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间,同片天空之下,顾玉枝她们已经出行京城中,扎营在林间,几个女人围在一起,其他带出来的侍卫,还有丫鬟就在另一边。

“这都是什么食物啊!给猪吃的吗?”崔瑶溪一脸厌恶的看着手里拿着的白面饼,随手丢开,就好像在丢一件很厌恶的垃圾一般,丢开之后,她又怨恨的拿着面前这块冰冷冷的饼干,一看就没有了食欲,坐了半天的马车,她感觉自己都快要散架了。

平日在府中,她都是吃好睡好的,哪里像如今这副样子,简直落魄的要死,一身粗衣麻布跟她平日里穿雪绸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她本意出来是想要把自己打扮好看一些,可是那个该死的顾玉枝偏生下命不容许她们穿着一些名贵的衣饰,就连她平日里最爱佩戴的冰瓷玉簪都给那个贱人收了去,要知道那可是将军送给她的,她非常喜爱,所以每日呆在头上就是为了气死那个没名分的顾玉枝,谁知今天倒是给了她机会要过去,还还给自己一根枯树枝来系头发,真是气死她了!

崔瑶溪越想越火,感觉这个顾玉枝就是故意跟自己作对一般,若不然为什么其他那两个女人不去招惹,非要招惹自己?

“…”顾玉枝闻言,冷冷扫视一下那个灰姑娘变凤凰的女人,冷道:“是啊!专门给你这个猪吃的!”

顾玉枝话一出,其他的人闻言都不忍住嗤笑,崔瑶溪闻言一怒,素手一摔,把白面饼丢在地上,素指直指顾玉枝就怒骂:“你这个贱人,你诚心的是不是,见不得将军送我玉簪就借此来收了我的东西,你快把她还给我!若不然我告诉将军,看你这个夫人还怎么当下去!”

崔瑶溪怒了,越想越气愤,只要一想到自己的白玉簪在顾玉枝手里,她心底就浮起一股怨念,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撕了这个顾玉枝,她想到就做抓起一手的锋利指甲就朝顾玉枝抓来。

“小姐!”连喜惊见,马上就冲上前来,横挡在身前,崔瑶溪的利爪一下挂在连喜的脸上,嗤一声血花乱溅,顾玉枝见着,眼孔一紧,怒火一腾直冲脑门,她想也不想一脚就踹向崔瑶溪。

“啊!”崔瑶溪胸间一痛,感觉肺都要被提出来,她不禁惨叫一声,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她怒眼愤恨的盯着顾玉枝,狰狞怒骂:“顾玉枝,你这个贱人,竟然敢踹我!我一定要告诉将军听!”

“..”一旁的杨玉和刘莲儿眼眸一沉,面色惨白,眼光暗沉,不敢凑合这一潭浑水,纷纷低头,不敢做声,心底暗骂崔瑶溪,现在她们都出来,这里除了顾玉枝能做主外,还有谁做主,即

使她叫着将军也不可能让将军从边疆飞回来给你讨公道,再者,崔瑶溪你也不看看自己,你真的值得将军这般做吗?

杨玉和刘莲儿纷纷低头不语,轻口咬着手里的白面饼,越发觉得崔瑶溪这个人没大脑,这个时候跟顾玉枝对上这明显就是在找死嘛?而她们也不敢打定顾玉枝会真的好心把她们带在边疆,或许在路上,她们一定会少上很多人,这是必定的,在场的人只要聪明一点都知道结果了,顾玉枝是明显要拉着他做初一,可崔瑶溪还在挑拨她的怒火,如果顾玉枝真要在这个时候动手,崔瑶溪必定就是那个不怕死送上门来给顾玉枝开刀踏脚石,简直就是蠢货!

“贱人?崔妹妹,你可真是好教养啊!礼教更是一流,如此尊卑不分,出口辱骂本夫人,你说本夫人该怎么惩罚你好?还有…本夫人也是你可以叫贱人的?”

