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后。

鬼影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到的是白花花的顶棚,又看看盖在身上的白色被子,才明白自己原来在医院里,他只记得为了狂虎挡了几枪,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醒了”从门口进来一个护士。

高挑的身材,特别是胸前高耸的玉峰,粉红色的护士服略有包裹不住的趋势,洁白的双腿踩着白色的凉鞋。“啪,啪”每一次落地都是对鬼影这个纯洁的孩子不小的诱惑。

“这里是……”边说边要起来。

“别动,你现在还动不了,你需要好好的修养”面对眼前的战斗英雄,冯芸芸可是十分仰慕,每当替这位战斗英雄擦拭身体时,都会莫名奇妙的面红耳赤,哪怕是面对昏迷不醒的他。

“这里是军区总院,你是半个月前被送来的,当时送你过来的战友里,有一个又黑又高又壮的人,一来到医院就大喊大叫,可把我们吓坏了,幸好后来又来了一位上校,才把他震住,呼……”说完还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看样子还真把她吓坏了。

由于夏天,本来穿的就少,她这么一拍,顿时显得双峰又大了不少。

这让未经人事的鬼影立刻有了反应,不好意思的向窗外望去。

冯芸芸正纳闷这位战斗英雄怎么看都不看自己,难道是自己长得不好看。

“怎么可能是吗!不许对战斗英雄乱加评价”冯芸芸立刻在心里把自己的想法否决掉了。

“来,我们的大英雄让我给你擦擦身子”冯芸芸对鬼影甜甜的说。

“什么?”这句话差点没让鬼影蹦起来,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给他擦身子,太难为情了,要是让那几个家伙知道,不得笑掉大牙啊,特别是蛇牙,一夜之间他能让基地的人都知道。

“不行,不行”鬼影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似得。

“怎么了,你昏迷的半个月都是我给你在擦啊,有什么不妥嘛?”冯芸芸疑惑的问。

这句话当时让鬼影差点没背过气去。

他是个农村孩子,18岁高中刚刚毕业就参军入伍,在家时就只和“她”牵过手而已。参军后更是忙于训练,第一年就在全军侦查兵大比武中得了个全能第一名,立了个二等功。第二年被军区首长点名提干,两年军校除了艰难的刻苦训练,还有像山一样的理论知识、作战知识、指挥知识……等各种知识,学校刚刚毕业,就分配到A军区特种作战团,第四年经历大小小无数的战斗,让年仅22岁的他在生死线上摸爬滚打,军队的顶级心理医生给他做过测试,他现在的思维方式整整比实际年龄大了6岁。

他因此被基地称为天才,没有一个会小看这个最年轻的战斗指挥官。

可就是面对异性时的心理年龄仅仅才17岁,被称为天才的鬼影也有窘迫的时候。

“美女,能不能不擦?”怯怯的问了一句。

“不能,必须擦”迎接的也是美女斩钉截铁的回答。

“来,我给你擦擦”

“我不要,我不要”鬼影用双手抓紧被子。

“哎呀,看把你吓得,我还能吃了你啊”冯芸芸白了鬼影一眼。

“不要,我不要”一个杀神,可以在战场上叱咤风云,但面对一个给他擦身体的护士,竟然能够说出“不要,不要”如果被他杀死的那些人地下有知的话,一定会再死一次。

“好吧,那现在不擦了,等会给你打针麻药,然后在给你擦”冯芸芸肯定的点了点头。

鬼影满头黑线啊!妖孽,一个美女竟然非要给一个男人不男孩擦身子,什么世道。

“大英雄,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冯芸芸”对着她心目中的大英雄甜甜的说。

“我的真名叫杜皓天”

“你多大?”

“22”

“你知不知道我多大?”

“不知道”

“我也22了,我们同岁,呵呵”

…………

“哎呀,完了我忘了”冯芸芸一拍脑袋打声说。

“怎么了”迷迷糊糊的杜皓天快要睡着时突然听到冯芸芸的一声大喊,差点没吓尿了。

“张医生让我在你醒时告诉他一声,我给忘了”冯芸芸自责的表情让杜皓天一阵阵蛋疼。

“那你怎么还不快去……”杜皓天一阵无语。

“哦、哦,那我去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杜皓天满脸黑线,总感觉这个美女护士还真不是一般的“可爱”!

