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大鼎震动,散发出阵阵宝光,温伊被封在里面一个多时辰了,鼎盖不时被震开,金色浆液溅起,浓郁的香气让人迷醉。

    隐约间,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不断撞击大鼎,那种声音如此真实,惊的石村众人阵阵头皮发麻。

    鼎盖剧烈抖动,看的人心惊胆战,村人几次想上前将其盖严,但都被族长落夏阻止了,这是鼎内的药力,是精华所在,就是要如此熬炼,不容惊扰。

    香气越来越浓,黑鼎厚重,不断有神辉洒落,从鼎盖的缝隙中冲出,温岚在里面沉沉浮浮,闭着双目,接受洗礼。

    “当”、“当”……

    大鼎里不断发出声响,撞击黑鼎。

    众人变色,就是落夏也很紧张,瞪圆了眼睛,密切关注大鼎内的天地法则——也就是上古时代传承下来的神性碎片。

    “这样下去不妙啊,它会不会闯出来,族长真的不让我们干预吗?”温岚问道。

    落夏一脸凝重,道:“药鼎已封,如果随便去动,可能会让药性精华炸开,消散在这天地间。”

    “呀,不好,它开始攻击温伊了。”一群娃子中的六弟惊叫了起来。

    所有人都心中一紧,那道法则光辉更炫目了,喷云吐雾,发出阵阵雷鸣声,冲向温伊。

    “别紧张,这只是神性碎片,没有真正的想要伤害温伊。”落夏道。

    温伊神相庄严,一动不动,血肉在发光,他沉浸在一种奇异的境地,不管不顾,像是与外界隔绝了,淬炼包裹自己的神性光辉。炼法铭于血肉中,熔成霞光,化成神曦,每一滴血液都是一个法铭,都为一个永恒神炉,发出无量光,滋养己身。

    这一刻,他浑身毛孔舒张,每一滴血都成为了一道神性,吞吐神辉,内部像

是盘坐一个又一个神明。

    他浑身喷薄神辉,光点一粒又一粒,密密麻麻,像是有无数的神明在吟唱,在诵经,在发光,照耀青天。

    那道天地法则冲过来,被无数的光点引导,化成一缕又一缕光辉,被那一粒又一粒光点净化,熔炼自身内。

    “这种异象好神秘!”村人发呆,但紧张的心绪倒也缓解了不少。

    “钲――”

    法则挣扎,法铭反抗更剧烈了,自温伊那里躲开,疯狂撞击黑色的大鼎,发出阵阵轰鸣声,让人胆颤,怕此鼎突然碎掉。

    到了最后,金色法则越来越凶,撞的黑鼎轰鸣,不断抖动,可也就是这时此鼎亦发生了变化,上面的符文闪烁,幻化成法铭,闪耀着金霞。

 天地法则愤怒,冲击的更猛烈了,然而此鼎却也越发古朴,有一种神秘气息散发,鼎壁上的符文先后亮起,如同在自燃般。

    各种凶禽与猛兽的咆哮声传出,虽然很模糊,但却真的不是幻觉。且这个时候,鼎壁渐渐透亮,开始炼化里面的金色浆液。

    天地法则,怒啸震的人耳膜生疼,本是神性虚体,但现在声音却真实在村中回荡,令人生畏。它在进行最后一搏,人立而起,喷吐电芒,仿佛真的要将鼎壁击穿般。

    “祖传下来的这件大器,似乎真的是一座了不得的宝鼎!”族长落夏震撼,不曾想到平日间所用的这口不起眼的黑鼎竟这般神异。

    同一时间,金色浆液中的温伊浑身的光点更多了,密密麻麻,像是成片的神明浮现,盘坐在那里诵经,与此鼎共鸣。

    天地法则平静下来了,不断的悼念,而后被瓦解,黑鼎将其炼化成一道道金色的神性光束,没入鼎内的金色浆液中。

    最终,一切都平静了下来,鼎盖严丝合缝,将药鼎密封,外界再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好了,终于封鼎,不出意外的话温伊会成功的!”落夏说道,非常激动。

    “族长这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温岚问道。

    “说不好,洗礼的时间跨度很大,从一天到十天不等。”落夏皱眉道。

    “什么?”众人发呆,难怪族长让他们劈雷劫木,准备了很多这种木柴。

    整整一天一液,金色浆汁都在沸腾,不曾干涸,温伊在里面沉沉浮浮,浑身赤红,像是要滴出血来了一般,金色的汁液不断自毛孔进入其体内,而后又带出一些浊物,反复洗礼。

    这是一个可怕的过程,非常的霸烈,一般的孩子怎能承受,会被活活痛死!

