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顾玉枝这回发什么疯了?莫不是真的受刺激了?”

“就是啊!她竟然胆大了,去招惹竹君妹妹。”

“这个有可能,也有可能是将军从未进过她的院子,所以她闹心变呢?”

“吃干醋?现在来吃也迟了吧!将军可早去战场了,她就是想要争宠也没地儿!”

“呵呵…妹妹你这话儿可逗!”

“顾玉枝这女人可真停歇,如今更想弄些动作来恶心我们呢!”一行女人纷纷语语。

也有人悻悻而笑,更有人静而听之,不表示意见。

众人心思纷纷,但都同心一致,想要看看这个顾玉枝倒底是哪根筋不对称,她们好事倒不会干,只会隔岸观火,顺便再来一个火上浇油,落井下石之事罢了。

以前她们这种事没少干,如今也更愿意去看看顾玉枝变脑残。

一行人纷纷幸灾乐祸而去,可当她们在路上听到顾玉枝恶罚了杨竹君之后…

林家钰的女人们都不安静了,个个互相凝望:这结果怎么跟她们想的不一样,不是该顾玉枝被杨竹君欺负吗?

这下倒好了,她们也惊讶一把,很快就有人望风使舵,情势一转,她们就匆匆而来,围在顾玉枝身边一声长一声短的姐姐叫着,好不亲热,让一旁闻风而来的老管家也万分惊讶。

“……”顾玉枝面色沉了沉,看着这些女人,这可是男主的后宫啊!见识了她才了解到,原来种马是这么一个意思,一个男人几个女人在一起……

就在顾玉枝正在和管家进一步交代事项时,她以为那些女人会识相走开,可当她一眼看到这些花枝招展的女人缓缓走来时,她不禁眼眸深沉,心思低沉。

她倒是有些佩服男主这精力了,可以说这个男主林家当真是好样的,后宫美女如云,简直比得上当今圣上,光是看着这些女人个个都是貌美如花,这样的美女若是放在现代都可以跟得上选美小姐,林家钰,他果然是艳福不浅啊!

既然她们都来,她顾玉枝不挖坑等你们跳更待何时?

男主,你的后宫由我顾玉枝来覆灭,她就要做这个终结者。

“呵呵…妹妹可真及时,本夫人正想着要外出给夫君送些天冷的衣袍,妹妹们也知道的,如今时日冬临就来,天寒地冻,夫君外在边疆若是没有些备暖的,可是会冻着的。”顾玉枝言毕,眼眸沉沉的看了一眼这些女人,数数足足够五个侍妾,而且还是不带杨竹君那个蠢货,夫君果然风流。

顾玉枝眼眸低沉,她是不是该拉上这些女呢?怎么说得,她一人上路是会‘寂寞’的,多拉一些女人去玩玩,顺便为自己的铲除男主后宫铺路,而且她们可都是男主的女人,也就是跟她挣夫君的敌人,若是有她们在路上,指不定会更有趣,而且看着自己敌人一个个少掉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顾玉枝心里有鬼的拨打自己的算盘,而一旁的姨娘们却听到顾玉枝这话另有所思。

“妹妹你们可愿意跟来!如若夫君知晓妹妹们对夫君深情胜过自己安危,夫君他定然开心感动的,或许会更加爱护妹妹呢?你们说是吗?”顾玉枝话一出,场面瞬间冷下来。

“……”这群女人一听,面色马上惨白下来,要知道她们若是真的跟去,去的路上可是边疆沙场啊!

那里可不是玩的地方,刀剑无眼,若是运气稍微差一些,她们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杀,而她们也不知将军的具体扎营在哪里?她们哪里敢冒险?这个该死的顾玉枝怎敢提出这种意见,是叫她们集体去送死吗?如果真是这样,顾玉枝哪来的胆子,以前的那个胆小如鼠的顾玉枝去了哪里?

她们越看顾玉枝越不对劲,感觉不对劲,好像眼前的顾玉枝给她们一种压迫感,压得她们喘息艰难。

“…”张管家也被顾玉枝的话给惊到了,他沉默一下,随即看着这些女人,也想看看她们作何选择!

“…”在场没一个人敢说话了,她们面色凝重,大气都不敢喘一个,而那个被林家钰从青楼带回来的女人刘莲儿,在沉默一会之后,轻走莲步,一脚走出来。

“…”众人瞬间眼眸齐齐看向她,只见她笑笑道:“夫人,奴婢愿意跟随夫人去见少爷!”