顾玉枝怒了,活着两世人都没有被人骂过贱人,结果却在这个落魄的地方给骂了‘贱人’,换做以前,她早就把这些女人给一枪嘣了,还容得她们在自己面前来耀武扬威吗?

“我叫你贱人又怎么了!你本身就是贱人,你也不用在这里做戏了,你不是想要弄死我们吗?好,就看看我们谁更命长!”崔瑶溪话一出,刘莲儿和杨玉即刻变色,身子瞬间僵硬,她们齐齐惊恐的看着顾玉枝和崔瑶溪,她们听到崔瑶溪把话挑明了,却恨不得马上拍死那个蠢货,即使她们心里明白,但也不能说出来啊!说出来那不是等于让顾玉枝来灭口她们,此刻她们真是恨死了,不怕比自己聪明的队友,就怕跟猪一样的队友。

杨玉银牙一咬,冲上去一手捂住崔瑶溪的嘴巴,歉意看着顾玉枝笑笑。

“呜呜..放..开..”崔瑶溪被杨玉捂住嘴巴,她面色瞬间狰狞起来,奋力挣扎,她一眼愤恨的看着杨玉,不明白这个女人怎么上前来帮着那个贱人,她们是一伙的对不对?

“呵呵..姐姐,您别听她说,她怎么可以把你想得这么坏,夫人才不会想她这般呢!,崔妹妹一定是在跟姐姐开玩笑的,妹妹看崔妹妹今日有些精神不佳,我带她回去!”杨玉一手拉着崔瑶溪,后面跟上刘莲儿就往马车中走去。

“…”顾玉枝闻言,眯眼,看着她们离开火堆,冷笑,开玩笑?她们都明白,只是这一层纸以前都不曾挑破而已,如今已经被崔瑶溪戳破了,她还可能容得下她们吗?

顾玉枝冷笑,眼眸看着面前的火堆,看来,游戏越来越好玩了,她真期待啊!

“连喜,去找些药来!”顾玉枝看向连喜,心底有些触动,她真心想不到这个丫鬟竟然会在危险一刻出来帮助她挡住危险,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自己受伤,这样忠诚的丫鬟已经很难找了。

顾玉枝沉心想想,她记得好像书中也曾提到连喜这么一个炮灰来着,她最后的结局也是因为帮助顾玉枝坏事做尽,最后被女主宮倾雪给卖给一个杀猪活活折磨致死。

他还记得书中说过,连喜的下场就是被那个杀猪给抵押在青楼做着最下当的事,她想寻死却又被青楼里面的人给救了,接着对她孽打,直到打死,最后暴尸荒野。

多悲惨的结局,只要一对女主不好的人下场都很难看,顾玉枝这个恶毒大boss当然也不能例外。

思虑至此,顾玉枝也对连喜有一些善意,最起码这个丫鬟是自己可以信任,而且更为可贵的是,这个丫头是她顾玉枝从顾家府邸带出来的丫鬟,从小就跟在顾玉枝身边,很听顾玉枝的话,思虑至此,顾玉枝觉得也不能太过亏待她。

当连喜拿来创伤药后,顾玉枝才把连喜按下来,吓得连喜几分紧张,动都不敢动,最后在顾玉枝慢慢给她敷药时,这个迷糊的丫鬟才感动得一塌糊涂,眼泪哗然落下。

“哭什么哭,做本夫人的丫鬟怎么可以这么弱不禁风,好女儿流血不流泪,把泪水给本夫人收起来!”顾玉枝故作凶相,一吓,直把连喜吓得不敢再哭,急急擦干眼泪。

“好了!刮得不深,应该不会留下疤痕,连喜你可以放心了,本夫人会给报仇的!”顾玉枝收起药瓶,眼眸一沉,崔瑶溪吗?她记住了,她顾玉枝的丫鬟你也敢动,果然是活得不耐烦了。

