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到晌午时,我看他俩依旧一个船头一个船尾,暗自捏汗,好倔的脾气。我跑到青朔身边问:“你还是不是男的啊!不等就不等呗,能怎么样!”

青朔气愤的看着我说:“我帮你,还不对了?!”

我一时哑然,他竟然,生气了?奇迹!

“她是女孩子!你不可那么欺负她……”我硬着头皮说。

“女的怎么样!我就看不惯她那样!你怎么那么窝囊!都让女的欺负到头上来了!”青朔怒后吐真言。

我再次哑然。

完,真生气了。

青朔一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可我很开心,生气吧!窝火吧!老子就要这效果!

“那又如何?我窝囊?窝囊也比你娘娘腔好!婆婆妈妈……还说什么喜欢我,恶心死了。”我恶狠狠地说着,还摆了摆手,一副嫌弃的样子。

他半天没有说话,嘴唇却越来越白,白的快没有了颜色,然后我看见他眸中隐着的某些东西,碎了。

这才意识到自己说话狠了些,毕竟人家喜欢我。

想张口解释,却不知道解释什么。

青朔冷笑,笑里藏刀。

“好,很好。”他冷声道。“终于说真话了是不是。”

我逞强:“你不是也一样么!终于肯说我窝囊了?”我学他,冷笑。

可是,很没底气。

他的目光猛地一沉,眼中闪过很复杂的神色,突然,身形一晃,消失了。

我一惊,刚要叫,就见到他正在“水上漂”

不得不承认,他的武功真的很厉害,不消片刻便上了岸,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天!完了完了!真的把他惹生气了!我在心中哀嚎。

叹了口气,其实青朔这个人吧,能做朋友还是不错的。唉,现在可好,和我决裂了。

“你有病么?把他惹跑了,以你的武功,能护得了我么?”琼姑娘不知何时站在我身后吓了我一跳。

“护你,我一个人够了,我没那么逊。”不管我心多大,也被窝囊二字刺痛了。

琼姑娘有些奇怪地看了看我,却没再说什么。

半个时辰后,我们下船了。

岸边杨柳堤,沙鸟徘徊,好一幅美景。

美人却……

“快点走!”

好吧,我也不指望她会有什么情调看景,哼哼了两声就跟了上去。

夕阳西下,风光无限好。

我跟在华姑娘后面,边走边欣赏美景,却蓦地嗅到了一股血腥味儿,立马警惕了起来。

“琼……”我刚想提醒走在前面的人,就看见一个黑影向她飞扑过去!

糟糕!晚了!

我疾步向前,徒手接招,一掌打在那人的胸口上,自己的手臂亦是受伤了。

奶奶个腿的,还真他妈的痛!老子有生以来第一次在自己身上见血,我忍不住按了一下手臂,嘴角抽搐。

两个黑衣人见我还手,相视点头,左右围攻。

我一人无法阻挡,只能把琼姑娘一把抱起,心里大叫!非礼勿视……

在脚踝处抽出一把刀,长半尺,是我师傅他老人家为我量身定做的,我两腿一蹬,往树上一踹,刀锋一转,像两个黑衣人冲去。

第一次杀人。

血溅在我脸上,一片灼热。

举刀,落刀,一个机械般的动作,没有任何难度。

我不知道亦忘记了自己为何要举刀,也许又似乎只是为了保护身后的这位姑娘吧,无论出于什么原因。

天地一片殷红,手指酸痛。

当最后一个人倒下时,我的刀掉了,一地的血。刚刚,就在刚刚,在那么多杀手的面前,我居然那般的从容淡定。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武功居然如此好。我知道那些杀手是从修罗场中走出来的,而我却可以以一敌百,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怎么会……

“不错,有两下子。”琼姑娘开口了,我恍惚间听到了。

天地旋转,世界一片黑暗。

这是哪里?好黑……

我伸手,却只能触碰到一片黑暗,无穷无尽的蔓延着。

脸上有些痒,我睁开眼,看见一个雪白的东西,它的尾巴上下摆动着,时不时地碰着我的脸蛋,怪不得我这么痒。

不过话说回来,这是什么东西?小狗?不像啊!我也没养过狗。

正在我思考中时,那东西转过头来,尖尖的鼻子,长长的眼睛,不是狗,是狐狸。

哪里来的狐狸?我蹙眉。

那只狐狸看着我,“吱吱”地叫了两声,然后转身跑向记着不远的一片湖,我不明白它什么意思,却也跟了过去。

小爷我速度如风啊,那么快……等一下!我的速度怎么这么快?明明没有用轻功啊!

