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青朔发飙,那姑娘与他大打出手,我左右为难,招来老鸨……事情便华丽丽的完事了。

那姑娘最终走掉了。

怪人。

青朔冷冷的哼了一声,抱着我运着轻功,翻上床,睡觉。

大袖一挥,烛光灭,一夜好眠。

“公子。”

是谁?在唤谁?好清冷的声音。

“起床。”又是那个声音。

有人推我,手劲还不小。

谁啊!我不耐烦的撇撇嘴,嘟囔着,不料脸上痛了一下,我一下子就惊醒了。

偏头一看……

“鬼啊!”我身得鸡皮疙瘩。

这,这,这不是昨天晚上的姑娘么?怎么,以这种姿势,出场?

只见她左腿在桌子上,右腿点在一只茶杯上,身子横躺,青丝倾落,碧色的眸正冷冷的看着我,不不,是无情,脸煞白煞白的。

“吼什么?”她不悦地蹙了蹙眉。

我尴尬了。姐姐啊,不要这么考验我的心理素质好不好。

“咳咳,姑娘有事?”我佯装嗓子痛,咳嗽了一下。

“有钱么?给点。”清清冷冷的语气,仿佛一切都入不了她的眼。

我无奈,好霸气啊。

翻箱倒柜,拿出一堆花花绿绿的钱。

“谢了。”她倒是一点也不客气,转身欲走。

“等等。”是青朔的声音。我心里咯噔一下,他俩不会又掐上了吧。

“你凭什么向花要钱。”青朔的称呼惹我一身鸡皮疙瘩。

那姑娘冷冷的看了青朔一眼,那目光。仿佛君临天下的王。

我蹙眉。

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是不好惹的主,所以她要什么我都不反对,可青朔怎么就这么死脑筋?非得和人家斗。

只是……突然,那姑娘笑了。

奇迹啊!

笑得我小心肝颤啊颤的。

你想想啊,一个冷到骨子里的主,居然笑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人要吃瘪呗。

果然……

“资格?”她冷冷一笑,小脚踹了一下桌子,一个翻腾,以一个正常人的方向,咳咳,就是站着看向我,道:“喂,想不想去江湖玩一玩?”

笑里带着一丝自信,几丝算计,怎么看怎么诡异。

然而,被我忽视了。

江湖啊!我两眼放光。当初离家出走不就是为了这两个字么,要梦想成真了么?快意恩仇诶!

我嘴都咧到耳后跟子去了。

“你别笑,我会做噩梦。”那姑娘毫不客气的讽刺我的面皮。

我全当没听见,只是问她:“你可以带我走江湖?”开心啊!

她蹙眉,仿佛对我的怀疑很不满意。

“怎么了?去还是不去?”

“去!”我心都飞了。无论怎样,江湖,我闯定了。

“那,我是否可以用你的钱呢?”

原来,她还纠结这事。我暗笑,使劲的点头。

青朔双眼喷火,怕是被气得不轻。

“你想走江湖,我可以带你。”青朔极度压抑着愤怒。看着我。

“是么”她冷笑。“碧海心经第八重不好练吧。”

我看见。青朔身子一僵,眼中闪过一丝讶色。

碧海心经?貌似在哪里听过。想不起来了。应该是不错的武功秘籍吧。

“想走现在就出发。”她冷冷得看着我。

我屁颠屁颠的去找老鸨,一番口舌之争下,我失败了。

既然正道走不了,那就走歪的吧。我把老鸨打晕,以防她派人拦着我的去路,心中默念……你可我要怪我。

然后,上路。

青朔也跟来了,只是脸色不太好。琼姑娘呀没有反对。

哦,忘说了,那姑娘姓琼。

美玉琼脂,琼浆玉液的琼。

街道上,叫卖声不断,是他人口中的市井,买东西的,杂耍的,说书的比比皆是。

我轻轻一笑。

江湖,我来了!

我在街上东张西望着,青朔无奈得看着我。

诶!这几年,净在山上呆着了,走一遍市井,还真是新鲜。

“好了,别东张西望了,我们一会儿还要乘舟,你去买点干粮。”几张票子飘了过来,我接住,抬头看了看琼姑娘,她连头都没回,甚是嚣张。

我忍。

青朔想跟我一起去,我阻止了,让他保护琼姑娘。毕竟她武功尽失。

青朔重重的哼了一声。

我去买干粮。

此处粮价还算便宜,要是乘舟下到江南以东,粮价就贵了。看不出来,琼姑娘还这么民生。

提着几袋干粮,拿这几个小烧饼,把干粮塞入背后的蓝花布包里,来到渡口,却见那俩冤家又吵了起来。我忙走过去……

“现在,可以上船了?靑——公——子?”琼姑娘声音带着刻意,却不明显。

青朔点头“可以了。”

我莫名其妙。

上了船,他们俩一人船头,一人船尾,我在中间,和船家做伴。

头疼,这俩人。

最后,还是忍不住,于是我去问青朔。柿子要可软的捏嘛,那琼姑娘一看就是个不好招惹的主。

青朔愤愤地看了琼姑娘一眼,道:“她不等你就想上船,说你速度太慢,跟不上活该。”

我哑然,就这事,他俩吵了那么久?

算了,我去陪我的好船家吧。

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应当享受才是。

抬了抬眼皮,站起身来,看着眼前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想起了在山上看的水墨画,虽然那里也有山水,可是没有这里壮观,

良辰美景,有酒就好了,我傻傻一笑。

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抬头看了看蓝蓝的天,几只飞鸟掠过,留下淡淡的痕迹,鸟鸣在空中留恋,久久不曾散去,真是好不惬意!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