过了一会来了一个医生,大约50岁左右,来到病房,检查了杜皓天的伤势,又问了感觉如何,之后安慰安慰就走了。

虽然已经不再剧烈疼痛,但还是能在翻身时感到腰部隐隐作痛。

后来就他一个人迷迷糊糊的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三天后。

杜皓天趴在病床上正无聊的看着杂志。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抬头一看,上校的军衔在夏常服上闪闪发光,不用看脸也知道是中队长雷剑辉。魁梧的身材,逼人的气势,特别是右臂上一道30厘米长的伤疤,据说是年轻时与敌人战斗时被敌人的匕首所割伤,差点没因为失血过多而为国捐躯。这也是雷大队长的显著标志。

“报告队长,中尉杜皓天有伤,就不起来了!”对于这个十分威严的队长,杜皓天并不惧怕,相反到多次激起他挑战权威的热血。主要是训练是雷剑辉太能折磨人了,他的这个“鬼影”这个代号也是因为他的地狱训练从而得名,意思为从地狱走出的一个鬼影。

“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狡狐”指定的位置,前后共出动6支特战队,全是无功而返,这次干的不错,长脸了。”雷剑辉对杜皓天的无礼视而不见微笑的说。

“切,小菜一碟”杜皓天不屑的说道。

“我是怎么回来的,灰熊、土狗怎么样了?”问到他的队友才抬起头看着他的这个中队长。

“在敌人老巢的后面一个大山里,幸好有一架直升飞机,要不然你们能不能回来还是个问题,是狡狐送你们回来的,其他人已经没什么大碍,好在灰熊体型庞大,三发子弹都没有伤到骨头”站在床前的雷剑辉心有余悸的说。

“呼”听到队友没事,杜皓天心中的大石头也落了下来。

“我来只是告诉你,大队长马上过来看你,而且只有一分钟了”雷剑辉抬手看了看戴在手上的表,有点幸灾乐祸。

“靠,老雷子,你她妈阴我”趴在床上的杜皓天愤怒的指着雷剑辉。

他就是他们的大队长一手提拔上来的,对大队长除了尊重就是尊重,他在心里已经把大队长当作自己的父亲看待。知道大队长要来看他,心里多少有了一些慌乱。特别是屋子还没收拾呢。

“哧”本来想起来的他,他一乱动,后腰顿时疼的他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样,你没事吧?”站在一旁的雷剑辉看着杜皓天笑呵呵的说。

“雷哥,帮帮忙吧!”看来自己实在是动不了了只能借助雷东辉的手了,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你小子不是挺厉害的吗?你可是鬼影呢!”雷剑辉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动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他知道大队长在杜皓天心里的位置有多重。

“谢谢,雷队长了,嘿嘿”看着忙东忙西的雷剑辉,杜皓天嘿嘿直笑。

在解放军里除了行政上下级关系,他们更深的感情叫做“战友”。

“敬礼”刚刚收拾完毕的雷东辉听到又有开门进来,想都没想立刻回身喊出“敬礼”在他的意识里只有这个久经沙场的金大队长能够在无形之中给他压力。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杜皓天同样伸出右手敬出一个标准的军礼。

“小子,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好点吗?”看着病床上不能动的“鬼影”金龙是一阵阵心疼与惋惜,他可是他最年轻,最勇猛,最厉害的战斗指挥军官。

“报告大队长同志,好多了”杜皓天笑呵呵的说。

“别嬉皮笑脸的,好好说”金龙还没来得急说话,雷剑辉就先训上杜皓天了。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当官当久了,我看你快回炉了,哼”金龙老不乐意的看了看雷剑辉,把雷剑辉吓到没有再说话了。

虽然现在是中校,但只要大队长一句话,还是得到下面摸爬滚打一段时间了,训练提纲可是他提出来的,有多么“地狱”他最清楚。也不怪手底下的战士恨他,但迫于他的淫威都是敢怒不敢言,只有杜皓天这个地狱来的“鬼影”敢予以抵抗。

“你就在这里好好养伤,现在你的“天戟队”暂时由副队长老黑带领,他们都很想来看你”金龙微笑的对杜皓天说道。

“是,谢谢大队长关心”面对这个疼他的大队长不知为何心里再多的话也难以启齿。他想:也许男人间的感情是不需要表达的,特别是军人。

简单的聊了两句,金龙与雷剑辉两人一起离开。

“大队长,小天以后………”说到一半雷剑辉看着眼前的大队长。

金龙没有说话慢慢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雷剑辉看到这个50岁的男人在转身时两只眼睛红红的,杜皓天是他半辈子里带出最好的兵,虽然他雷剑辉是杜皓天的直接领导,但他除了训练就是训练,为了让他们在战场上活的几率大一些,他是拼了命的训练他们,就是把他们在训练场上练废,也不愿意让他们在战场上战死。但教杜皓天做人的却是这个大队长,大队长说杜皓天的样子就是他年轻时的样子。可金龙的希望从此已经破灭。

“他妈的”坚强如一把钢枪的汉子爆了句粗话,擦擦眼角的泪水,迈步走出医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