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师兄弟都很早赶到了书院,唯有高大风姗姗来迟,忙下车跟大家道歉道:“不好意思,刚去买了些吃的带上,所以来晚了。”高小凤也跟着下车,高大风忙介绍道:“这是在下小妹,高小凤,烦请各位师兄弟多多照顾。”

大家都看向小凤,一张笑脸好像在说话,亭亭玉立,非常标致,忙行礼道:“各位哥哥姐姐,小凤有礼了。”

侯小闲笑道:“欢迎欢迎,多一个人多一份热闹。何况小凤妹妹,生的真是貌美如花。”

小凤好开心道:“多谢夸奖!哥哥,帮我介绍一下吧!”当介绍到篮山的时候,仔细打量了一下,他有些清瘦,但一双眼晴,大而明亮,像是能看透人心,沉静但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环水笑着道:“终于有一个可以陪我玩的人了。”拉着小凤的手道:“妹妹,走我们上车去吧!”

他们赶到山下已是下午,找了一个小酒馆,吃了午饭,便赶向山顶进发。

大师兄文史道:“我们赶在天黑前登上玉皇顶,看云海,明日早晨好观赏日出。”

大家齐声道:“好的!”玉皇顶是白云山最高的山峰,云雾缠绕,山峰秀丽,是看云海观日出的极佳选地。

山虽然高,但一行人有说有笑,相互扶携,高大风照顾小凤,篮山照顾环水,攀登的还是相当快的。

几次高大风都想去搀扶环水,但是看看篮山,看看妹妹又忍了下来,小凤看在眼里,却急在心里。

终于,大家在接近天黑的时候,登上了玉皇顶。一眼望去,云雾缭绕,虚幻缥缈,如同人间仙境。

晚上,大家痛痛快快地把高大风他们带来的食物给消灭了,围在火堆前,一会儿都进入了梦乡,大家都无比期待日出那一刻壮美的奇观。小凤却许久末睡,心中思考着:“明日怎样才能将他和环水分开?”直到心中敲定主意才慢慢睡去。

大家还都在梦乡,这时,二师兄张山豹大声喊道:“大家快起来,太阳开始升起来了。”大家都被惊醒,站起身来,朝东方望去。

只见,天边的红霞慢慢上升,从金色变成了金黄色,如一条美丽的飘带挂在天边,带来吉祥祝福。突然,万道金光喷射,一个红通通的火球从天边爬出,露出了半边小脸儿,万道金光,驱散云雾,赶走黑暗,漫天彩霞、漫山金光漫山红。群山像是受了感染,纷纷露出了形体,展示着生机。重重叠叠的山峦,镶起了道道银边,像是赶走了黑暗的喜悦波动。当朝阳蹦出来的那一刻,天地为之震撼,万物为之动容,一切为之臣服。漫天的霞光,红的像火,这就是她的魅力,群峰绚丽,如同一幅极为壮丽的画卷,令人叹为观止。

所有人都静静地欣赏这美景,看着大地慢慢地苏醒,感受着自然的力量。这时,一条长长的金色桥出现在空中,连接天际,或许这就是鹊桥,让人心情动容,希冀能走到自己爱的人身边。大家欢呼着,心情非常舒畅。

看完日出,大家准备下山,上山容易下山难,可是几个师兄的速度很快,一会儿就看不见人了。篮山被环水牵着无法走掉,高大风照顾着小凤,走下一段最陡峭的路。大风看大家都挺累的道:“我们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吧!”

这时,小凤走到篮山身边,贴着他耳朵道:“篮山哥哥,想求你一件事情,能不能答应我?”

篮山道:“说来听听!”

小凤凑到篮山的耳边道:“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看九龙瀑布,让我哥哥陪环水姐姐走好吗?”

篮山一下子便懂了小凤的意思道:“好的。”

篮山起身道:“高师兄环水师妹,我想带小凤去游览一下九龙瀑布,我们就不一起走了!”

高大风虽然求之不得,还是道:“师弟,我们一起游览吧!人多热闹。”

小凤接话道:“我跟篮山哥哥,有些悄悄话要说,让我们两个一起走,好不好环水姐姐?”

环水听到这话,虽然有些生气,还是笑着道:“只要篮山师兄同意,你不必问我,你们两个玩开心一点,高师兄我们也走吧!”

小凤见计划已经成功,欣喜异常地道:“谢谢篮山哥哥!”

篮山道:“不客气。”

小凤道:“我哥哥喜欢环水姐姐,篮山哥哥知道吗?”

篮山道:“嗯。”

小凤道:“所以要谢谢篮山哥哥,我哥哥娶环水姐姐的时候,给你送一份大礼。”篮山突然有些莫名的难过。

小凤心愿已经实现道:“篮山哥哥,我们先去鸡角曼如何?我怕哥哥担心我,一会儿再来找我们。”

篮山道:“好的,反正现在还很早。”小凤这时心情高涨,此时无忧无虑,不由自主的唱起了歌来。只听到“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唱的是《人面桃花》,歌声优美,情感也很丰富。一曲唱完篮山赞叹不已。

高大风陪环水一起下山,大风道:“环水师妹,不如我们去九龙瀑布吧,现在还早,其他师兄估计都处游玩去了。”

环水道:“我们去了不是要影响他们两人说悄悄话了。”

大风道:“这个倒不影响吧!他们走他们的,我们走我们的。”

环水道:“我们换一个地方吧!”

