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确实去过那里……不过……相信我!我们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大概是从来都不曾见过这种命案现场,银发男孩这几天一个整觉都没有睡过,每天晚上他都会做同一个噩梦,梦里死者的脸一次次的徘徊在自己的周围,那痛苦的表情让他受尽折磨,这次在眼前这个警员的“威压”下也算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机会,所以他没有犹豫太多就一股脑的和盘托出了。

“不用着急,慢慢说!”

刘洋见银发男孩终于肯配合了,于是忙引导他往下说。

“我说的是真的!我,袁野还有许子焕,我们都是从一个地方来的!因为成绩优秀,我们三个被原来的学校选定为保送名额,而保送的学校就是这所S市××中学……”

银发男孩顿了顿,抬起头又看了眼刘洋,刘洋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的低头整理着什么。

“刚开始时,我们三个还是很团结的,毕竟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我们一无所有,哦……不对,我们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外地人!呵,分的多么清楚啊!我们不想被他们看不起!外地人怎么了?外~地人也可以做的比他们更强!”

银发男孩越说越激动,边说着还边用手在空气中挥舞着,刘洋扭头看了看窗外,外面的天色不知不觉中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室内的光线也开始有些黯淡了,可校长昨天已打过招呼,今天学校线路检修,会停电一天,但看银发男孩的样子,很明显他还没说到重点,无奈,刘洋拉开了桌子上的台灯,可能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忘了充电,这微弱的灯光竟让刘洋觉的如同是点燃了根蜡烛一般!在这办公昏暗的灯光照耀下,银发男孩的动作隐隐的显的有那么一丝诡异,他的手臂还在空气中胡乱挥舞着,好像正说到什么让他无比激动的事情似的……

等等!不对劲!声音呢?刚刚刘洋前去拉开台灯之前,银发男孩还激动的说着呢,怎么一转身就安静下来了?

猛然间,刘洋才发现自己竟然这么的疏忽大意!面前的银发男孩脸上的表情虽然看不太清,但他肢体上的动作却是可以分辨出的,他这哪是什么激动啊,这分明就是在求救!

虽然反应的慢了一点,但好在刘洋的动作够快,在发现异常后他第一时间就朝银发男孩扑了过去,这时候,他才看清银发男孩的脸。

他已经昏过去了一夜……刘洋怔怔的望着抢救室的门口,心中不由得再次浮现出当时的情形……他的脖子……怎么会……变成酱紫色?那不是只有在重度挤压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情况吗?当时的办公室内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刘洋自认没有做这些,难道还能是银发男孩自己掐自己?他想自杀?没理由吧……

到底是谁?他又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会隐身不成?

刘洋想不通,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总是能碰到这样的案子,这样的已经不能算是正常的刑事案件了吧,这有些超乎寻常了,并且已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再像以前那样无畏的追查下去真的就是正确的吗?

我竟然会有这种想法……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