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二师兄的答案和我想的如出一辙“医仙未在此处做客,抱歉。”

“那能可否请宗鹤前辈前来一叙?”广祺雅语出惊人。

二师兄微微愕然,却很快恢复了平静“抱歉,宗鹤师叔虽在山上,却是闭关不见任何人的,我们请不出来。”

换而言之,无能为力。

谁知广祺雅来了一句“这无所谓,你把这个交到她手上,她见了自然会出来,劳烦公子了。”说着劳烦,她到一点也不客气,直接将手中的香囊塞进二师兄手中,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

二师兄看了看手中的香囊,看了看我,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既然如此,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他走掉了,留下五师兄一张面瘫脸看着我们,不说话,沉默着。

我和他之间的交流真心不多,这个世界上能让他开口说话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师傅,大师兄,二师兄。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有些坐立不安,那个香囊真的会管用么?究竟是什么东西会让闭关多年的人出关?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我不禁正了正衣冠,只听见一声轻笑“武林盟主,有失远迎。”声音略显苍老,却不难听。

是女子的声音。

转过头去,只见一名身着紫衣的女子笑意盈盈,看着屋中的我们,好像逢到什么喜事一般。

“倾秋师叔?”我微惊,怎么也没想到来人竟会是念堂堂主,在紫墨堂中霸占了二十年“第一美人”头衔的倾秋长老!

我这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脑袋挨了狠狠的一拳。

“我不是说过很多次了,要叫姐姐的么?恩?”罪魁祸首笑得一脸温柔。

我眼冒金星,实在不想叫一名四十多岁的老女人为姐姐,奈何人家武功比我高,威望亦如此,我只好妥协——“姐姐好。”

诶,一把辛酸泪啊!

“倾秋女侠,久仰。”琼姑娘站了起来微微拱手,她身后的人更是随着自家主子来。

倾秋师叔身为女子,无论是武功上的造诣还是威望,都高的很,唯一的毛病就是不服老。

果不其然,这“女侠”二字让她两眼放光,看着琼姑娘的目光跟狼见到小绵羊似的,猛扑上去,就差亲了——

“啊!小丫头你好可爱啊!太会说话啦!姐姐决定嫁给你了!”

“师叔,她是女的。”我在一旁好心提醒。

“师叔你妹!跟人家好好学学!看你那蠢样!”毫不吝啬地批评我,转头又去亲她的“最爱”了。

我摸了摸鼻子,没说话。

“倾秋女侠,今日我们来是想见见宗鹤前辈。”很难想象,琼姑娘会说这样的甜话。

“宗鹤她……”倾秋脸上闪过一丝黯然“她是不肯出关的,恐怕几位的心愿我紫墨堂无法实现了。”

“那香囊,可有交于她手中?”

“已经让信鸽交进去了,不过还是没有……”

“倾秋长老!宗鹤长老出关了!”还未等倾秋师叔说完,一个人就飞奔进来,是紫墨堂的新弟子。

所有人皆是一愣,唯有琼姑娘一脸淡定,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我很好奇,那香囊里面装着的,究竟是什么。

小的时候虽然见过宗鹤师叔,奈何当时人小,与如今又过去多年岁月,她的模样我早已记不清。

只记得进去之时,她一身紫衣,没有华饰,手中拿着一把青剑。

而今再见,她依旧是那身打扮,青剑在手,若非从洞中走出,我还以为是十多岁的少女。

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印记,只是那双眼睛沧桑无光。

“姐姐。”倾秋师叔有些哽咽,可她的声音却没有引起对方的注意,只见她举起手中的香囊,声音嘶哑——“这是谁拿来的?”

“我。”琼姑娘直视对方,我看见她仓如枯木的眼睛闪过一道微弱的光。

是诧异。

“姑娘请。”她居然对着琼姑娘做出邀请的礼节。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包括广祺雅也是惊讶地看着自家阁主,完全没想到宗鹤师叔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小丫头这般客气。

那香囊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师叔,您刚出关,要不要见一见师父?”大师兄出面了,倾秋师叔闻言眉头一蹙,看着大师兄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责备。

传闻宗鹤师叔和师傅的关系并不和,估计是不会面见的。

不料,她却道“你是谁?你师父又是谁?”

一句话,将所有人问愣了。

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事实,是啊,闭关这么多年,怎么还会认得大家?

“在下紫墨堂掌门座下大徒弟谷羽彦,师傅是紫墨堂掌门苍云真人。”

一股杀气,蔓延开来。

“你——在——胡说什么!”青剑出鞘,剑锋凌厉,直逼大师兄的面门。

众人急急后退,只听“叮”的一声,两个倩影在中间交手。

“姐姐你做什么!清醒点!”倾秋师叔一边抵挡着宗鹤师叔的疯狂进攻,一边大叫着“宗鹤你给我清醒点!”

“我做什么?他怎么会是那个人的大徒弟!他把朔儿怎么了!啊?你回答我!”

朔儿?莫非是说青朔?

“朔儿他早已下山,非紫墨堂中人了,你别太冲动,这孩子没做错什么!”倾秋师叔极力劝阻,对方闻言也没有那么大的敌意了,很快收了剑势。

“长老莫要担心,你关心之人现在很好。”琼姑娘也站出来说话了,让我惊奇的是,刚刚那么大的架势,她居然动都没动,身上一点灰尘也没有,也不怕刀剑无眼……

宗鹤好像很信任琼姑娘,听见她亲口所说,眼中那抹担忧才真正退下去。

“让姑娘见笑了。”

当天夜里,我住回紫墨山,也许是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没有人来追问我的离家出走,所有人现在的心思都在宗鹤师叔还有身为武林盟主的琼姑娘身上。

第二天清晨,我一如既往地练剑,碧落这丫头才冒出来。

“我说少爷,您老走的可真是潇洒啊!”她端着茶水,一脸嘲讽地看着我。

我自知理亏,尴尬地笑笑“丫头,小爷我不是故意的。”

”是啊,你是少爷嘛,哪里容的我一个小丫头多管闲事?“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