“呵呵..还是妹妹懂事,也不妄夫君疼惜你,妹妹深情义重,我想夫君知晓也定然很开心的,只可惜啊…”顾玉枝长叹,口口声声戴高帽子,给那个青楼女一个申请义重重名号,一眼落到那些女人身上,意味深长道。

顾玉枝就是要逼着她们跟着自己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她顾玉枝要去边疆,那她定会带上这些花瓶,好在路上蹭碎这么几个‘花瓶’,那距离她扑灭男主后宫也差不多了,而在去往边疆路途遥远,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是很‘正常’的,而还是非常‘正常’。

“…”张管家闻言不语,主人决定他只要执行就好,但是也不代表他关心她们的反应,将军平日里也对这些姨娘夫人很不错,只希望她们不要负了将军的情才好,既然连大夫人胆小怕事的都敢去了,她们怎么就不能去?

去往边疆的路上顶多也就是吃多一些苦,这并没有什么,只是体现了她们对将军的一份情。

张管家心肠耿直,想得比较光明磊落,自然不会多想什么,可是在场的女人可是都精明得很,在顾玉枝说出那话时,她们就知道这是一个陷阱,而这个陷阱更是让她们进退两难,她们也更想不到平日里胆小如鼠,怕事不声张的顾玉枝竟然也有叛变的一天,而且她们如何也想不到顾玉枝竟然这样光明正大的拉她们进入陷阱,一旦入了那个陷阱,谁还能安然保存下来?

边疆路途遥远,途中更有贼狼野寇,她们生命是不能完全保证得了,出事了那个只能送丧黄泉,这是一条生与死的路径,她们哪里敢倘然冒险。

这一刻她们怕了,看着顾玉枝的脸色也变得诡异起来,这个顾玉枝根本就不是她们以前所看的那个,她给人的感觉太不一样了,就如换了一个人一样。

顾玉枝看着她们变化多端的表情,就是她们猜对了又如何,她是铁定要把她们拉上贼船,她顾玉枝就是打着个主意,她就是要把林家钰的后宫一个个给灭了。

既然她顾玉枝注定会是林家钰的女人,那她就要有绝对霸占欲,对男主的霸占,做为现代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她高傲的自尊心怎么可以容忍她跟一群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呢?

她一生高傲的品性都不允许她这么做。

思虑至此。

“……”顾玉枝不禁眯眼,冷笑然然。

至于后面的女主她定然也不会放过,顾玉枝可是记得,在书中曾说过,林家钰的这些女人可是没少帮过女主给顾玉枝使绊子,甚至栽赃污蔑顾玉枝,既然她们主要立场都不同了,为何不能是她顾玉枝先下手为强,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怎么?妹妹们怕?还是你们觉得你们身矜肉贵,需要待养家中,觉得去了边疆给将军送暖是一件羞恶你们的事?”

“人要有自知,将军给了你们衣食富足,享福无忧,可你们给了将军什么?连一些送暖送情的小事,体恤将军心意的是都不肯做,这让人如何心不寒?要享受可也要有相应的付出,没有对等,何来的公平!”顾玉枝话一出,在场的女人们闻言变色,这种赤裸裸的说出,让她们想拒绝都成了忘恩之举。

顾玉枝你可真是下了血本要逼她们同去啊!

她们面色凝重,可顾玉枝的话却也时刻鞭笞着她们的心,顾玉枝这一番话下来,没人不知她的意思了,她自己要去送死就好了,为何还要带上她们,简直可恨。

姨娘们纷纷咬牙暗恨,媚眼带怨,怒视着顾玉枝,以前她们倒不觉这个顾玉枝这么可恶,想不到如今一个风寒过后却变成这般雷速风行,马上就要给下战帖。

“姐姐,妹妹身子怕是经不起长途奔波,心知如此,可妹妹也是心牵将军,只是妹妹这身躯…妹妹也很是伤心,恐怕不能陪同姐姐一同前去!”一名女一粉黄衣着的女子巧步走上前,一脸憔悴,以病推卸。

其他的女人见到这里,她们马上开始脑子灵光。

顾玉枝有张良计,她们也有过墙梯,这不马上走出一名粉衣女子来,刚欲说话却被顾玉枝一口打断。

“别告诉本夫人你这几日来月事不方便出门!”

还不曾等待那名粉衣女子说话,顾玉枝一口打断她的话,直把那女子气得面色一白,尴尬异常,咬牙暗恨,见自己的话被顾玉枝一口接下,她也挪火了,顾玉枝却也面色冰寒,冷眼一扫,目光如冬日寒冰,直把众人看着心生惧意。

那名粉衣女子脸色一僵,已然被顾玉枝说中心事,她面色一红,素手狠狠揪住袖子,眼眸闪闪盯着顾玉枝,即使再多的不甘都隐不住她对生命的渴望,她哭腔道:“姐姐是如何知晓的?妹妹这几日却是来了月事,而且妹妹这月事闹得凶,没个个把月都不能好。”

粉衣女子是打定了不去,所以即使被顾玉枝戳穿又如何,她一样坚定自己的想法!

