸阴冷笑容的看着站在村路边,略显几分秀气的小伙子。

“郭小达,好久不见,这毕业都快两个月了。咋还在家里呢?是不是上的是家里蹲大学啊!”李东升发出爽朗的笑容。

郭小达瞥了一眼李东升的嘴脸,有些不甘心的说道“李东升,你别太大意了!。”

“呵呵,我混的好当然得意!郭小达,我劝你赶紧去城里找个工地搬砖去,省的在这里丢人现眼。你马子可是心甘情愿的和我结婚,你可别不高兴,待会可要来喝喜酒哦!哈哈……”

看着李东升离开,郭小达捏紧了拳头,眼中的不甘更是明显。一路狂奔到了村子后面的树林里面,郭小达怒吼了一声,惊起了众多的飞鸟。

陈小兰本来是郭小达的未婚妻,口头上约定的,按照村里的规矩这可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情。没想到陈小兰却因为李东升有钱有势,和李东升私下先有了一腿,这无疑是打郭小达的脸。

“砰!”郭小达一拳重重的打在了一棵前些天刚被雷电劈过的千年老树的焦黑树干上面。

“噗通!”焦黑的树干竟然直接从中间裂开,出现一个胳膊宽的缝隙。郭小达的手指上也都渗出了一些鲜血出来。

忽然间,郭小达发现在树干的里面有什么东西在隐隐的散发着淡绿色的光芒。

郭小达的心中一紧,该不会是发现啥宝贝了吧。当即激动的将手伸了进去,直接抓住了树干中散发绿色光芒的东西。

片刻的功夫,郭小达便将夹在树干上的东西抓了出来,竟然是一个玉质的方形盒子,大概只有一尺长。

玉盒的上面已经沾染着郭小达手上上的鲜血,奇怪的是这些血渍不但没有损坏玉盒的光泽,反而让玉盒的颜色更加的浓厚。

正当郭小达要打开玉盒的瞬间,玉盒上的血迹如同挥发一般消失不见。浓绿的色泽也顺着郭小达的手流淌到了郭小达的身体中了。

郭小达只感觉到脑子之中“嗡”了一声,一套名为《素问气府针法》的内容放电影般的出现在了郭小达的脑海中,就好像深深的烙在脑中一样。而画面的内容就好像好中医扎针一样。

“小达,你小子站这里怪叫什么,你娘在找你呢?”甜柔的声音将郭小达惊醒了过来。

一个穿着紫色碎花短衬的女人正弯着腰站在郭小达的面前,碎花短衬里面的小白背心中活力十足,顺着女人的呼吸波动了两下,让郭小达不由的咽了一口唾沫。

郭小达再看自己手上的时候,只剩下一个木盒,和普通的盒子没什么两样,只是上面写着“气府寒针”。

“青娥嫂子,您怎么会在这里啊?”郭小达的耳根有些发热。

“你小子,多大人了,看着嫂子还脸红,这样子嫂子都想吃了你。”青娥吃笑的捂着樱红的小嘴,多情的眉目实在也是动人。

“嫂子,您就别逗我了,我娘找我啥事啊?”郭小达低下了脑袋,可是青娥的身子却跟着凑过来了一点,郭小达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青娥目光落在了郭小达的手上“你手上的这是什么东西?”

“没……没什么,就一点小玩物,我们还是快走吧!”

“你小子,这么紧张,嫂子又不会真吃了你的,怕啥?”青娥一把抓住了郭小达的手,朝着树林的外面走去。

郭小达的胳膊肘撞着柔软的地方,动也不敢动一下。

青娥的手背很白,而且手心也很软,不像普通的农妇一样。大概是因为青娥也不怎么帮忙干地里活,老公也在城里打工赚的可以,青娥平时就在村里扯扯八卦。

“嫂子,要不你放开我吧,被别人看见了多不好。”早上还不热,郭小达的脑袋上却冒出了几滴汗水。

“你小子,懂啥?难不成别人还会说你个傻小子吃嫂子豆腐不成?”

“……”

走到了村子的路上,郭小达总算是摆脱了青娥的小手,虽然那种软软的感觉很舒服。

白河村的路两边,看热闹的村民已经站成了一条线,吹锣打鼓的列了两排往前走,后面跟着桑塔纳。李东升时不时的将脑袋从桑塔纳的里面探出来,炫耀一下。

“不好啊,赶紧想办法送医院啊!”

