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你看见我了?”他冲我眨了眨眼,我心中有些欣喜,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歪打正着竟然让我给撞上了!

我点了点头,有些急切地问“能修么?”

他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大侠,没想到啊!你居然戴着假皮行走在江湖中。”

我抽了抽嘴角,你以为我乐意?

“亏我还觉得你是一个满腔热血,带着侠肝义胆的好大侠,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我这么纯洁的一个孩子,差一点就被你拐跑……”

“少废话,能不能修?”我无视他的胡言乱语,谁拐你了?明明是你自己死皮赖脸好么?

“能呀。”这次他回的倒是很爽快,可是脸上那狐狸一般的笑容令我本后有些发凉。

每次乐水淼想要损我的时候就是这么笑的。

“不过我有条件。”果然,目的不纯。

“说罢,要我做什么,帮你还那一百两银子?”

他却摆了摆手“不用不用,看你这样也是还不起的,我只要你供我吃住几天,然后带我去看武林大会。”

“武林大会?”我挑了挑眉,这小子可真会找人啊。

“对呀对呀,据说碧水阁的人都去了,我要去看。”他一脸兴奋。

我看着他开心的笑颜,一时之间竟分辨不出真假。

“不行,太危险。”这小子不会是想找那群人报仇吧!虽然刚刚认识,可是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羊入虎口。

“有什么危险的?”他倒是一脸无知“我只是想看看武林大会长什么样子罢了。”

“不行。”我可不信这小子,他谎话连篇,谁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

见我这般坚持,他却是冷笑了一下“你不答应那这面皮你就自己想办法吧。”一句话踩中我的死穴。

我直接从他手中夺回面皮,揣入怀中“不帮就不帮,我无所谓。”说罢转身便离开。

想用这东西做交易?门都没有。

“喂!喂!大哥!好大哥!你慢点!”他在我身后穷追不舍,寸步不离,我有些惊讶,运气内力加快脚程,想要甩掉他,不料他依旧寸步不离……

我猛然停下,他一个不察,撞在了我身上。

“你会武功?”我这才真正仔仔细细地打量起身后的人,他个子矮小,面上尽显稚嫩,然而说出的话却总是让我意外。

“当然会啦。”他自信地笑笑“所以你是甩不掉我的。”

“那为什么要我带你去武林大会?你我萍水相逢,你会武功,应该认识武林中人,让他们带着你岂不是更好?”

“我不是说过了嘛,我认识的人都死光了啊!自己一个人又太害怕,所以只好委托大哥你喽。”他一脸委屈地看着我,仿佛如果我不带他去就是欺负了他似的。

然而他的眼中却没有丝毫委屈的神色,反倒闪过一抹恨意。

真是个令人不放心的孩子。

我思量了一下,看样子他是无论如何都要去参加武林大会的,与其让他在我这碰壁然后继续去委托别人,还不如我带着他比较安全一些,否则真要出了什么事就不好办了。

“好吧,我带着你,可是我现在是随着朋友住在他们的朋友家,带一个外人恐怕不方便,需要编一个理由。”

“这好办,你就说我是你弟弟不就好了? ”他倒是乐观。

“不行,这太假了,搞不好会以为我们居心叵测。”我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哥哥……”他泪眼汪汪“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停!”我打断他,十分苦恼第摆了摆手“不如这样吧,你先回到你之前的住处,等到武林大会那天我们来一场‘偶遇’,到时候就说你是我故人的弟弟,然后我带你进去。”

“故人的弟弟啊!”他略微失望地感叹了一句“那好吧,我全听哥哥的。”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交流了这么久才想起来我好不知道这小子的名字呢。

“解墨,哥哥呢?”他一脸喜滋滋。

我看着他,面无表情地开口“我叫杀驴。”

“……”

“杀驴哥!我们好有缘分啊!你看我们的名字合在一起还是个成语呢,‘卸磨杀驴’,多好啊!”

我嘴角抽了抽,他哈哈大笑了起来。

“算了算了,真是败给你了,叫我狐哥哥就行。”

“狐哥哥?好奇怪的名字。”他一脸狐疑地看着我“不会又是假的吧!”

“什么叫又?”我敲了敲他的脑袋“哥哥我看起来很像是个骗子么?”

他连连点头,然后不等我抬手,就一溜烟地跑掉了。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突然想起这小子面皮还没帮我修,连忙追上去,却早已找不到他的身影。

顿时欲哭无泪。

这大半夜的我可怎么办?明天就露陷了啊!要不用自己的真脸去找封子尚?算了算了,这方法行不通。

正当我想方法的时候,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回头,没人。

“在这呢!”他又拍了我一下,我这才看见原来是解墨那小子。

“你怎么又回来了?”

“帮你修理面皮啊!是不是傻?”他倒是毫不犹豫地将面皮从我的怀中撤出来,然后将身后的包裹卸下,拿了一根银针,有拿出一些我念不出名字的材料,在我的面皮上来回摆弄。

我好奇地盯着看,他却是眉头一蹙,推了推我“去去,别挡光。”

于是我自觉地后退了几步。

月光倾泻下来,映在我的面皮上,同时也映在了他的脸上,我这才仔细端详起来他的样子,眉毛清秀,有些女孩子相,眼睛却是狭长,微高的鼻梁,淡粉色的嘴唇轻轻地抿着……

是个漂亮却不失英气的男孩子,长大了一定是个祸国殃民的料子。

“你家在哪?”我开口问道。

“牛家村,不是告诉你了?”他头也不抬地回道。

“我不信,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也不像村里来的孩子。”

“噗……咳咳……”

“你怎么了?”我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一耸一耸的肩膀,他却将面皮再到我的手中——“好了,面皮已经修好了,你戴上试试?”

我接过面皮,看了看,刚刚坏掉的地方已经看不见了,利落地戴上摸了摸额头,光滑的没有缺口。

解墨踮起脚尖,摸了摸刚刚坏掉的敌方,笑了笑“不错不错,我的手艺还是那么好。”

我往后退了一步“好了,我该回去了,你自己小心一些吧,武林大会见。”说罢便戴上面巾运着内力,飞走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