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野狗,在哪呢老子完事了,找个地方喝酒,好,不归夜酒吧,等我马上到”挂断苏家童的电话,打车来到了“不归夜”酒吧。

“找人”进门对酒吧的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长得不错,要是以前肯定调戏一下,现在没心情,不过也只是调戏,要是真来,他可没胆子,处男啊,啊,啊!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找到了苏家童的包间,推门一看,“嚯”除了苏家童还有两个大美女,不过一看浓妆妖艳,一看就知道是出来“卖”的,不过长得确实不错,啧啧,心里想这说。

“操,才来,怎么样第一天回来给你介绍个美女,别说兄弟不够意思啊!我告诉你,咱们以前连队的那个铁柱,来了以后都不愿意回去了,哈哈”苏家童淫笑道。

“你小子,我看你这货早都空了,行了,今天没心情,你们两个出去吧,就咱哥俩喝酒”颓废的挥了挥手,示意两个小姐出去。

“不是,怎么了,什么事不高兴啊”等着两个小姐走后苏家童问道。

“没事,心情不好,今天就是喝酒,过去的就过去了,就别再提了”战友的牺牲,恋人的离去让他的心情失落到极点,现在他只想喝酒,醉过之后曾经只是曾经,只不过能不能忘只有他自己知道。

“行,今天就咱哥俩,不醉不归”苏家童知道,杜皓天不想说的他就绝不会说,一定有他的难言之隐,他太用感情,对于兄弟有些话确实说不出口。

俩人一开始用杯喝,后来用瓶,后来又嫌口小,喊来服务员拿来两个大碗,差点没给服务员吓着,上炖菜的大碗两人你一碗,我一碗喝得跟水似的。她哪知道用碗,他们以前都是用盆喝的。部队三大宝,脸盆,背包绳,牙缸。最后两人喝了20多瓶,苏家童不行了,喝得说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我操,你……他妈,他妈喝酒不走肾啊!走肾啊”趴桌子底下就没动静了。

将剩下的半瓶喝完,晃晃荡荡的杜皓天,把苏家童直接扛起来,对扛起来,打了酒隔,走出了门外。这一出来所有都看他俩,不是吓人,是雷人,扛着苏家童跟玩似的。野狗这会成死狗了,不停从嘴里漏水。我擦,这要是让野狗知道杜皓天这么对自己,打死也不和他喝酒了,太粗暴了。

“你好,美女我问下,哪里有宾馆啊,我这哥们喝多了,我不认识路”杜皓天迷着眼睛走到吧台对服务员说道。

“哦,哦,我们这里就有住房,那个童哥已经开完房了,就在三楼,要不我这就领你们去”换过神来的服务员连忙说道。

“童哥,童哥谁,我认识吗,哦,你说的是他吧?”用空着的手指了指肩膀上的苏家童。

“嗯”服务员点了点头。

“操,混的不错,都成童哥了,你看看他那样,跟条死狗似的”鄙视的看了看肩膀上苏家童,一开始跟他比比划划非把他喝桌子底下去,自己倒先钻进去了。

“噗”服务员忍不住笑了笑,她可不敢大声笑出来,要是第二天让苏家童知道了,以后可没她好果子吃。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三楼的房间,服务员又领着他俩来到卧室。杜皓天可算是看到床了,直接把苏家童扔床上了。

“操,这小子分量不轻啊”

“呕,呕”这一折腾,苏家童了经受不住了,翻身就吐。

服务员赶紧跑过去伺候。

“你再给我开一个房间,但是钱找他”指了指不省人事的苏家童。

“好的,请您跟我来”看着苏家童不再吐了,服务员转身礼貌的说道。

跟着服务员来到了隔壁,打发服务员去伺候苏家童,简单的洗洗,直接躺倒了床上。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战友的牺牲,听龙头说是中了生化武器,当场报销的。有生化武器这是什么任务。恋人的离开让他不得不对自己的人生从新规划,原本想着退伍后,凭着高额的退伍抚恤金,和陈冰开一家店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如今他对这个曾经无比留恋的开城县却十分厌恶。迷迷糊糊的只想到了离开,就睡入梦乡。

第二天。

“啊”一声尖叫将沉睡的杜皓天惊醒。

醒后的第一感觉竟然是身底下压个人。自己的右手掐着这个人的脖子,只要自己一用力就可以将其轻松掐死。他非常喜欢这种将他人的生命掌控的感觉,十分美妙。仔细一看原来是昨天领他到客房的服务员,昨晚没什么心情也怎么注意看,如此零距离的观察他发现服务员是一个20岁左右的姑娘,皮肤很好,长得很清纯。至少长得比昨晚那两个要好看的多,心里想到。

姑娘已经吓坏了,出了那一声尖叫,现在都不敢动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

“喂,问你话呢,怎么进来的”看着第一声没有回答,接着又说了一声,不过分贝提高很多。

“我,我想过来叫你起床,但敲门你没回答,所以我就想进来看看你怎么样,没想到,没想到我刚一碰你,你就把我按床了”说完眼泪就开始在眼睛里打转。

“你能不能先把手拿开”两行清泪从脸颊悄无声息的滑落。

看到她一哭杜皓天可慌神了,连忙拿开掐在脖子上的右手。

“还有一个呢”姑娘委屈的说。

还有一个呢,往下一看,膝盖将她的两只手臂压住,左手却因为没地方放,竟然放在了高耸的小山峰上……

“呃,实在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赶紧从身上起来,满脸歉意的说。

“没事,没事刚才就是把我吓着了”连忙用手擦干流出的泪水,“我是叫你起床,那你起来,我下去了”

“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没事了,就是刚才太突然了,把我吓着了,现在好了好了”换过神来孙星才仔细的大量面前的人。

185的身高,**着上身,浑身肌肉棱角分明,吓人的是身上一道道的伤疤,看得她是面红耳赤。

光想着道歉的杜皓天忘记自己还没穿衣服,刚想着穿上,心里想着:反正都看到了,爱看就看吧,掩饰反而显得更加尴尬。

“那个,我先下去了,童哥刚打过电话,说车给你准备好了,他今天起不来了”说完慌乱的离开。

等她走后,杜皓天从窗外看去,川流不息的车辆,人群。想到日后也是如此这般,为了生计日夜奔波,不经发出一阵苦笑,如果陈冰没有离开,也许他会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但如今,他却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毕竟自己才22岁。

“人不是常说,与天斗其乐无穷嘛!我就斗它一斗”战意滔天,如果曾经与人战斗,那么他是地狱恶鬼,如今他要与天斗,他就是属于他自己的战神。贼老天,你不就是让小爷受了点伤嘛,小爷照样敢与斗一斗,我命由我不由天,抬头望向天空,不禁在心里呐喊。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