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能发火?再者,你也不是病人!”白羽斐被气乐了。

“我…”顾玉枝闻言一气,瞪着眼睛死死盯着白羽斐,这个盐油不进的家伙,难道她顾玉枝真的拿不下,作为顾玉枝后备胎,她是不会放弃的。

顾玉枝早就打定主意了,如果她实在打动不了林家钰那个男主,她要改而抓眼前这个神医。

照一般的小说狗血性来编,只要不是很难看的神医都是有强大后台的,比如说,他极有可能是一个国家的皇子,这也是顾玉枝为什么死皮赖脸凑上来的原因。

顾玉枝前世看了诸多小说,都是这么写的,所以顾玉枝也豪不例外想要抱大腿,找备胎,就是她赌得不对,那她那有个神医朋友,好让她将来和女主碰面的时候不会输的的太惨。

“我是真的病了!”顾玉枝几乎瘪出内伤才咬出这几字。

“喔!”白羽斐闻言,歪着脑袋看着顾玉枝,没来好气道:“你倒说说你得了什么病,还有我为什么不能对病人发火,你给出个理由?”

“若是给不出,那可别怪我…”

白羽斐说完语气一转,笑容全然消失,俊容冰冷下来。

“……”顾玉枝闻言,面色有些不好受,但还是硬着头皮上。

“理由我当然有,你就是不能对病人发火,这是医德规范,还有我是真的病了!”顾玉枝一再强调自己病了。

这不禁让连喜尤为担心,她急急上前,一手拉着顾玉枝的手紧张道:“小姐,你病了,为何奴婢不知道?”

“你快告诉奴婢!你哪里疼?”

“奴婢不好,竟然小姐病了都不知,小姐你把奴婢卖了吧!奴婢不是个好下人…”连喜几乎哭了,紧张看着顾玉枝,她实在是看不出顾玉枝是生病。

“……”白羽斐闻言也看向顾玉枝,心中疑虑。

没理由的,这世上还有他看不懂的病,简直就是胡扯,他倒要看看你顾玉枝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我得了心病!”顾玉枝几乎要崩溃了,她骗骗白羽斐就好了,连喜你也跟过来凑什么热闹?

顾玉枝这心病一出,连喜却是安静了,她有些心虚看着顾玉枝,怯怯道:“小姐,你也别担心了,我想将军心中也是有你的!”

“奴婢敢保证!”

连喜弱弱道,她是不能完全保证林家钰心里有她家小姐,如果有的话为什么一直都冷落小姐,让她家小姐独守空房,还一个个侍妾收进门来,由此可知将军心里是没有小姐的,可即使她知道结局又如何,她不敢告诉她家小姐,生怕伤到小姐。

“……”白羽斐听到在连喜的话后,手下一紧,意味深长的看着顾玉枝,心底却是怒意横生。

顾玉枝,既然你心有所属,为何还要缠着他,难道你就这么水性扬花,见异思迁?

白羽斐下意识的冷漠起来,不再理会顾玉枝。

顾玉枝明显的感觉到白羽斐的变化,她不禁有些汗颜,她果然是办不成好事的,怎么又把白羽斐给气了!

顾玉枝也觉得莫名其妙的,最后闷闷离开白羽斐的草房。

“莫名其妙的人,难道帅哥都是这么变态的?”顾玉枝抱怨道。

“……”连喜闻言,瘪嘴:貌似小姐你才最莫名其妙吧!

就在两人回到半路时,忽然从前方传来一些骚动的响声,接着十几名村民慌张失措往她们跑来。

顾玉枝和连喜惊见,眉头紧缩,马上觉察不对劲。

“小姐,前面不会有什么事发生吧!”就在连喜的话刚刚落下,忽然一行奔腾的马飞快往她们跑来,走在最前面的男人一身灰土装饰,而周围有不少的村民一见那些人来,马上就躲了起来。

“土匪来了!快逃避啊!”不知是哪一位村民大吼一声,瞬间把所有的村民都给惊醒,他们纷纷关紧房门。

顾玉枝和连喜听到他们的话也吓得不轻,刚想要去躲起来可却被忽然而来的一匹马给拦了下来。

“小美人,你要去哪儿啊!不如跟哥哥我回去山寨享乐吧!”马上男人淫笑,看向顾玉枝的都带着裸裸淫欲。

“你们大胆,你可知道我们是谁?”连喜见到顾玉枝被那个猥琐的男人盯着,她不禁怒了,不怕死的挡在顾玉枝身前。

“我管你谁,抓回去孝敬寨主!”男人温怒,怒喝:“来人,把她们带走!”

“不可以,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们…”连喜一时慌张,看着冲上来的人,她就极力挥开。

顾玉枝头皮发麻,眸孔一缩,见人抓来,她身子一闪躲开,左腿一脚踹上去。

“啊!”被踹的那人惨叫,面色狰狞的怒视顾玉枝。

“快给我抓住她!”猥琐男人见到顾玉枝的伸手过后,眸孔紧眯,厉喝。

很快就有几人冲上来围堵顾玉枝,把顾玉枝两人的退路阻断。

“小姐,怎么办?”连喜慌张看着团团把她们围住的山贼。

“……”顾玉枝也心慌意乱至极,她面色惨白,看着周围这些蠢蠢欲动的山贼。

“小美人,你们没路走了吧!”猥琐男人淫笑道:“看不出来,你这美人长得勾人不说,手段也不少啊!竟然打了我的属下,你们若是不好好补偿我们怎么行!”

“你们…”连喜是怕了,整张脸都吓得惨白无血。

“我们?我们怎么了,好了不跟你们胡扯,你们马上给我抓住这两美人。”猥琐男也不再开玩笑,命令一下,周围的山贼马上就冲上来。

“你走开!”顾玉枝一手推开连喜,眼尖看到身后有人冲过来,她身子一弯,抬脚一脚就踹过去,接着身子一闪,打倒几人,脱困之后,她马上越过周围的人就想冲上去抓住那个指挥的人。

“不好!”猥琐男人惊见,眼孔一缩:“快点抓住那个女的,不能让他过来!”

“住手!”就在顾玉枝冲到那人面前时,忽然在她身后响起。

“你再往前走我就杀了她!”

顾玉枝闻言,眸孔一沉,死死握着手心,狠狠的看着被山贼架着脖子的连喜。

“小姐,你要不理我,你快去抓住那贼人,不能再让他为所欲为的伤害村民。”连喜仰起头视死如归道。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