顾玉枝素手轻轻拿着手中的药瓶,一眼望向看不见边的深夜之处。

不就是一个贫苦的农家女,别真以为爬上主子的床就是主子了,有些事看来她还是很不懂啊!她这个林家少夫人也给给她醒醒脑了。

顾玉枝思虑至此,眼眸一狠,素手紧抓,她顾玉枝在前世的时候就已经护短了,如今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她能想到就是抱紧林家钰这个男主,还要捍卫自己的主权和人,不然让那些女人欺负上门来,杨竹君那里是一件事,如今更是一件事,一个农家女都敢给自己下威,当真是好样的。

“少夫人…”连喜看着顾玉枝那深沉的眼眸,下意识的想到最近顾玉枝的作为,她不禁有些怕了,真担心夫人为了自己真的会把崔夫人送上绝路。

连喜不希望自己心目中的小姐有一天也会变成一个怨妇,她多少是希望小姐能开开心心的,不去理会那些争宠的事,自古男儿多花心,又有哪个男儿能做到身心如一的呢?

连喜不希望小姐有希望,最后怒了还是换来失望,她只是不想让小姐不开心。

连连几日的相处,连喜心知,也了解少夫人的变化,她只是感觉自己的主子越变越陌生,这样版根本就不像她以前的主子,如今的主子似乎更强势了,而还带着一种阴沉,给人一种深沉看不透的感觉。

以前的主子根本不这样的,以前的主子她想什么,说什么都表露在脸上,而如今的主子简直就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如果不是她一直守着主子,她都感觉自己的主子被人掉包了,因为面前的顾玉枝对于她来说,真的太过陌生了。

“好好休息!”顾玉枝看得出连喜在想什么,她当然不介意别人怎么看她的变化,反正她都是穿越顾玉枝的身体,他们即使再怎么感觉自己变化了,她还是顾玉枝,如假包换的顾玉枝。

马车中

杨玉一手拉着崔瑶溪急急走到一边,到了空处,她一手放开催要,厉眼狠狠盯着崔瑶溪,以前她怎么还觉得这个崔瑶溪聪明呢?如今看来,她简直就是一个蠢的,根本看不懂如今的情势,少夫人一手带她们出来已经是目标不纯了,如今她更是胆大揭开这一层纸,那不是在告诉顾玉枝要杀她们灭口吗?见过笨的,但她却没见过想崔瑶溪这么笨的人,简直就是要气死她们了。

“放开我!”崔瑶溪这边也怒了,她一有机会,马上挣脱杨玉的手,怒斥道。

“你还有理了?声声辱骂当家夫人,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杨玉闻言,心间一气,眼眸暗自打量着顾玉枝那边,这一看,她登时觉得面色冰寒,她眸孔大睁,紧紧盯着顾玉枝,只见对方坐在火堆旁,但眸光却笑眯望向她们这边,顾玉枝一脸笑意的看着她们这边,那抹笑,笑得有些异常,笑得让她觉得心底惧意升起,越发看不清顾玉枝这个变得诡异的女人。

通过今早的事,她们也发现了顾玉枝的变化,如果不是顾玉枝的那一长妖娆魅惑的脸还是那样,她都要以为,这个顾玉枝已经被人调换了,若不然一个人的气场和态度怎会发生如此之大的变化呢?

杨玉心底寒冷,慌张转过头来,眼眸暗沉,而刘莲儿也注意到了顾玉枝对着她们望来,特别是顾玉枝那一抹分外诡异的笑容,她不禁觉得那抹笑容十分刺眼,让人从心底里就升不起好感来。

