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熬到了放学,我摆脱开梁艺婷,朝着菡姐姐的班级走去,等我拖着疲惫疼痛的身子赶过去的时候,我看见,已经有几个外面的人堵在了菡姐姐的教室外面。

带头的是一个满头银发的男人,看上去估计三十出头,脸上坑坑洼洼,给人一种沧桑感,但是他那如鹰隼样的眼睛,却给人强大的冲击力。

这个人就是魏太保手下的第一红人银头,听说是一直都跟在魏太保身边,出生入死,一起坐牢一起建立起势力,算得上魏太保最信任的人。

我越走越近,听到了银头的声音:“我们老大请你过去一趟,想要见见你的厉害,跟我们走吧!”

“也好,我正好要去会一会他!”我看见银头的小弟让开了一条道,菡姐姐优雅的身影缓缓走出来。

不行,我怎么能让菡姐姐去见那个魏太保?绝度不行,我不顾及身上的伤势,死命地冲了过去,猛地拉住了菡姐姐的手臂,二话不说,就开始逃跑。

可惜我一瘸一拐,还没走出十几米,就被银头的小弟给团团包围住了,菡姐姐将我护在了身后:“小华,我不是叫你不要来学校的么,你怎么就不听话?”

“我不能让菡姐姐为我再冒险,这件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我去见他们的老大!”我当着银头等人的面,说着非常有志气的话,可是银头的嘴角却露出来一丝鄙视的笑容。

“真是不知死活,伤成这样了,还敢强出头,哦对了,你应该就是那个差点掐死黄毛的小子吧,我还正愁找不到你,你自己送上门来了!”银头直接一把推开了菡姐姐,抓着我的衣领。

他的力量很大,我竟然被他一下子就给提了起来,衣领扣住了我的脖子,我呼吸困难,越来越急促,脸憋得通红。

菡姐姐跑过来扯住银头的手臂,嘴里骂着:“混蛋,你给我放开他,我现在就和你们去见魏太保,你再不放手,我会让你懊悔今天所做的事!”

“懊悔?我银头这一辈子做事,不管对错,从没有懊悔过,哈哈!”银头阴厉的眼光直刺菡姐姐,嘴角傲慢的翘起,声音如同魔咒般,响彻在走廊中。

“你别以为魏太保就能够一手遮天,这天底下,他害怕的人多了去了!”菡姐姐松开了手,愤怒地看着银头。

“那又怎么样?至少些人里面,不会有你们出现,惹怒老大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要不是老大说要亲自见见你,你现在已经在医院里抢救了!”银头狠狠一扔,我猛地砸在了墙上,浑身的痛楚让我不得不发出呻吟。

而银头竟然从怀里抽出一把军刀,锋利的刃尖就在菡姐姐漂亮的脸蛋前挥来舞去,我的额头凶猛的流着汗,后背早已经浸湿,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银头拿出了刀子了。

“我也许不会出现,那么铁洛呢?你觉得他可以吗?”

菡姐姐嘴里说出了一个我从未听过的人名,我不知道铁洛是谁,但是从银头瞬间收回刀子的动作和慌张的神态中,我猜测,这个叫做铁洛的人,一定大有来头,恐怕比起魏太保厉害不止一点半点。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