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宁县,位于华夏国东南区域,四月,炎热的气息已经开始蔓延整个县城。

月牙湾,县城内第一大火锅店,傍晚七点,将近五百平米的火锅店里,却坐满了食客,众多的食客,以及他们说话的声音汇聚成了一副热火沸腾的画面。

此时,可见数名穿着黑色条纹布衫的服务生们,正端着菜品在店里穿插行走着,这里的生意实在太好了,送菜的服务生们,不得不小跑起来,才能达到客人的要求。

“叶望,将这盘鲜毛肚送到九号客人那边去!”刚刚回到厨房,本打算歇口气的叶望就听到了备菜师傅的吩咐。

“好咧!”

叶望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渍,将那盘鲜毛肚放入了托盘,就快步向九号座而去。

叶望,男,16岁,身高一米七五,江宁耳中高二三班的学生,这里是他打零工的地方,每个周末他都会偷偷来这里做送菜员。

至于为什么要偷偷的?那是因为他不想让嫂子知道。

嫂子叫白羽,长得十分的漂亮,性格也十分的温柔,在一年前,哥哥叶天下夜班骑着自行车回家,却被一辆东风车给撞成重伤,肇事司机居然当场逃跑了,等路人将哥哥送到医院,已经抢救无效而死亡。

哥哥一死,就只剩下嫂子与叶望了,在几年前,父母都已经死了,所以,哥哥和嫂子是他最后的亲人了,哥哥死了,嫂子就成了他最亲人的。

当时,他很害怕,害怕嫂子也离他而去,可是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嫂子年轻,漂亮,而且性格温柔,就算再嫁相信也有很多人愿意的,让叶望感动的是她并没有这样做,反而承担起了供叶望继续上学生活的巨大责任。

她在县里的纺织厂上班,一个月就两千出头的工资,在这个物价飞涨的年代,两千块真的很少,除去房租水电以及生活费用,一个月下来,嫂子那点微薄的工资就所剩无几了。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为了让叶望有更好的发展,哥哥叶天带着嫂子和他从农村来到了县城,并且花费了不少的钱财,才将他送进了江宁二中,无奈,叶望已经很努力了,成绩依然上不去,后来哥哥的死,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他渐渐学会了打架,成绩更是一落千丈,直接成为了班上的垫底生。

这让他又是无奈,又是痛苦,他试图改变这一切,但是他发现,他真的不是学习的料,就像老师说的,你就是一个块榆木疙瘩。

收起心绪,叶望小心的将鲜毛肚放在了九号座客人的菜架上“客人请慢用,你们的鲜毛肚已经送来了!”

叶望正准备转身离去,忽然眼睛一亮,店门口忽然出现了一名身材高挑,扎着马尾,约莫十七岁,打扮清新可人,整个人都透出一股青春气息的美丽女生,女生叫做陈晨,是这家店老板的女儿,同时也是江宁一中高三的学生。

“陈晨姐你来了啊?”叶望故意放慢了脚步,等到对方快要走到身边,才用略带羞涩的声音问候道。

陈晨对着叶望甜甜一笑“是呀,叶望很累吧,加油哦!”陈晨对着叶望竖起了小拳头,然后快乐的向吧台走去,每个周末她都会来到这里,帮助她的妈妈收账。

“嗯!”从陈晨那充满活力的背影上收回目光,叶望点点头,忽然觉得身体中一下子就充满了力气,陈晨的到来是他每天都渴望的,可惜的是,陈晨只有周五的晚上才会来到这里。

他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黯然,暗自道“我只是一个成绩又差,又穷的小子,能看到她就已经很幸福了,还在奢求什么呢?”

不错,从第一天来到这里打零工的时候,叶望就喜欢上了陈晨这个美丽,可爱,待人和气,善良的女生,只可惜,双方的差距太大,他只有将这份青涩的感情放在内心深处。

“我擦,你他妈怎么回事?”忽然,一道怒吼的声音传到了叶望的耳中,却是九号座的一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猛的站起,对着他身后的一名青年男子怒骂着。

叶望定睛一看,却发现九号座客人的背上湿了一团,应该是八号座的客人不小心将手中酒杯中的酒溅到了他的背上。

“哥们,是我不对,不小心将酒溅到你的身上,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八号座的青年脸色微微一变,连忙道歉。

“一句道歉就完了,你他妈知道我的衣服多少钱吗?你赔得起吗?”说着九号座的男子伸手推搡了八号座男子的胸口一下。

八号座青年男子的脸色猛的一变,与他同桌的三名男子也猛的站了起来“哥们,我已经道歉了,你再出口伤人就不对了吧!”

