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厨房里的洗菜池旁边,我伸了个懒腰,绞尽脑汁的思考着。其实说白了,楠俊阡还真是问题多得看着都可怜,甜,他又不喜欢,辣,他又不能吃,那我该怎么办好呢?对了,不知道楠俊阡他姐姐楠俊媛喜欢吃什么呢……罢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既然不知道他们喜欢吃什么,那我就只能做我喜欢吃的餐点咯。

打开冰箱,取出我想要的一系列食材,我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兴奋的将最后一盘青椒炒牛肉端上桌,我解开围裙,将有些油腻的手在湿布上抹了抹。

嗯,看样子可以开饭了。

过了一会儿,楠俊阡和楠俊媛,当然还有我,断断续续开始入座,接着,就开始动筷子。

而楠俊阡似乎对今天的菜色很满意。

“嗯,你做的菜很好吃哦。”楠俊阡说着,将一块红烧鱼夹进嘴里,他的脸上似乎第一次展开了笑容,轻轻的对我说道。

坐在左侧的楠俊媛不停的笑着给他夹菜。

“你怎么现在才发现啊?”我有些傲娇的把话回了过去。

“骄傲自满可是会退步落后的,懂?”他的眉突然皱了起来,与刚刚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表情。

“那随便就挑人骨头的人难道就没有错么?”我的心情也不知为何开始不爽。

“你的意思是你就是那个鸡蛋?”

“你,你量词用错了!”我的脸渐渐因为词穷而涨红。

“还是,你‘鸡蛋碰石头‘这部综艺节目看多了?”

“没看过!”我真心想立马结束这次无聊的对话!

“不爱学习!”他倒是越说越起劲。

“你到底吃不吃啊?”我不耐烦的抬起头,斜了他一眼。

楠俊阡若无其事地看了我一眼,慢悠悠的把一块牛肉送入口中:“这不是在吃了吗?你没长眼睛?”

“我看是你没长眼睛吧?本小姐拥有着的这么大两颗眼睛你看不到?”

“那可能就是你有眼无珠呗。再说了,我有说我看不到?”

“那你有说你看到?”我用极为鄙夷的眼神看着楠俊阡。

下一秒,只见楠俊阡的头上猛地飞过一群乌鸦,然后纷纷毫不犹豫的“产”下了一堆小黑点点……

晚饭过后,我穿着一件淡蓝色休闲小外套站在阳台吹风。今晚的星星并不是太多,唯一的看点就只是夜空过于寂寥和美丽。可能是因为它懂得巧妙的避开脆弱的视线,以此来借用欢乐的光来体现悲伤集体般的存在吧。其实,孤寂才是最终的“发电源”。就在我陶醉其中并且沉迷其景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电话铃声居然也不给面子的随之伴奏。只见屏幕上用特殊字体表达出了一个让我察觉不安和万分恐惧的词语——

是老爸打来的电话!

不是前两天才和他嘘寒问暖的通过一次电话吗?我不禁疑惑了,据我所知,他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是不会三天两头让我的手机“滴滴滴滴”响个不停的。除非……是那个多嘴的班主任大叔已经把我下午逃课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去向我老爸告状了?

呜呜呜……不要啊……这不是明晃晃的在打击我易碎的幼小心灵吗?要知道打小凡是老爸打来的电话我都是不敢不接的啊!

默哀了三秒钟,我手指颤抖的按下接听键。

“喂,老,咳,老爸……”我已经做好二百五十万个即将要被臭骂一顿的心理准备了!

“墨伊雪!怎么那么慢才接电话?你这是又去哪里鬼混了?”电话那头突然传来老爸的一阵雄狮怒吼。

“我,我没有啊……”我估计老爸要是再吼一句我估计明天同学们再次见到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市中心的医院躺倒了!

好吓人啊……我本能性地将手机朝离耳朵比较远的地方挪了挪,珍爱生命,珍爱生命啊!

“没有?”从说话的声音来作为判断点,我估计老爸的脸都已经气紫了,“那你今天下午又是和谁去潇洒了?”

“呃……”我不禁因为太过恐惧而倒吸了一口深深的凉气:总不能实打实的和老爸讲我被偶然遇到的一个男生拉回家做了包吃包住的,保姆吧?

我还没有活到那种嫌命长的程度呢!

“很好玩是吧?”老爸忽然让语气里装有的严肃悬在了半空中。

“一点都不好玩……”我小声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它可是含有了百分百的真实性!

“不好玩吗?”这是一句很关心的问句。

“嗯……”我的心一下子也放松了警惕。

“呵呵……”老爸不正常的笑了一下,“——那你还去!”接着又是一阵风一般的怒吼!

吾靠!就是有九百九十九个豹子胆也会被吓破久百九十八个啊!

我捏紧鼻子,伸长了手臂,让那恐怖的声音远离我的耳朵。

呃?半天没有动静,难不成是电话已经挂掉了?

还真的已经结束通话了。

现在的我就像一只刚刚从噩梦里惊醒的小猫似的。

躺在大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打开手机一看,已经临近十点半了。

门口一直亮着的灯光迟迟没有褪去。

起身,我穿好外套,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才发现原来是楠俊阡他房间的灯没有关。

此刻的楠俊阡正抱着一只泰迪熊,默默的展现他可爱而俊逸的睡颜。

行行行,我知道你家有钱,但是也不要因为你个人问题而去浪费地球资源好不好!我一边没好气地想着,一边伸出手把点着的灯“啪”的一声关掉了。

只见原本睡得正香的楠俊阡忽然松开了抱着熊的那一只手,并把那只手举起来,闭着眼睛把那只悬着的手臂胡乱的挥动着。

这是,演哪一出?

我一脸迷茫的把灯又开了起来。

楠俊阡的手臂就在那一瞬间停止晃动,放了下来,并把他身边的那只泰迪熊搂抱得更紧,仿佛那就是他的所有似的。

就这样,我把灯关了又开,开了又关,他的手臂一下子伸起来,又放下去,并且每次都把那只泰迪熊越抱越紧。

请问他这样不累啊?

(作者:请问你这样玩弄人家你不累啊?墨伊雪:你来玩玩看啊?作者:=_=)

最后,灯是开着的。

楠俊阡也因此抱着他那只小布熊越睡越安详。

呃?我没看错吗?楠俊阡,他,居然要抱着熊熊入眠?!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