忽然间原本看热闹的人堵在了迎亲的路上,围成了一堆。

郭小达当即也凑了过去,两三下就钻进了人群之中,倒在地上的是郭小达的小学同学朱丽。

朱丽的老爹抱着脸色苍白朱丽,掐了好几下人中都没有见醒过来,珠子大的眼泪滴答滴答的就落在了地上。

“这可咋办啊?”朱丽的老爹朱三一脸的慌张。

“赶紧拦住李东升的车,让他送丽丽去医院吧!”有村民提意见中。

“对,对,我赶紧去找东升帮忙去!”朱三放下了朱丽,着急的拦住了李东升的桑塔纳。

郭小达弯下了腰,将让朱丽靠在了自己的身上。手才刚碰到朱丽的手腕,关于朱丽就救治的办法就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面前的朱丽面色苍白,手心发汗,嘴唇泛白,完全符合血虚的症状。郭小达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判断了出来。

怀中的针盒之中的十二根银针竟然跟着郭小达的想法产生了一丝丝的共鸣。

李东升大喜的日子,怎么可能把车借给朱三,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一下。目光狠狠的瞪了一眼郭小达“混蛋小子,自己大婚呢,给自己添麻烦!”

朱三只好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

“小达啊,你赶紧让开吧!我要借个摩托送丽丽去镇上了。”朱三着急的说道。

“三叔,等一下。我给丽丽做个急救,不然丽丽会没命的。”郭小达说话的同时已经从怀中摸出来了气府寒针的盒子。

“你这娃,又没学过,可别乱来啊!我家可就丽丽一个女儿!”朱三慌张的喝道。

围观的村民也一个个瞪大了眼珠子,谁也没看过郭小达看病,咋突然间就这么能了。

“三叔,你就再等三两分钟。”郭小达竟然很随意的捏起了两根银针,就好像这个动作已经练习了千万次一般,无比的熟练。

“你快点,让开,在不让开,我可要揍你了。”朱三怒红了眼睛,直接朝着郭小达一把推了过来。

旁边的村民也不敢拦着,郭小达见状直接一把抱住了朱丽,飞快的从人群中冲了出去。

“追,快追上那个臭小子,我家丽丽啊!”朱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道。

一直跑到身后没有了人影,郭小达才停了下来,将怀中的朱丽放在了榕树下的青石板上面,奇怪的是抱着朱丽跑了上百米,竟然连大气都没有喘一个,放以前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此时郭小达可没有心情想这个,直接一把撸起了朱丽的袖管,卷起了裤管,让肚脐的部分也都露了出来。

郭小达的手中捏住了两根银针,精准的落在了膏盲、四花两个穴位的上面。朱丽的眉头皱了一下,苍白的脸色稍微舒展了一下。

随着脑中人720个穴位构造画面的浮现,郭小达再一次将两根银针分别落下足三里、和三阴会两个穴位上,此时湛蓝的寒针上,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扩散开来。

“臭小子,你到底对我家的丽丽做什么?”朱三带着一群人又赶了过来。

“三叔,你们最好不要过来,否则的话要是丽丽有啥不测可怨不得我了。”

“你小子,我给你拼了!”

朱三看着朱丽的身上插了五六根银针,按捺不住的就往前冲。

“三叔,你再往前走一步,丽丽可就真的要出事了!”听到郭小达的话,朱三只好咬了咬嘴唇,站在了不远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郭小达。

随着郭小达不断的落针,《素问气府针法》的招式就越发的熟悉。

郭小达可是小心翼翼的将脑海中的画面展现,十一针全部精准的落在了天枢、三阴会、足三里穴等几个穴位上面。

郭小达抬起头,已经是满头的大汗,脸色也有些苍白了起来,施针的过程完全是一个注意力集中的过程,太耗费精神。

奇怪的是面前的朱丽还闭着眼睛,没有清醒过来的样子。

“郭小达,老子和你拼了!”朱三跑了过来,一把揪住了郭小达的领口,反手一耳光就甩向了郭小达的脸上。

村民们可都不敢吱声,毕竟郭小达刚才可是耽搁别人家女儿看病,现在指不定都闹出人命了。

“这瓜娃子,什么不好干,往人家女娃的身上扎那么长的针,死人咋整啊!”

“是啊,这么好看的闺女啊!”

“这小子还真是害人精啊!”

……

“三叔,你先等一下!”郭小达一把抓住了朱三的手腕,朱三虽然卯足了力气,可就是巴掌飞不过去,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郭小达。

“你害死了我家丽丽,我要你偿命!”

“爹,你在干嘛呢?”一声娇柔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噪杂的声音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朱丽的身上。

朱丽已经睁开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纤细的手指按着太阳穴,两条长长的马尾辫挂在肩膀,恍然邻家小妹的感觉。

“丽丽,你可醒了,吓死爹了!”朱三抱紧了自己的女儿,泪水哗哗的冒着。

“小达,你啥时候这么厉害的?”

“太厉害啊,简直神了!”

……

村民们称赞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郭小达回想着《素问气府针法》,嘴角莞尔一笑说道“以前碰到一个可厉害的老中医教的。”

……

李东升家的院子里面,换做以往娶媳妇进门可是热闹非凡,今天却没几个看热闹的,显得十分冷清。

“爹,到底咋回事?这么点人?”李东升不高兴的打量着周围。

“那啥……村里人都去追郭小达了!”

“郭小达!我和你没完!”李东升咬紧了嘴唇。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