“骂你又怎么样?你他妈敢抽老子啊!知道老子是谁不?说出来吓死你!”九号座的男子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态度十分的嚣张。

“我擦,老子就是抽你!”八号座的男子火了,顺手抓起一只酒瓶拧起就砸在了对方的脑袋上,酒瓶应声而碎,发出一声“砰”的声音。

“混蛋,你敢打我!找死!”

九号座的客人挨了一下,怎么会善摆甘休,也拧起一只酒瓶进行还击,而且他们同桌的朋友,见到两人都打了起来,连忙加入了战团。

一时,整个火锅城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这里,甚至是大部分人都起身买单,想要匆匆离开这里。

叶望忽然发现吧台那里,陈晨的目光中充满了担忧,心中一动,他就大步向打架的双方走了过去,大声的喊道“你们不要打了!”

可是双方打得正爽,桌上的酒瓶碗碟都被他们抓起飞了出去,甚至有好几名客人都被误伤了,于是更多的人起身要离开这里。

叶望一见知道他们继续打下去,估计所有的客人都要离开,那样损失就大了,肯定对月牙湾以后的生意造成影响,回头看了一眼陈晨所在的位置,他咬了咬嘴唇,然后就大声的喊道“你们都住手,再不停手我就报警了!”

他这一喊,果然有了作用,打架的双方同时停手,顿时,十多道目光同时望向了叶望,叶望在学校里虽然没有少打架,但是忽然被七八个成年人盯着还是有点内心发毛“你们别打了,有话好好说!”

“我擦,你一个他妈服务生也敢管老子的事!”挑起事端的九号座男子手中的酒瓶就飞了出来。

“嗯!”叶望发出一声闷哼,却是不小心被砸中了。

“小子,你他妈多管闲事!”八号座的男子快步走了过来,手中的酒瓶就在叶望的脑袋上开了花。

“我呸,什么玩意儿,我们走!”九号座的客人朝着地上吐了一口痰,就带着同伴扬长而去,至于八号座的人,见到九号座的人都走了,自然是打不下去了,也带人转身离开了。

“叶望,你没事吧!”见打架的双方都走了,服务生们才围了过来,扶住了叶望。

叶望摆摆手“我没事,只是小伤而已!”他摇晃了一下脑袋,却感觉脑袋有些发晕,并且一股火热的液体,从他的脸颊流入脖子中。

“叶望,我们送你去医院吧?”一道带着担心的清脆声音响起。

叶望心中不由一喜“她这是在关心我!”

“陈晨姐,我没事,这只是一点小伤,贴一个创口贴就可以了!”叶望坚持的说道,不是他不想去医院,而是他身上根本就没钱,而且在学校里打架,比这严重的就多了去,他也没有去过医院。

“这怎么可以?还是去医院看看吧?”陈晨的担心的说道。

“对啊,叶望去医院看看吧!”服务生们七嘴八舌的说道。

“好了,大家别围在这里了,都去收拾下!”一道中年女声传来,叶望知道是老板娘来了。

“老板娘!”叶望一边用纸巾擦拭着脸上的血迹,一边向老板娘问好。

老板娘看了一眼叶望,轻声问道“严重吗?”

“没事的!”叶望说道。

老板娘点点头,然后从身上掏了一百块钱给他“叶望,明天你就不用来了,在家好好养伤,这一百块,算是你的工资!”

叶望微微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老板娘的意思,对方是要辞退他,他心中非常的愤怒,不过看到陈晨清新的容颜,他将心中的那团火给压下了,沉声道“老板娘,不必了,我今天都没有做完,不能要你的工资,就这样,我先走了!”

叶望深深的看了一眼陈晨,然后脱掉了那一身服务装,转身就离开了月牙湾火锅店。

“妈,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叶望离去的身影,陈晨神色不满的问道、

老板娘叹了一口气说道“陈晨你误会妈妈了,今天打架的两帮人都不是善茬,如果叶望继续在这里,我担心他被报复啊!”

“那你为什么不给他说清楚?”陈晨疑惑的问道。

叶望这小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性格却很要强,我告诉了他反而会适得其反。

叶望郁闷的在街上走着,心中也是愤恨不已“想不到老板娘会这么过份!哼,不就是看我穷吗?”

忽然,叶望感觉胸口玉佩的位置猛的一热,然后一道冰冷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超级异能系统血契激活,启动中……!”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