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灵收拾好包袱,回头朝秦天澜一笑。

“殿下,相信我,你的病一定会好的。”

说完,就打开门直接出去了。

秦简一进来就看到秦天澜一个人坐在床上皱眉思索,他放下手里的衣服。

“凤姑娘走了?”

“秦简,让恭喜发财兄弟去凤府,负责保护凤栖灵的安全。”

“保护凤姑娘的安全?”

秦天澜双眉微蹙,凤栖灵这样出入忠王府,总会传到老皇帝的耳中,更何况这府里还住着两位宫里的太医呢?

他必须早早地做打算,凤栖灵是他唯一的希望了,秦天澜绝对不能够让她出现任何的危险。老皇帝那个人……又怎么会放过一个想要治好他的人呢?

秦天澜的猜测很准,此刻的御书房里,老皇帝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暗卫,面色阴沉,很久才说话。

“你说凤栖灵有办法治好秦天澜的病?”

“是,府中的探子看到忠王这几天不断地换药吃药泡药浴。太医也去诊断过了,忠王的病确实在好转。”

老皇帝双手用力地握着扶手,突然起身在龙案后来回走动,突然,他把桌子上的奏折,用力地推到了地上。

这个秦天澜,还真是命大!

当年的凤卫队全军覆灭,他都死不了!

虽然落下了满身的伤痛,可就是活下来了!七年了,每一年都要传来忠王病危的消息,可他就是每次都能够化险为夷,就是死不了!

每次想到这,老皇帝心里就有无数发不出去的火!

偏偏他还不能够让秦天澜死,秦天澜活着,是对他大义心胸宽厚的最好解释,如果他死了,那么老皇帝必定会落得个心狠手辣,容不下同宗的名声。

这对这些年,一直注定声明的老皇帝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不是说,秦天澜熬不过今年了吗?凤栖灵怎么就能够让他的病好转呢?”

老皇帝的话里带着太多的不甘心,更多的是,他已经受够了。

受够了每次见到秦天澜的感受,老皇帝也知道秦天澜一直都在怀疑当年的事情,只是,他又怎么能够忍受这样的事情存在呢?

“属下不懂医,但是太医说,凤栖灵用了一些古怪的法子,让忠王已经变形的关节开始消肿好转。”

凤栖灵,又是凤栖灵!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凤家那个懦弱的小丫头,居然会成为他现在最大的障碍!

可是,老皇帝憋屈啊!

凤栖灵也是一个他不能够让她死的那个人!

凤家为了皇室赚钱,一直到凤承远死,老皇帝本以为,他和凤家的关系以后就再也没人提了,可是偏偏凤栖灵在凤承远死后的第三年,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犀利,胆大,甚至是会各种奇怪的东西,比如说验尸,比如说医术!

这一点,老皇帝也让人去调查了,查出来的资料只说,凤栖灵在一次中毒之后,整个人就开始不一样了,再多的东西,也就查不出来了。

“派人盯着凤栖灵,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让他们见机行事!”

这是想要凤栖灵的命了,暗卫心里清楚,不过心里还是有着寒意。

凤家为老皇帝卖了多少命啊!结果却落得这样的下场!不过,他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暗卫,这些不是他能够操心的!

“是,属下这就下去传令。”

“嗯,让忠王府的太医好好看着秦天澜,朕……觉得,忠王还是像现在这样比较好。”

老皇帝坐在椅子上,他费尽心机才坐上这个位子,又怎么能够容忍任何可能威胁他位子的可能存在?

他闭上双眼,这些年来,他防着秦天澜,可是……他不悔!

这是他最想要的生活,他又怎么会后悔呢?

“来人,让信王进宫来见朕。”

很快,秦禹宸就来到了御书房。

“儿臣给父皇请安。”

“起来吧。”

老皇帝示意秦禹宸坐下,这才眯着双眼盯着他看。

蒋皇后和秦禹宸打的什么主意,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老皇帝只是没有点破而已,他的子嗣并不很好,秦禹宸虽然不是蒋皇后所出,但毕竟也是他的儿子,如果他真的有能力的话,老皇帝也不介意让他坐上这个位子。

除了秦禹宸之外,老皇帝还有六个儿子,除去两个小不点,剩下的四个,也就老四礼王能够和秦禹宸争一下了。

“父皇这么晚让儿臣进宫,有什么事情吗?”

秦禹宸对于老皇帝的召见,心里那可是乐开了花,这至少表明,老皇帝在想着他。

“朕听闻,你最近和蒋家的丫头走的比较近?”

蒋家对老皇帝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

蒋家这辈最出众的人才也就是蒋皇后的哥哥了,可是他却偏偏安稳地坐个礼部小尚书,老皇帝对于他的选择,格外的安心。

现在秦禹宸想和蒋家搭上关系,老皇帝也就没有多在意。

“父皇,儿臣和芸儿情投意合,希望父皇能够成全!”

秦禹宸一听老皇帝提到这个事情,立刻跪在了地上。

“起来坐着,朕只是问问,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老皇帝摆了摆手,等到秦禹宸坐稳之后,他又轻轻地叹了口气。“只是,你和凤栖灵的婚事,朕还一直没有下旨明确地肯定退婚的事情,你现在和芸儿走的太近……对你和蒋家的影响都不好!”

“多谢父皇关心,儿臣以后会多加注意的!”

“哎,不是父皇不成全你的心意,只是你也知道,凤承远当年救过朕,白氏又救过你的母后,朕如果在凤家失势的时候,退了这婚事,朕岂不成了忘恩负义之人?”

秦禹宸一听,眉头也是皱得紧紧的,不过他没有说话,不管怎么样,他是不会娶那个懦弱什么都不懂的商女了!

“朕怎么听说,凤栖灵最近老往忠王府跑呢?”秦禹宸还没听明白老皇帝话里的意思,就听他又开口了。“禹宸啊,这凤栖灵还是你的未婚妻,老去你皇叔府里……这不成体统吧?”

“父皇,凤栖灵就一介商女,她懂什么礼义廉耻?”秦禹宸说这些的时候,眼底全是鄙夷,谁知道老皇帝却摇了摇头,很不认同地说道。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还得你来处理,禹宸,可别让朕失望啊!”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