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小姐,管家已经在外面等了半个时辰了。”梅香小步跑进黎昕舞的房间,语气中带着一点儿幸灾乐祸的意味。

黎昕舞身子外靠在床头,带着刚睡醒的慵懒说道“本小姐知道了,出去告诉管家,让他再等本小姐半个小时,本小姐要沐浴更衣外加吃早饭,对了,告诉厨房那群人粥里的肉粒要再小些,本小姐是喝肉粥又不是吃肉块。”

“梅香晓得了,梅香这就去,还请小姐稍等一会儿,梅香去去就来伺候小姐沐浴更衣”梅香尽职尽责的说道,然后又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望着梅香的背影黎昕舞好笑的摇了下头,怎么就不听她把话说完呢,沐浴更衣只是对外人如此说而已,可是小妮子跑的太快以至于没有听全。虽说到这里已经好几天了,但是对于穿衣服这件事情,她还真没有自己穿过,算了,今天就自己学着穿吧,总不能一直依赖别人啊,想着便开始行动起来。

梅香出门就看到管家那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于是稍微收敛了下走到管家面前平静地传达着黎昕舞的话语“王管家久等了,小姐现在刚睡醒正在梳洗,还请王管家再等一会儿,梅香先行告退。”

管家看着梅香向小厨房走去的身影,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于是大声斥责道“大胆,你一个丫鬟就是这么跟我这个管家说话的吗?三小姐怎么会教出你这么不知礼数没有教养的丫鬟来,来人拿下她,送去让嬷嬷好好调教调教。”管家望着紧闭的房门得意的笑了,治不了你还治不了你的丫鬟吗,姜是越老越辣。

梅香只是一个弱小女子,面对眼前的两个壮丁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可是她又不甘心这样被带走,要是这样被带走那受连累的肯定是小姐,所以梅香明知反抗不了但还是用力的挣扎着,并朝管家说道“敢问管家,梅香刚才那番话有何不妥,要让管家如此对待梅香,梅香知道管家看不惯梅香,还请管家说出来梅香一定会改……”不得不说,在这几天的调教下梅香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变。

不待管家开口辩解黎昕舞的房门便“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了,然后一身素衣罗裙长发微微笼在背后就这么出现在众人面前,看着被侍卫压制住的梅香皱着眉头语气恼怒地呵斥道“没有本小姐的命令就闯入本小姐的闺院,还私自扣押本小姐的侍女,是想造反还是要干啥啊?还请你们告知本小姐下,也让本小姐提前做好换人的准备,四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还是好找的。”说完,便双手抱胸静待着他们的回答,至于站在一旁的管家被黎昕舞给直接无视了。

“属下,属下不敢,可是她犯了……”两个侍卫赶忙放开了梅香,并试图自己辩解,却被管家给阻止了。

“闭嘴,出去,三小姐的闺院哪能是你们这些下人随便出入的。”管家严厉的对着那两个侍卫斥责道,然后对着黎昕舞温和的说道“三小姐总算是露面了,属下有急事禀报三小姐,还请三小姐赶快去前厅,京都黎家来人了说是要接三小姐回去,让属下来请三小姐……”心里却在暗自得意,半个时辰前京都黎家的人就已经在前厅了,现在黎昕舞还不现身,一会儿过去看她怎么办,管家很是得意,但是他却忘了一句话叫做“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哦,京都黎家来人了吗?那本小姐可得去看看,管家这就带路吧,别在那站着了,别让他们等急了。”随后在管家扭过去前面带路时,黎昕舞又不轻不重的提醒道“管家,以后本小姐的闺院你最好也别进,因为你也属于下人,别是忘了自己的本分了吧?”

管家的好心情瞬间就没了,从心底升起了一股怨恨,但是他努力控制住了自己的火气,尽量让声音平静下来“属下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也认得清自己的位置不会妄想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言中之意就是让黎昕舞不要因为京都来人就得意,一个不受宠的嫡女不要妄想一步登天。

黎昕舞自然听出了话中深意,只是她现在心情好不愿意跟他计较,至于她高兴的原因当然就是京都黎家来的人,对于抛弃自己十一年的亲人她可是很好奇呢,不过最好不要不开眼的得罪她,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小姐,小姐,你不换身衣服在去吗?”梅香走到黎昕舞身侧建议提醒道。

黎昕舞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没有什么不妥啊,于是果断拒绝道“不用,这身衣服就很合身,管家前头带路。梅香,走,本小姐带你去看京都来的人。”说的跟观看猴子一样,梅香捂着嘴跟在黎昕舞身后,管家只当什么都没有听到,反正一会儿出丑的又不是他本人,他巴不得黎昕舞出丑呢。

正准备抬脚进大厅的黎昕舞就听到旁边的管家先她一步走进大厅,然后大声说道“高侍卫,三小姐到了!”

黎昕舞大大方方的迈进大厅,然后斜视了管家一眼就大步走到了主位潇洒的坐下,一系列的动作潇洒利落,看在高侍卫眼里就成了赤裸裸的鄙视。他虽然只是黎大人派来接黎昕舞的,但是他却是黎大人的心腹,就凭她的身份是被黎大人放逐了十一年的不受重视的女儿就敢轻视他?那这几天他会让她知道敢看不起他高伟的下场的,黎昕舞不知道在高侍卫心中已经把她给记恨在心里了。

黎昕舞显然不知道高侍卫的心思,慵懒的坐在主位用手支着下巴神情不振的问道“管家,你不是说京都来人了吗?”

高伟刚想说话就被黎昕舞这一手无视政策给噎住了,不过常年跟在黎大人身边也早学会了控制自己的脾气和表情,努力使自己平复下来“属下是大人特意派来接三小姐回去的。”

“哦,你口中的大人就是指本小姐的父亲吧?他怎么会想起来我这个女儿的?还有连名字都不敢上报的人要让本小姐如何相信你说的话是否属实呢?”黎昕舞支着下巴慢悠悠的说道,正处于少女时期的嗓音带着点清冷,给人一种傲慢无礼的感觉。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