低头一看,吓了一跳,哪里来的狐狸脸?不对不对,我那美丽端庄大气的手呢?怎么变成了毛茸茸的爪子?

“哥哥哥哥……”刚才那只狐狸对着我眯眼睛“你又在自恋。”

“什么!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在自恋了!”气得我只想打她,可刚一伸爪就愣住了,我怎么会听懂一只狐狸的语言?这也太奇怪了,而且……我刚才说的,貌似不是人话?

“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你不是应该说自己狐见狐爱花见花开的么?”她奶声奶气地说着,一双眼睛眨啊眨。

我又想打她了。

突然,一顿天旋地转,再次看清楚眼前的风景,是一片大大的花海。

浓郁的花香扑鼻,沁人心脾。

几只狐狸快乐地奔跑着,追逐着,好像在玩着什么游戏。

欢声笑语,明明是狐狸,我却觉得它们是那样的亲切,那么的真挚,看着看着我竟然也跟着它们玩耍起来。

“是封哥哥!封哥哥也来玩喽!”它们很快发现了我,只是那称呼令我十分不爽。

“什么疯哥哥!是帅哥哥!”我脱口而出,说完心里直打突突,完了完了,这下完了,不会露馅了吧!

它们哈哈大笑,仿佛只是和往常一样,然后大声调侃着我“疯哥哥!疯哥哥!疯哥哥!”

我差点连鼻子都气歪了。

丫的,明明都长了一张狐狸脸,为什么小爷我就这么风流倜傥,它们就那么欠扁!

我伸出小爪子,向它们抓去,眼看着就要抓住笑得最欢的那只了,却发现眼前的景色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我不知何时站在一颗桃树上,爪子抓住了身下的树枝,眼前一片桃粉。

风乍起,桃花纷落,甚是好看。

低下头,看见小桥流水,一个人背对着我站在石头上,月白色的长袍将他出尘的气质衬托出来,虽然仅仅是一个背影,但我依旧能够感觉到他的不俗。

我在树上看了很久,很久……

“啪嗒。”一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看见,他的左侧的衣袍上,晕出一大朵一大朵的血莲,一滴又一滴鲜血滴落,在青石上绽放妖娆的曼珠沙华。

眼前的景象愈来愈模糊,我伸手想要触碰那白色的背影,身体却传来剧烈的失重感。

我一惊,醒了过来。

一轮明月映照大地,星河灿漫,树影婀娜。

是夜。

手臂上传来阵阵刺痛,我低头一看,受伤的地方已经被包扎好了,抬眼,看见一张美丽的侧脸,映着火光。

琼姑娘,睡着了?

我摇了摇沉重的脑袋,想站起身来走走,不料刚一动弹,就听见那清冷的声音——“醒了就不要乱动!死了我了不负责!”

我愕然。

忍了,谁让她是女孩子?

“琼姑娘,那个……没有人再找来吧!”我有些心虚,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居然在打斗的时候晕了!好丢人。

没有回声。

我有些疑惑,把脸往前凑了凑,发现她的眼睛是闭着的,完全没有睁开的迹象。

那刚才,是她说的话么?我抖了抖肩,蓦然觉得有些冷。

“哼哼,长得丑……”又一句,我眨了眨自己的桃花眼,惊讶地看着她,原来是梦话!

我无言地望着天空,欲哭无泪。

姑娘啊,我在你心中就是这样的形象么?连做梦都不放过我。

一望到天亮。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