大风道:“那我们去鸡角曼。”

篮山和小凤很快爬到鸡角曼山顶,这里又称小黄山,奇树、怪石展现在眼前,小凤很高兴,一蹦一跳的向上跑去。

到了山顶,见有三个年青男子也在山顶,其中一个很瘦的人凶巴巴地看着她道:“刚刚是你在唱歌?”小凤心道:“这人这么没有礼貌,唱歌管你什么事?”装作没看到他们,只顾着自己欣赏风景。

谁知,那人走上前来指着她,喝斥道:“你是聋子?跟你说话,你没听到?”

小凤见他这么蛮横,没有好气,冷笑道:“原来是你在说话,我还以为是狗叫呢?”另外两个男子“噗嗤”就笑了,那人忍不了,就想出手打她。

其中一个男子,容貌比较俊朗道:“阮唐,对女孩儿要温柔一点。姑娘你刚刚唱的歌很好听,能不能请姑娘再唱一首?在这高山之颠,加上你美妙的歌声,想是另有一凡景象。”

小凤道:“这还算句人话,如果你早这样说,本小姐还有心情,说不定会唱,但是我现在一点心情都没有。”

阮唐又斥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只一句话,唱还是不唱?”

小凤道:“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听你的,说不唱就不唱,你能怎么样?”

阮唐皮笑肉不笑地冷笑两声道:“既然不想唱,那就把你舌头割下来,以后都不用唱了。”

那个男子道:“小妹妹,不要怕,我们只想听听你唱歌。”

小凤道:“你们就别想了,本姑娘现在没心情。篮山哥哥,快来救我。”

篮山听到,快跑几步来到山顶,站在小凤前面抱拳道:“各位仁兄,小妹有些不懂事,若得罪各位,还请多多见谅。”

小凤气愤地道:“明明是他们不对,凭什么给他们道歉?”

阮唐斥道:“原来是有救兵,难怪这么嚣张,今天谁来都不行,必须要唱。否则,谁都别想离开。”

那个男子道:“这位妹妹的歌声很美,我们只是想听她唱两支歌。”

篮山笑着道:“我这个妹子心肠很软,你求求她,她肯定会唱给你们听的,而且很动听,小凤妹妹是吧?”小凤点点头。

阮唐他把手中剑拿起来,抽出一点,寒光闪闪地道:“可是我从来不喜欢求人,都是用这个东西说话。”

篮山笑道:“仁兄不要开玩笑了,如果这个东西会说话,我们还要嘴巴干吗?何况这里风景这样秀美,不要影响了大家的心情。”

那男子道:“说的很对,不要影响大家心情!赶快唱吧!免得伤了和气。”

小凤心道还怕你们不成,道:“想听,没门。”

阮唐淡淡地道:“那就让它跟你谈谈心,看看它到底能不能说话。”

篮山心道先吓唬他们一下,让他们赶快退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道:“我们师兄弟九人来此,你们想清楚,要不要打!”

不成想,阮唐是个愣头青道:“我可不是被吓大的,那就不要废话,来吧!”拔出剑就要攻过来。

篮山看这情势,知道这一场架是少不了要打了,只是没有胜算,第一自己剑法低下,第二对方有三个人,第三其他师兄弟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必须摆脱他们道:“慢,你们三个人我们两个肯定找打不过,这是明显欺负我们。”

阮唐冷笑了一下道:“害怕了是吧!那就最好,老老实实唱歌,我们高兴了,就不为难你们。”

这个人还真是一条筋,看来今天不能善了,篮山被激怒了,篮山正色道:“可惜,你想多了,不想打不是不敢打。”篮山拔出剑来,斜刺阮唐左肩,阮唐赶快出剑格挡,篮山不等剑招使老,转动身体,剑已刺到阮唐手上,阮唐撤手,剑也扔掉一旁,快速转到篮山右边,一脚踢出,篮山已经看到,脚后发而后至,一脚踢在阮唐小腹上,阮唐蹲坐在地上向后滑了两米。

阮唐捂着肚子坐在地上痛苦而委屈地道:“大哥,你不是说我已经天下无敌了吗?大哥,给我报仇。”

原来,阮唐才刚跟那个大哥学了几招剑法,那大哥知道阮唐性格执拗怪癖,遇事夸他几句,便会强出头,如果惹事的话,他总是冲在前面。

小凤见篮山获胜,拍手笑道:“看你还嚣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篮山抱拳道:“多有得罪,后会有期。”拉着小凤就要走。

那个男子一跃站在他们前面道:“打完人就想走,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看剑“唰唰唰”连刺三剑,篮山知道这是一个强劲的对手,丝毫不敢怠慢。那个男子又一剑刺向他的腹部,篮山忙回剑格档,男子身子突然向他右手边移动,刺向他的手臂,篮山反应不及,一下便被刺中,剑从手中落下,男子一脚踢出,正中篮山小腹,篮山被他踢出五六尺远。

阮唐立马跑过去,把剑顶在篮山的胸口,一脚踢在篮山身上,篮山虽然不出声,但从面色上看也是极疼的,阮唐还要再踢,小凤忙道:“你住手?”向这边冲了过来,却被那个男子的剑档住了去路道:“小姑娘,赶快唱吧!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小凤道:“不唱不唱就是不唱。”阮唐一只脚踩在篮山身上,把剑抵在篮山的右臂上慢慢地刺下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