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高伟眼神瞟向管家所在的方向,很明显是让管家解释,而管家正想巴结高伟呢,这个好机会是不会放过的,于是站出来替高伟解释道“三小姐,大人自然就是三小姐的父亲,而属下也可以证明高侍卫此言不虚,因为属下已经收到大人的来信了。”

“哦,原来管家收到父亲大人的消息了,那缘何本小姐不知道呢?管家可以解释下吗?”黎昕舞换了个姿势说道,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可就是那淡淡的微笑让管家猜不准黎昕舞的想法。

到此时也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管家作出一副忠心为主的表情“属下是昨天晚上才收到来信的,因为晚上三小姐已经歇息了,所以属下就没有惊扰三小姐的休息,还望三小姐明见。”管家说着就跪在了地上,他虽然不知道大人为什么突然会接黎昕舞回家,但是此时他还不能惹怒黎昕舞,于是只得忍气吞声,总有一天他会让黎昕舞知道惹怒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原来如此啊,既然管家证明了高侍卫的清白,那本小姐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是不知父亲大人突然召本小姐回去有何要事,还望高侍卫解惑?”黎昕舞笑眯眯的看着高伟,脸上满是天真的不解。

高伟虽然厌恶黎昕舞,可是大人交代的事情是必须要完成的,于是耐着性子解释道“属下也不是很清楚,至于原因等三小姐到了大人会亲自告诉三小姐的。”

黎昕舞早就猜到高伟不会告诉自己的,于是撇撇嘴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高侍卫说完了吧,说完了本小姐要去吃饭了,没功夫陪你个下人在这儿耗,要知道时间就是金钱啊!”说完也不管高伟的脸色直接站起来就准备向大厅外面走去。

“三小姐,属下是来带你回京都的,还是说三小姐想违背大人的命令不想回去?”高伟眼神犀利地看向与他平视的少女。

黎昕舞眨了眨眼睛很是无辜地说道“本小姐没有说不回去啊,高侍卫你可不能看我不受宠就这样污蔑我啊,小心本小姐告诉父亲大人哦!”

高伟简直想一口血喷死眼前的这个少女,什么叫污蔑?什么叫颠倒黑白?这就是啊!不过作为大人的心腹他是不会让这种情况出现的,于是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一点“属下不是这种意思,属下只是想问问三小姐准备什么时候回去,也好让属下有个准备。”

黎昕舞再次眨了眨眼问道“父亲大人没有安排回去的时间吗?”

“大人的意思是最好明天就启程回京都,要是三小姐舍不得这里想在这里再多住几天想必大人也不会有说什么。”高伟见黎昕舞不再提刚才污蔑的事情,便平静地回答道,同时心中确定了黎昕舞跟情报上写的有点儿不一样,不过就光凭这一点儿在京都是不会有啥作为的,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想到此便轻哼了声,鄙视之情不言而喻。

“不是本小姐说你啊,高侍卫,既然父亲大人派你来接本小姐又告诉你具体时间,你就应该按着父亲大人的安排来,怎么可以随意更改时间呢,这样回去父亲大人会不高兴的,那到时父亲大人责怪的不就是高侍卫你了,你怎么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再说了,本小姐怎么会在这里多住几天呢,本小姐早就巴不得离开这个鬼地方呢。”说着很是不屑高傲地看着高伟说道“要不是本小姐提醒,你回去就得受罚了,本小姐也不用你答谢就当做好事了。梅香,走,随本小姐吃饭去。”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大厅,也不管脸上铁青的高伟和一脸愕然的管家。

“高侍卫,三小姐性格使然,一直都是这样的,还请高侍卫不要恼怒。”管家见黎昕舞走出大厅便上前几步解释道,不过这背后的意思就明晃晃的说黎昕舞的不是了。

高伟虽然愤恨黎昕舞但是他深知现在黎昕舞不能在自己手里出任何状况,不过到了京都就有人找她麻烦了,到时自己坐着就可以看她出丑了,他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而那一天必不会太远,想到此处的高伟脸色平静下来,转身对着一脸献媚的管家吩咐道“把三小姐的东西收拾下,明天一早就出发回京都,要是耽误了大人安排的时间咱们可没有好果子吃。”

“是,属下这就去吩咐下人收拾三小姐的东西,一定不会耽误明天的行程,属下先领着高侍卫回房休息吧。”管家对高伟这命令的语气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反而还很恭敬的说道。

高伟挥挥手说道“不用了,让人带我过去即可,管家还是抓紧收拾三小姐的东西的吧,可别把三小姐的东西给落下了,三小姐以后可就不回来了。”

管家听到高伟的拒绝后脸上的表情一顿,接着就像没事人一样抬手招来一个丫鬟,吩咐道“这是京都来的高侍卫,你今天的任务就是陪高侍卫,现在你领着高侍卫回房休息吧。”这话说的很有深意,经常混风月场所的高伟自然听出其中深意了,毫不吝啬的给了管家一个“识趣”的眼神,然后就让丫鬟领着往自己的院里走去了。

留在大厅的管家见高伟走远了,脸色突然变得有点狰狞,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然后低声咕哝了句什么就朝门外的侍卫吩咐道“来人吩咐下去,把所有有关三小姐的东西都收拾好,明天一早三小姐就要去京都了,落下一件东西你们就拿性命来抵押吧。”

“是,管家,小的这就告诉其他人。”门口的侍卫迅速的应声道,然后一溜烟的跑走了。

“呵,真不愧是心机高深的贵妃啊!不过这次本王不会再让你得逞了,而本王的王妃黎昕舞,只要你乖乖的不触犯到本王的底线,本王可以保你一世无忧就权当还你上一世的薄命。”在京都的某个院里,一道人影悠闲的坐在那里望着天上的明月喃喃自语道。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