“我怎么没有理?本来就是那个贱人不对!”崔瑶溪一听杨玉这话,她马上就怒了,特别是被杨玉和刘莲儿这样看着,她也是憋着一肚子气,越对顾玉枝心怀怨恨。

“贱人?呵呵..崔瑶溪,我看你真是被将军宠得无法无天了,没有将军在此你连一根草都不是,也不想想贱人也是你能叫的?她顾玉枝怎么说也是林府掌家夫人,就凭这一点你都不能放肆辱骂她叫,‘贱人’!”杨玉说完,感觉自己就要被这个‘猪’给气死了,真是后悔了,她到宁愿黄慧怡那个贱人跟着出来,也不愿意是这个崔瑶溪,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刘莲儿听到崔瑶溪的话,气得差点吐血,她眼眸一沉,对着崔瑶溪怒喝:“崔瑶溪,你脑子醒醒好不好,如今我们都是跟你绑在一条绳子上的,你要知道顾玉枝怎么说的也是林家当家大夫人,而且这次带我们出来的人是她顾玉枝,你若要想死得快些我们不阻止,但请你不要连累我们!”

“…”崔瑶溪被刘莲儿这么一喝,她倒是冷静了几分,想到的事也清晰了一些,她再联想杨玉说的话,她们带出来的人都是顾玉枝那边的,她就不安了,心底的寒意慢慢升起,脸色霎然惨白,她一手慌张抓住杨玉的手,这一下她真的怕了,紧张道:“那怎么办?玉儿姐姐怎么办,我真的怕了,而我刚刚还…”

崔瑶溪如今这一想,她马上不淡定了,她刚刚可是口出狂言,还骂了顾玉枝,如果顾玉枝记仇,那这去往边疆的途中她们岂不是….

崔瑶溪不敢想了,脸色惨白一片,看着另外两人都分外紧张,她此刻却分外的希望顾玉枝不要这般记仇,可她还是想错了,顾玉枝不但记仇,她是非常记仇,还是睚眦必报的那一种,这一次崔瑶溪撞到她身上,想要完好无事回去,看是很难了。

“呵呵…现在才知道怕了?我看你刚刚还是骂的很开心的!”刘莲儿冷笑,若是以前的顾玉枝她们是不会怕她的,可是如今这个顾玉枝却让她不敢保证了,她既然能把她们逼来,定然是在路上想尽办法让她们出‘意外’了。

“好了,莲儿妹妹,你也别说冷话了,我们还是想想吧!”杨玉见崔瑶溪又要被刘莲儿给气得怒眼喷火,她马上出言震住。

“如今事已至此,我们怨也无济于事,我们三人要做的就是团结,一路上要时刻提防着顾玉枝,她虽是一人,可她的爪牙也多,府上带来的人都是听命于她,我们更不能跟她硬碰硬,这样只会让我们更快灭亡。”杨玉沉心淡淡分析道。

“玉儿姐姐说得对,顾玉枝要对我们下手,她也得找时机,她不可能傻到当着众目睽睽之下对我们下手,她身为当家主母定要顾忌一些林府的颜面,更何况她还紧张将军,所以她更加懂得珍惜在将军面前的颜面。”刘莲儿心沉道,但她说得也差不多了,顾玉枝是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弄手段杀了她们,但她也铁定不会放弃这次机会,她从沈府展开对她们逼迫就足以说明,她已经开始跟她们宣战了。

“莲儿妹妹,你如此说来,她是想暗中出手,最好我们当中的人出‘意外’?”崔瑶溪深入分析一想到这里,她不禁被吓出一身冷汗来,她如何也想不到两日不见这个顾玉枝,她竟然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手段让人心惊,如果她真如她们分析这样对她们出手,那她以前的懦弱又是怎么一回事?装出来骗她们的吗?如果她之前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话,那她的心机也太深了吧!深得让人闻而心惊,想而胆颤。

在也在,崔瑶溪等人都在讨论着顾玉枝,而在离她们不远处正闪过一两抹黑影,他们时刻跟着马车前行。

“将军?我们这样不好吧!”韩逸轩苦笑看着他们两人正在做的事,感觉他以前光明正大的韩副将竟然也有见不得光的时候。

“没有什么不好的!”林家钰冷道,看着马车行远了,他又追了上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