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泪一滴滴落下,青朔坐在我对面,看着我窘迫的样子,叹息了一下,缓缓开口——

“小狐,我其实从看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可惜那天你被另一位公子包下了,我无法,只好回家取钱再回来见你。”他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看着我,仿佛在等着我回应什么。

我心肝颤了颤,他是怎么看上我的啊……审美没问题吧!

不过在我的各种威逼利用之下,他倒没敢把我怎么样。最后,只是搂着我睡了一晚上。真是汗颜,长这么大,还没这么丢人过。

翌日清晨,青朔又丢给老鸨一百两银子,说把我包了,老鸨两眼泛光,同意了。我气不打一处来。你丫的,有钱了不起是不。

紫墨堂位处南方,我从紫墨堂逃出来后,便是到了杭州。这不,青朔要带我去西湖。

以前总是在书上见到有诗云:“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今天我倒要看看这西湖的真面目。

我与青朔站在白堤上,只见湖面波光粼粼,水光潋滟,虽然是晴天,却依旧能够想象那山色空朦的样子,湖中央是三潭,青朔说那里的夜景很美,三潭映月天下闻名。

我颇有兴致的光着脚在石阶上玩,印下几个大脚丫。

青朔在一旁翻白眼,一脸“这人是谁?我不认识”的样子。

我暗笑,丢人吧!丢人就别喜欢我了!

我无聊地左看右看,一抹倩影就如此地撞入了我的视线。

蓝色罗裙,身姿窈窕,往上看是白皙的面。

我想到了一句诗——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想着上去搭讪。

只是下一刻我便看见……那蓝影竟纵身一跃。

心中大叫糟糕,脚已经动了起来,施了一手“水上漂”

那姑娘被我揪了上来。

“姑娘,不要这么想不开啊,现在好男人多的是,你看看小爷我!诶呀诶呀,你别翻白眼,你看你多貌美如花……”我说了一半,她挣扎着又跳下去了。

“哇啊啊,你别这样啊!我话还没说完呢!姑娘你倾国倾城啊!”

青朔在一边笑弯了腰。我瞪他,乐甚啊!

下一刻,我跟着跳了。

一把将那姑娘捞上来,却发现她已晕了过去,身子滚烫,

不会是,染上风寒了吧!

我急忙和青朔把这姑娘带到医馆,请大夫。大夫为她把了把脉,表情突然变得很奇怪。我问他怎么了,他还不说,只是叫我出去。

我无奈,只好和青朔出去。

一刻钟后,大夫出来了,蹙着眉头对我们说:“你们赶紧带着这姑娘走吧,钱不用给了。”

我一惊,这姑娘,该不会是死了吧。

青朔很听话的把那姑娘“扛”了出来,并拽着我,走了。

“喂喂,你干嘛?放手!”我在街上大吼大叫,再加上我一张无敌丑脸和青朔的俊脸,招来无数眼光。

终于到了妓院的后门。青朔轻轻一跃,我也随着他轻轻一跃。丫的,他扛个人都比我快。

我顺了一口气,抬头看见青朔把那姑娘放在了我的床上。

“她到底怎么了?”我问青朔。

青朔鄙视地看了我一眼,道“亏你还是习武之人,难道你看不出她是走火入魔了么?”

“啊!?”

青朔看我一脸迷茫,很无奈地为我解释。

“她因为走火入魔,全身发烫,因而跳进水中为自己降温,以求保命,可你……”

我愣了,原来我的好心差一点就害死人,怪不得那个大夫目光那么奇怪。

“那……”我刚要开口说话,就听见床上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水……”

我立马去倒水。

“姑娘,水。”我把水放到她嘴边,却不会喂……

我尴尬地看了眼青朔。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走过来伸手想扶起这姑娘,却听见这姑娘突然来了一句:“滚!别用你那脏爪子碰我!”

一下子,我跟青朔都愣了。

回头一看,只见那姑娘已睁开眼睛,正冷冷地看着我们……

不,那不是不是冷。

她的眼神怎么形容好呢?无情?对,就是无情。眸子没有一丝的波澜,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所有人都是蝼蚁,却也都是王。

为什么我觉得她很奇怪呢?说不出的奇怪。

我又仔细看了看她,一道眸光转向我,明明不冷,却让我偏生出一丝寒意。我恍然大悟。

她的眼睛,竟然是碧色的!清澈如泉水的碧色。

怎么会这样?我惊讶。

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碧色的眸子。

愣神许久,水杯向下掉,我一慌,眼疾手快,马上接住。

“姑娘,你要的水。”

这姑娘很淡定的起身,接过水,轻抿。举止之中透出一丝飘飘欲仙的气质,哦不不,是儒雅……

反正,说不好,就是很好看。

“看够了么?看够了就滚。”她的声音亦没一丝波澜。

青朔蹙眉,眸子里似闪过了什么:“这位姑娘,请你放尊重些。”

“不开心么?不开心你可以不救我。”她说的很轻松。

青朔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对了,刚才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吧,用哪只手碰的我?自己砍下来。”

“噌”的一声,只见那姑娘把一把匕首了拿了出来,暗红色的雕花,漆黑的刀柄。

青朔冷冷地看着她,眼神深邃。

“你没有武功,也敢命令我?”

“那又怎样?”她突然起身,拾起匕首,脚步一移,竟似有武功一般,闪到了青朔身后。未出鞘匕首抵在青朔的颈部…,

“如何?”语气依旧平静。

我和青朔彻底愣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