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汽车转坐火车,经过了20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国家的首都京城。

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呆立,他的存在与匆忙的人们显得格格不入。

通过手机上网,找到了一个合租房,价钱合理,位置不错,不过说是两个人,但那个人还没来只有他自己居住。

“住的地方是有了,明天该找个工作了”说完脱掉衣服,转身谁去。

找工作说的容易,不过谁愿意找一个,普通高中毕业的。现在在城市里工作最起码也是一个大学生啊。没办法最后只能从快递员,清理工这些底部工作了。

还好,凭着自己的仪表堂堂,轻轻松松的拿下快递员的工作。工资按他的效率来算钱。

一个月的过去了,已经是2月份,这个月工资不错,足足有六千多,虽然杜皓天有几十万的退伍费,但是这也是脱离部队挣到的第一笔钱,准备晚上自己庆祝一下,吃点好的。

送完最后一个快递,看看表才3点多,时间还来得及。找个向阳的地方,点上一根烟,享受着生活的美好。

回想着离开部队的这几个月,自己变化越来越大了,再也没有当初那个如标杆一样的气质,低头看了看自己,怎么看怎么一个小痞子。小痞子就小痞子吧,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我,心里想。

吸完最后一口烟,随手将烟头弹进三米外的垃圾桶。刚要转身离开,就看见一个服务员在撵一个老人,俩人都在说话,不过太远,没有听见。

那是市区里有名的饭店,一顿饭没个几万块下不来。周围已经围着一群人,从来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杜皓天愣是挤进去了。

“糟老头,赶紧哪来的回哪去,别弄脏了地板”服务员门口一站,满脸鄙视的看着面前的老头。

这时杜皓天打量这个老头,大约60岁左右,身高有1.70米,穿的不错,不过是破破烂烂的,虽然很脏但老头很有精神,就听见老头说“兔崽子,不让吃饭是不是,信不信我分分钟砍死你,信不信我分分钟灭你全家”。

周围人听了这话,顿时感到可笑,有几个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中了,你个糟老头子,赶紧走吧,再不走我可动手了,滚,滚,滚”服务员边说边用手退他。

“哎呀”老头好悬没有摔倒。

周围人不愿意了“哎,你怎么大人啊”。

“打人怎么了,不吃饭别在这碍事,再说了就你们有几个人能吃得起的,切”服务员面露不屑。

“一个打工的而已,说白了不还是狗吗?牛气什么”将老人扶好的杜皓天鄙视的看着服务员。

“你个穷屌丝有你什么事,滚开”服务员明显是恼羞成怒了。

“爷今天不走了,爷要进去吃饭,滚开给爷开门”说完扶着老人就要进饭店。

“哎,不让,别在这装大爷,滚开”服务员拦在门口“你俩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啪,啪”两个大耳光删完,服务员当时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杜皓天最看不惯这种狗仗人势的东西。

“你看我和你说了吧,我分分钟砍死你”老人指着趴在地上的服务员说,说完还不忘过去踢一脚。

“我擦”杜皓天满脸黑线啊。周围人也是一阵恶寒啊,这老人真是奇葩啊。

刚一进门,冲过来几个保安。领头的是一25左右的青年人,西服领带一看应该是大堂经理的角色。

“我看你这不是吃饭,是闹事啊?不知道这是谁开的吗?来人给我打”指着杜皓天牛哄哄的说。

“住手”保安刚想动手就听见后面有人说话。

“两位,对不住了,手下的人不懂事,还请不要介意”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

“三叔,你看他们这样,能吃得起饭吗?”青年不服气的说。

也是,杜皓天穿的是一件小棉袄,虽然干净但一看就是地摊货,还戴着耳包,围脖。穿的也是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老人就更不用说了,穿的又脏有破,整得就和捡破烂似的。确实不像能在这里消费得起的人。

“这张卡拿去,我想在这吃个饭还是绰绰有余的”杜皓天拿出卡来交给年轻人。

“呵呵,如有招待不周,还请见谅,两位随我来”中年人领着两人向二楼包房走去。

“两位想吃点什么啊”甜美的服务员对他们两个说。

“要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儿、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还没等杜皓天说话老头先说了。

“噗……卧槽,停,停”一口水没喝完的杜皓天全喷出来了。老头一张嘴杜皓天差点吓死。心想:我这点钱哪够啊!

“我擦,你不让我吃肉,你信不信我分分钟砍死你”老头指着打断话的杜皓天说。

“哎呀,老不死的,你信不信我现在砍死你”杜皓天愤怒的看着老头。

“嗯,我想想,嗯,我信”老头可怜巴巴看着杜皓天“怎么也吃点肉吧!”

