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失闺训,膝行……

凤栖灵看了一眼前面一长段的青石板路,隐约能够看到那些石板上撒落得一些尖利的小石子,皇后果然是皇后,这下马威给的……

“凤小姐,别磨蹭了,还是赶快进去吧,要是让娘娘久等的话,那可就是你的罪过了。”

凤栖灵双手握拳,垂下得眼睑掩去了她眸中的寒意,抬膝一点一点往坤宁宫方向走。

刘嬷嬷眼带嘲讽地看着她的背影,商女就是商女,骨子里都透着一股子低贱。

碎石子硌得膝盖疼,凤栖灵咬牙一声都没吭,终于,来到了坤宁宫的内殿。

她咬唇抬头,殿中央的暖榻上妆容精致的蒋皇后正倚在靠枕上闭目养神,秦禹宸则端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凤栖灵双手交叠放下地上,轻轻地拜了下去。

“民女凤栖灵参见皇后娘娘,参见信王殿下。”

蒋皇后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双目依然紧闭,倒是秦禹宸在听到她的话之后,给了她一个冰冷的眼神。

凤栖灵额头贴在双手上,一动也没动,不是她穿越到了古代就带了奴性,而是现在她什么都没有,无数次的经验告诉她,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宣战等于自寻死路。

约摸过了两刻钟,蒋皇后才悠然地睁开双眸,在看到跪在殿中央的凤栖灵后,责怪地看着站在一边的刘嬷嬷。

“看来刘嬷嬷的年纪也大了,栖灵到了怎么不知道喊醒本宫?”

“娘娘恕罪,奴婢……奴婢想着昨夜娘娘没有睡好,现在好不容易睡着了,寻思着让娘娘多眯一会,才没有……”

“好了,本宫又没说怪罪你。”蒋皇后坐正身子,轻轻地咳嗽两声。“栖灵快赶快起来,你来本宫这里不用多礼。”

“多谢娘娘。”凤栖灵平静的眼神里带着坚强,起身的时候,有片刻的目光落在了秦禹宸的身上,可很快她就收回目光站在一边。

凤栖灵脖颈上的痕迹触目惊心,这落在蒋皇后的眼中,让她不觉皱紧了双眉。再加上她衣衫不整,长发零乱,饶是修养良好的蒋皇后也变了脸色。

“栖灵,宸儿来跟本宫提起你和两名戏子……本宫还不相信,可你现在这副模样,纵是本宫不信又能如何?”

“母后,儿臣绝对不会娶一个轻浮放荡的女子为妃。还望母后能够为儿臣做主,退掉这门婚事。”

“宸儿,休得无礼。本宫相信栖灵不是这样的人。”

蒋皇后微瞪了下秦禹宸,说的话里也带着三分的宠溺,秦禹宸听她这样一说,也就安分地不再开口。

蒋皇后在后宫并不得宠,只不过皇上看在蒋家的份上对她还有几分尊重,夫妻之间倒也是相敬如宾。

而秦禹宸生母早逝,自幼养在蒋皇后名下,两个人互相利用看起来倒还真有几分母子情深的样子。

凤栖灵垂眸,唇角的笑意带着几分嘲讽,这一红脸一白脸,还演起戏来了啊!

“娘娘不必怪责殿下,确实是民女配不上殿下。”

凤栖灵抬眼,目光清澈地看着蒋皇后,她虽然还没来得及仔细检查这具身体,但是凭着她多年的法医经验完全能够确定,这身体还是完完全全的女儿身。

“栖灵,虽然你父母已经过世,但是本宫绝对不相信你真如宸儿所说的那样。”

“娘娘,殿下执意要退掉与凤家的婚事,想必肯定有殿下的用意,民女就是再愚笨,也知道民女的身份配不上殿下,还望娘娘准了殿下的请求吧。”

凤栖灵平静的眼神中带着坚强,想用一场捉奸来算计她退婚?这要是以前的凤栖灵可能真就哭哭啼啼地退掉了,更甚至是以死证清白,可她不是!

既然上天让她再活一次,那么她就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匕首刺破心脏是那么的冷,她才不要再经历一次那样的冷。

今天就是退婚了,她也绝对不会是吃亏的那个,想让她承认轻浮放荡的名声来退婚?做梦!

蒋皇后面带微笑地看着凤栖灵,心里却把她给骂了几遍,这小丫头,口口声声说是身份配不上宸儿,这不是在骂皇室过河拆桥吗?她的身份在当年陛下指婚的时候就没有变过,那时候无人提过不般配,现在又怎么会有不般配一说?

“看看你这孩子说得都是什么话,你和宸儿的婚事是陛下亲指,又何来不般配一说?”

“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殿下一而再地想要退婚,纵然是民女有朝一日进了信王府的门日子过得也不会舒心,所以娘娘还是准了吧。”

凤栖灵说完这句话,就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一边,反正她绝对不会把退婚的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

蒋皇后也是郁闷,她几次把退婚的原因往凤栖灵轻浮放荡上引,可那丫头就是不接,一直就是强调这婚是秦禹宸执意要退,没想到年纪轻轻还不是一个好应付的人啊。

“凤栖灵,你不要再这妆模作样了,今天本王可是亲眼看到你和两名戏子衣衫不整地共度一夜。像你这般没有父母家教,轻浮放荡的残花败柳,又岂能做本王的王妃?商女就是商女,果然低贱无耻!”

“我是不是残花败柳这点倒不用殿下操心,但殿下不可侮辱民女的父母,今日之事,我想殿下一定很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殿下口口声声骂商人低贱,那么请问殿下门下的那些商人是不是也很低贱?用着低贱之人赚回来的银钱,殿下又高贵几分?”

凤栖灵眸光寒冷,她天生护短,纵然是从未谋面的父母,她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

对上秦禹宸寒意十足的双眸,凤栖灵冷笑,没等他发作,她走到殿中央跪了下来。

“恳请娘娘恩准民女和殿下退婚的请求。民女乃是一介商女,配不上高贵的信王殿下。”

蒋皇后不喜凤栖灵是真,但也不没想到秦禹宸一开口就说出了商人低贱的话,要知道现在太子未定,若是他的这番话让信王门下的那些商人知晓,不知道得寒了多少人的心。

“栖灵,宸儿不是那个意思……”

“恳请娘娘念在民女母亲的份上,准许民女退婚的请求!”

提到凤栖灵的母亲白氏,蒋皇后的面色一寒,看向凤栖灵的眼神也带着厌恶,长袖一挥,轻哼一声。

“既然如此,那本宫就成全你的心意,明日自会有圣旨到凤家,自此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民女谢……娘娘成全!”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