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老湖村到了!不过这村…”陆老在车外欲言又止道。

“怎么了?”顾玉枝蹙眉,马上从马车上下来。

当顾玉枝下来的时候,杨玉那两个女人已经下来了。

“姐姐,不如我们就在老湖村落脚吧!”杨玉见到顾玉枝下来,她马上嬉笑上前,亲热的拉着顾玉枝的手道。

杨玉这般热情让顾玉枝危险的眯起眼来,昨夜她们才闹翻,今天就和好了?

顾玉枝就是笨得像只猪也该还有知觉,杨玉不该是这般反常的吧!

“顾姐姐…”杨莲儿扭捏走来,冷冷叫了一声,退后做起场景。

“妹妹你该不会是别有所求吧!如此殷勤非奸既盗!”顾玉枝下意识拉出自己的手冷冷的看着她道。

“姐姐,你怎么这般说我…”杨玉闻言,嘴角一僵,很不自然错开顾玉枝,眉头绪怒的看着顾玉枝用手帕擦着手,仿若给她杨玉就是一个脏东西一样,让人碰不得。

这打脸的一幕让杨玉恨得牙痒痒的,可又不能把顾玉枝怎么样!

“贱人,就让你得瑟一会…”杨玉狠狠埋怨。

“哼!”顾玉枝才不会理会她,转身就往村子里走去。

“……”陆老一行人跟在顾玉枝身后,路过杨玉时,他尤为无语看了杨玉一眼,很快就跟上去。

当众人走进村子时才发现这村子出奇的安静。

“陆老,这村子是不是安静得有些过分?”顾玉枝蹙眉,看着眼前这些草房。

他们每经过一家人都是紧闭着房门的,她们好不容易才看到一个从屋中走出来。

顾玉枝马上走上去一手拉住那人的衣服。

“这位公子…”顾玉枝把人拉住,很快就放了那人的衣服,道:“公子,你们村子的人都不在家吗?”

“……”那人打量一下顾玉枝,道:“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吧!”

“嗯嗯…是的!”

“敢问这位公子,这跟我们从外地来有关系吗?我们走进村子也有段时间,至今才看到你一人…”

“村子里的人病了!”男人有些凝重道,可他话一下,杨玉马上就惊叫起来。

“什么?病了,该不会是瘟疫吧!”杨玉刚叫出来男子的脸色马上就冷了下来。

“杨玉,你给我闭嘴!”顾玉枝面色阴沉下来,趁着男人还没说话就阻止杨玉这愚蠢的行为。

“呵呵…公子,我妹妹年纪尚小,不懂事,还望公子见谅!”顾玉枝赔笑道歉,男人的脸色才慢慢平复下来。

“……”顾玉枝的话让男人心情好,可轮到杨玉不开心了,她刚想叫出却被杨莲儿一手拉下。

杨莲儿对着杨玉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鲁莽,杨玉这才不甘心闭嘴,可面色依旧很不好看,有些恶心的看着周围,生怕这里真是染了瘟疫的灾村。

“我们这里的人也就是几日前,不知怎么了都病倒,不过病情得到了控制,这病可治,不像某些人无知,没常识不要紧,可出来摆显就是她的不对了。”

“无知真是要命,愚人不懂,什么病都与瘟疫混谈!”男人说到最后格外加紧‘瘟疫’那两字,敌意浓重的话只把杨玉气得面色交加,素手狠狠揪起。

顾玉枝和一干人等,闻言都忍不住嗤笑,而顾玉枝更是毫不掩饰,陆老则憋着红透的老脸看着杨玉。

“……”杨玉心中怨气爆起,看着周围那些耻辱的目光,她恨不得冲上撕了那贱人。

“贱民,你不过是一个山中野民,凭什么跟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杨玉十分气愤,可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计划,勿要毁了,小不忍则乱大谋。”杨莲儿见杨玉又要暴怒,她一手抓着杨玉,红唇凑近杨玉耳机细声嘱咐。

“……”杨玉听到杨莲儿的话,面色一僵,积极忍下心中怒火。

“……”顾玉枝深深的看着杨玉和杨莲儿这两人,很快转过头来看着男人,道:“这位公子,我们要去往边疆,这连夜行车,今日已是疲惫之躯,我们可否接住家中,当然我们是会给你相应的报酬的。”

“你不怕我家里的病?”男人闻言面色惊讶。看着顾玉枝道。

“呵呵…,公子都说了,村中之人的病可治,那又有什么好怕?”

“不怕就好!”男人闻言,也不好拒绝。

“我……”杨玉一听顾玉枝竟然要在一个病人家里借住,她马上慌了,想要说话,但还是被杨莲儿给拉住。

“如果妹妹不想跟着去,那你就一人在这里好了!”顾玉枝怒视着杨玉,冷道。

“这该死的杨玉,她们已经不在林府了,现在还想着要别人好吃好喝的供着她,简直就是做梦!”

随着男人把顾玉枝带到他家中,刚走去大门,顾玉枝便闻到一股呛鼻的药味。

推开木门,一行人纷纷走进去。

“姑娘定是大户人家的吧!怎么想到去边疆呢?”

“现在边疆的战事吃紧,很危险的。”男人有话说话,是个憋不住话的人,他带着顾玉枝一行人走进来之后就朝躺在病床上的一名老妇人打招呼。

“娘,我回来了,这几位是从外地来的客人,他们想暂住我们的空房。”

“外地来的客人,我们屋子小,可会委屈?”躺在床上的妇人道,随即拉过男人,小声道:“大柱啊!他们不怕我们这村子的病?”

“娘,这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现在白神医不是说了这病可治吗?既然这样有什么好怕的。”大柱满不在乎道,说完就上前去给顾玉枝一行人带路。

“你们就叫我大柱就好,反正村子里的人都是这么叫的。”大柱憨厚笑笑。

“嗯,谢谢你。”顾玉枝真心感谢,处理完住的地方后,他们才把崔瑶溪的尸体给安放好,准备时间去找地方埋了。

另一个土房中。杨玉和杨莲儿两人也在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这种破地方,是人住的吗!”杨玉很厌恶的看着眼前这间土房。

碰一下周围的木蹬,她都感觉被瘟疫感染了一样。

“……”杨莲儿看着杨玉这般,也忍不住憋嘴,还真是身矜肉贵。

杨玉总是这样看不清自己处境,她们现在有的住,还活着就很好了,现在的她们可比崔瑶溪来得强,最起码她们没有惨死,为了保命她们还有时间去计划,如今计划在进行中,顾玉枝这一次你进来了就别想走了。

“姐姐稍安勿躁,顾玉枝她快活不了多久了!”杨莲儿说到此,眸光闪过一丝阴狠。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