“靠”欲哭无泪的杜皓天转头对女服务员说“嗯,有没有什么特色菜”

“嗯,肉类我们这里有烤全羊,烤乳猪……”

“俩都要了”老头坐在椅子上边喝水边说。

“我擦,你个老东西,你能吃完啊”

“吃不完,你们可以打包啊,我看老爷子是真想吃,帅哥您不会在乎这点钱吧”服务员甜甜的说。

美女的效应却是好使,杜皓天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有异性没人性的玩意”

“死老头,你说什么,小爷大出血的请你吃顿饭,别在那挑三拣四的”有对服务员说“在加六个硬菜,两瓶茅台”

“好的,请您稍等”服务员甜甜的一笑,马上就离开。

“我告诉你,小爷是大发善心请你吃顿饭,别不知好歹啊”坐在椅子杜皓天训斥着老头。不是杜皓天不尊老爱幼,相反他特敬重老人,不过眼前这个老东西怎么看都不值得敬重。

“哎呀,不就是吃你一顿饭吗,以后补偿你,多大个事啊”老头鄙视的看着杜皓天。

大酒店就是不一样,菜很快就上来了,俩人一个个跟饿死鬼似的,一阵风卷残云,八个菜**光。

杜皓天看着老头心里一阵阵惊讶,要说他能吃得下,是因为有强壮的体魄,体能消耗大,而且在部队也有过类似身体储存食物的训练,更重要的是身体要好,这老头怎么也能吃这么多,最后在心里下了个定论:这老头子不简单。

服务员进屋时,俩人都吃得差不多了,那是尸横遍野啊,满地的骨头,碎肉,还有菜汤,特别是那个老头,满身都是油,俩人吃的直打饱嗝。用他俩的话说,没把房子点了算他们有福,整个一包房像是被他两糟蹋过得小姑娘,一片狼藉。

“两位吃好了吗?”服务员怯生生的问。

“嗯,好了,一共是七万八千六”说完服务员还不忘甜甜的笑一下。

“多少?”杜皓天不相信的大喊。

“先生,一共是七万八千六,这是你的卡”服务员说完把卡递给了杜皓天。

“我擦”杜皓天卡里一共也就不到十万,有些退伍费回家时就给了他父母,这顿饭好悬要了他小命,失魂落魄的接过银行卡。回过头喊到“走了,你个老东西,我的钱啊”

“哦”老头看出来杜皓天很不高兴,乖乖的跟着走了。

“你走吧,今天算小爷倒霉”杜皓天心疼的说。自己的卡里就剩十万块钱了,剩下的退伍费全部给了父母,自己一个月都不舍的花钱,一顿饭差点没把裤衩当了。

“哎呀,小兄弟,不就是那点钱吗,别伤心,以后我给你”老头牛哄哄的拍了拍胸脯。

“就你”鄙视的看了看老头,没有在意他说的话转身要离开。

“呜呜呜,呜呜我不活了我”老头看杜皓天要走,坐在地上就开始哭。

“你哭什么哭,我还没有走呢,你快起来周围人都看着呢,你倒是起来啊”迎着周围杀人的眼神将老头服了起来。

“呜呜,你看我孤苦伶仃,你不要我了我只能死了我,你让我死了得了”老头转身哭的时候偷偷粘了点吐沫抹在在眼角。

“哎呀,你可行了,别叫唤了,别嚎了走吧跟我走吧”杜皓天无奈的说。“你呀,也就是遇到我”杜皓天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对老人有一种特亲切的感觉,虽然老人与他无亲无故,但把老人一个人扔在大街上,他还真不忍心。

俩人来到杜皓天租的房子。是双人合租,不过那个合租的室友一直没有来。

“来来来,去里面洗洗,哎呀卧槽,你别乱蹭,快过来”看老头要坐沙发,连忙把他叫过来。

老头洗澡的时候,杜皓天天把床铺简单的收拾一下,让老头子睡他的床,他睡在沙发上。

“来,老爷子过来说说话”坐在沙发上把洗完澡的老头叫过来。老头刚出来更加坚定杜皓天的猜测,老头一身精肉,竟然还有六块腹肌,浑身伤疤不见得比他这个特种兵少。这已经充分的勾起杜皓天的好奇心,这一定是充满神奇色彩的老头。

“啥时啊,赶紧说,累一天了该睡觉了”老头整个就一老痞子。

“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在哪,你知不知道亲人的联系方式”杜皓天对老头的行为已经无视。

“我叫什么名字”老头子疑惑的反问“哎,你告诉我我叫什么名字,我是谁啊”

满头黑线,这要是真失忆可真不好办。

“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老头蹲在地上,从刚开始的喃喃自语,到最后变成歇斯底里。

“怎么了,你怎么了”

“快,告诉我,告诉我我是谁,我头疼,我的头好疼,啊,啊,啊”豆大的汗珠已经布满老头沧桑的面孔。

“啪”看着无比痛苦的老头杜皓天一记手刀将其打晕。

“呼,死老头真有劲,他妈的到底是干啥的,这老头怎么这么奇葩,还失忆了这可怎么办”看着晕倒的老头杜皓天感到头疼。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