    金色浆液可不是简单冲洗,而是闯入体内,疯狂冲击,好比裂骨与绞肉一般,斩断筋脉是常有的事。

   温伊咬紧牙关,一动不动,引金色浆液洗礼肉身,自外而内,通体发光,虽然剧痛,但是却感觉精神越发饱满了。

    神性光辉,霸道地冲击而过,让其脏腑近乎裂开,但是最后又都滋养好了,有了一种晶莹的光泽。至于骨头近乎崩断,最终也都被修复,更加凝实,莹白而璀璨。且,不仅肉身得到洗礼,神性的力量亦滋养了精神。

    整整一天一夜,温伊经历了一次难以想象的蜕变!

    当清晨来临时,他睁开了眼睛,喊道:“爷爷,汁液快干了。”

    “成了!”落夏大喜,让人揭开鼎盖,只见温伊浑身剔透,毛孔喷薄光辉。村人都惊讶,不用想也知道,温伊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落夏将赤红如霞光的宝角所蕴含的太古真血引了出来,又将那璧内的黑色液体放出,倒进鼎中。

    里面的温伊也是如此,体内光点无尽,骨头与脏腑律动,如一曲铿锵神音,散发宝辉,与黑色的大鼎共鸣。

    人与鼎都很璀璨,发出各种符文与道音,这里云蒸霞蔚,流光溢彩,一片灿烂。

    这个过程持续了两天两夜,最终一切都平静了下来,鼎盖被撞开,温伊一跃二十几米高,冲上高天。

    “糊了,糊了!”他不断揉着屁股,浑身漆黑,只有一双大眼睛骨碌碌,非常的灵动,其余各处跟涂了炭一般,像是一只皮猴子。

    村人都发呆,刚才温伊可是撞击开沉重的鼎盖,带着它一起跃上高天的,竟然蹦起这么高,那可是二十几米啊。

   族长落夏哈哈大笑,他知道成了,温伊功行圆满,他稍微平静后,喝道:“快,撤掉鼎下的火,赶紧加水,那剩下的药根依然是稀罕的灵药!”

    温伊落在了地上,一群娃子围了上来,对他又捏又摸,全都调笑,也有人打来清水,帮他冲洗。

    人们吃惊的发现,他脱下了一层老皮,黑色的焦皮剥落后,露出一具洁白晶莹的小小躯体,流动宝光。

    “哇哦,温伊你属蚕的吗,怎么脱下这么厚一层皮?”一群孩子大呼小叫。还有几个小丫头也挤进人群,看着他透亮而有光泽身体,羡慕不已。

    温伊大窘,赶紧夺来一件衣服,套在了身上,引发众人哄笑。

    “孩子,让我们看一看你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一位族老说道。

    温岚等人大步走来,分别伸出一只只蒲扇大手,上下摸索,全都啧啧称奇,觉得感觉像是在摸一块温玉。

    温伊小脸红扑扑,这帮大人居然还是将他当成了刚出生时的娃娃,他使劲抗争,用力一推,将乐斗推的翻倒在地。

    一群大人哈哈大笑,而乐斗则是吃惊,道:“你们别笑,这的力量实在惊人!”

    要知道,他双臂一晃可是有五六千斤的力气,居然差点被一个不到四岁的娃娃推翻,这怎不令他震动。

    “来,温伊过来举鼎,试试你的肉身有多强。”族长落夏说道。

    “好呀!”温伊如蒙大赦,迅速摆脱了一群嘻嘻哈哈,在他身上四处乱摸的壮汉,跑到了一边。

    “起!”

    温伊从千斤铜鼎举起,一路猛进,而后竟然举起了重达五千斤的黑金鼎,石村一群人全部石化。

    要知道,温伊过去很神异,能举起千斤铜鼎就已经十分惊人了,现在居然一口气举起了五千。斤的黑金鼎,震的一群人发呆,说不出话来。

    “这还不是他的底线,再来!”族长落夏颤抖,可想而知激动到了什么程度。

    “轰”

    最后一次举鼎,问下将族中最沉重的大鼎举过头顶,那是一口八千斤重的铭纹鼎。

    一群人全都震惊了,这个年龄,这种神力,从来就没有听到过。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