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也不是故意要去让楠俊阡体验恶作剧的羞怒是什么滋味,那只能是怨他太“耀眼”、太“吸引”人了,让我不得不突发奇想,继而好好的看看他百变无穷的每个气愤的新表情。谁叫我打小就是个好奇心泛滥不停的小女生呢?他遇上我,什么都不能怪,就只能怪他自己太倒霉,拥有一张唯恐天下不乱的嘴就已经很欠扁了,偏偏长得还那么莫名的欠损!

我很清楚现在我要做什么——当然是帮那只装无辜装得特别厉害的自恋狂刷墙壁拖地板咯。虽然我本身的自知之明已经被我修炼到无法理解的程度,但是还是少不了楠俊阡他一个劲儿的催促。

“喂,楠俊阡,你家到底有没有刷墙的白漆啊?”我从楠俊阡他家那偌大的储物间走出来,不耐烦的问。

“这个好像没有。”怎么感觉他的话里有些尴尬的味道。

“没有?那你还叫我来做什么!我看你这分明就是耍人!”

“又不是没耍过。”他若无其事的小声嘀咕道,但还是被我听了个一清二楚。

“你什么意思?要是没有的话那我就先走了,祝你过的'愉快'啊!”我没好气地回话。

“你还真是猪脑子啊!没有不会去买吗?”他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支票。

“你说谁是猪脑子呐?我才不去!”

“那个人远在天边,近在我眼前。”他挑了挑眉。

“啊?你刚刚,说什么来着?被你骂猪脑子的那个人远在天边近在我眼前?那只猪可真是笨到无可救药了哈,自己骂自己,你说是吧?哈?”我半眯着眼,以此来压抑我心中那一股涌动不止的兴奋。

“……”

楠俊阡半天没反应过来。

“啰嗦婆!我叫你去买你就去买!”他使劲把支票塞到我手里。

“郝叶,把她送到购物广场门口,待会再把她和交待她买的东西一同送回来!”楠俊阡对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那个小跟班说。

其实我知道郝叶是楠俊阡贴身的秘书。但我听郝叶说,楠俊阡平常的一些繁琐小事都由他来负责处理。

“哎,那个,郝叶,你们家少爷是不是脑子有些不正常啊?怎么买的苹果都是酸的?”我还是放不下这个疑惑点。

“请不要这么说,”郝叶耐心的解释道,“少爷他从小就不喜欢甜食,以至于到现在都没有尝过甜味。再说了,家里的蔬果什么的平常时也不是他去超市购买。”

“哦。”我随便应了一声,没说什么。不过我还是想不通,甜,是一种多么让人羡慕嫉妒的美味啊!他怎么会去讨厌呢?还是不要去想那么多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刷完墙拖好地之后赶紧走人,我才不想时时刻刻都面对着楠俊阡那张外表俊俏内心狂躁的脸。

拐了个弯之后,我们下了车。

推着购物车我走进了商场,货架上摆放的商品依旧琳琅满目,没有为谁的离开或到来增添什么不一样的东西,郝叶走在我后面。“你确定这种大商场有刷墙用的白漆和管筒?”我看了郝叶一眼,不满的说,还敢跟我狡辩楠俊阡头脑没问题!没问题会来这种地方买他要的那些破东西吗!

“这个……”郝叶突然脸一红,看来他也知道我们的确来错地方了,不过他一下子又转变回来:“我只把你送到这里来,少爷就只吩咐我做这些,其他的,我概不负责。”

“……”真是——有其主必有其奴!

我走着走着顺手拿了一箱牛奶,郝叶却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你拿它做什么?”

“无知!我,我买一箱回去给你们家少爷补补脑子!促进大脑血液循环!怎么?你有意见啊?要不要你也来一箱?”我顺嘴胡说,但是话里也载满非常实在的真理。

“啊啊啊?”郝叶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那个,就多谢你对我们家少爷的关心了!”郝叶笑得还真是超级天真、无比烂漫。

“不谢!”我说完这句话也笑了一下,我一定会好好关心关心你们家那整日养尊处优,不问世事的大少爷的,郝叶,你放心好了。我继续往前走着,突然货架上的一瓶瓶蜂蜜吸引住了我的视线,好久都没有泡蜂蜜水喝了呢,要不买一瓶蜂蜜回去吧,反正也不是花我的钱。

等一下——

我“灵机一动”,手里拿着一瓶完好无损的蜂蜜,如果,如果用它来帮楠俊阡那货的房间洗地板,那效果岂不是会好到比极点还极点吗……

想做就做,管他的呢!我瞎掰了一个“童趣”至极的歪理由来蒙蔽住了郝叶心中的千百个提问点,叫他帮我一起手忙脚乱地从货架上拿下一瓶瓶蜂蜜,装进购物车里。瞬间,整辆购物车被我们毫不犹豫的挤满,货架上也随之空空如也,我不由得一笑而过。

就快要逛到收银台那里了,我不禁有些小小的失落感,虽然买了一车的甜滋滋的蜂蜜,但是又都不是属于我的,到头来都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唉。”我轻轻的叹了口气。望着身旁那一台偌大的冰箱,我的心情说变就变的晴转多云起来,因为我看到了冰箱里几欲的不计其数的摆放着一盒盒果味的奶油蛋糕!天啊,好想尝一块啊……

再等一下,奶油?若用它来装点楠俊阡他房间那面苍白到一点看相的墙的话……

那岂不是一举两得!

既可以趁机填饱自己的小肚子,还可以顺坡下驴的反击那只楠大自恋狂!

哈哈哈哈!墨伊雪,你好聪明啊!

(作者:也好自恋啊!)

于是,我又没话找话的瞎蒙了郝叶那只被楠俊阡感染的猪,两个人喜笑颜开的把许多12寸的果味蛋糕的价钱就这样爽快的算进了购物清单当中我们俩笑盈盈地来到收银台前,当然,某男的笑容还是处于被蒙在鼓里的状态。

最后,郝叶还因为东西太多而叫了辆车送到目的地。

我心里止不住的甜蜜在不断上升,呵呵,楠俊阡,跟我斗,那你就必须要愿斗服输咯。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