“…”粉衣女子这话却让一旁的张管家面带怒火,似乎有直把她烧透的错觉,直盯得粉衣女子羞红而赤,恨不得挖一个坑躲起来。

“呵呵…原来众妹妹对夫君是这样的啊!既然如此,本夫人定会把妹妹们的心意一一告知夫君的!”顾玉枝冷笑,语气带着威胁之意。

其他的姨娘闻言不禁面色一僵,这顾玉枝赤裸裸的逼人就范,偏生她们就不能反驳,如若不去,这就显得她们对将军的情义不真,以后她们更是无颜面对将军,更是心寒了将军对她们的心,让将军不再宠爱她们,如若是她们去了,她们若是在路上遇到什么不测,她们顶多也就是让少爷心沉一下,以后这世上再也没有你这人了。

顾玉枝这招算计真的很狠,为了报复竟然连自己都搭在里面,可见她是彻底的变了啊!变得连她们都不认识,更是变得陌生让人望而生畏,她们想着便忍不住心寒,如此心机,如此心狠根本就不是以前那个顾玉枝能做出来的事。

她们心惊想着,便忍不住看向顾玉枝,只见顾玉枝那抹阴深深的笑意对着她们肆无忌惮,笑得妖娆阴深,一时之间让她们感觉这个顾玉枝变得更陌生了,她们真心不明白,一个风寒怎么会让人变成这样的?怎么会让一个原本胆小如鼠,怕事安定的人变得如此陌生,如此恐怖?

她们都怕了,刘莲儿更是面色泛白,暗自心沉,顾玉枝这一招可算得狠啊!她个疯子竟然玩得这般疯,自己不要命就算了,还要拉上她们,这不是疯子行为是什么?

“姐姐何必苦苦相逼与我们呢?大家都是女人何苦想为难!”这时,一个身着雪白衣裳的女子走出来,对上顾玉枝怒道。

白衣女子为崔瑶溪,平日里性子本就是冲撞一些,对顾玉枝这掌家夫人更是不待见,她恃宠而骄,几番挑拨过顾玉枝,让顾玉枝失去理智做出一些有违道德之事,可以说也是顾玉枝的一大敌手之一。

“…”其他的女人听到崔瑶溪的话,马上投来支持的目光。

“…”顾玉枝闻言,一滞,好笑的看着她们,冷道:“妹妹这是什么话,本夫人要组织妹妹去观望夫君却成了逼迫,原来妹妹你们是这样想的!”

“本夫人也算是看透了,原来你们这般不愿意待见夫君的!”

“本夫人知道了..知道了..”

顾玉枝讽刺人的话一出,崔瑶溪崔姨娘脸色一白,面容微红,媚眼微红,紧张道:“姐姐,妹妹不是这旮意思?你为何要歪曲妹妹的好意,妹妹根本就不是这意思!”

柔姨娘慌了,她的话被顾玉枝这样一歪曲,这下连跟随将军多年的老管家都眼带质疑的目光看着她,她一时慌了,这位张管家可是将军极为心重之人,更是将军得力亲信,是将军送从主家眷念之情带来的,所以他很得将军信任,只要一被他怨了,她崔瑶溪的好日子可算是到了尽头,他一把自己划入黑名单中,那她的姨娘身份恐怕都难以保住了。

“不是这意思?那妹妹是何意思,你刚才说本夫人逼迫于你不就是指这意思吗?本夫人哪里曲解你的意思了?”顾玉枝步步逼紧,她是吃紧了这些人,让她们无路可退只能乖乖的往自己的坑里跳。

“我..我..我不是..”崔瑶溪急了,眼眸越发红肿,一旁的女人都有些愤恨的看着顾玉枝,更有敢怒不敢言,这种憋屈让她们十分难受。

“若是妹妹们不去也可以,到时候本夫人会跟将军提起的!”顾玉枝叹气,面容失望,看着她们,仿若替林家钰不值,养着一群女人,但这些女人没一个是诚心待他的,若是他知晓也定然很伤心的,在场的女人哪里还听不出顾玉枝这话外之音,以退为进,这下她们越是反抗的话,越显得她们无情无义,以前说得那些爱慕将军的话都是虚假的,骗人的,她们不禁骗了将军的心,更是寒了将军的心。

“姐姐,妹妹我身子虽有不适,但妹妹可以在家中为将军诚心祈福!祈求将军在边疆健康安详!”粉衣女子依旧不死心道,她才不要去边疆那种野蛮的地方,更何况那里还打仗,万一被敌人发现了,捉去侮辱了怎么办?

“…”在场的女人都安静了,也无言以对,她们纷纷看着那名粉衣女子,而张管家更是面带黝黑,喘气嘘嘘,将军果然看漏眼了,竟然看上这种贪生怕死之徒,这种人只会爱惜自己又怎么会喜欢上将军,惜情假意,脸皮厚如城墙,可当初却是这个黄家庶女黄慧怡非要嫁入他们林府,如今被少夫人这么一测,谁是真心谁是假意不都明显了吗?

“既然如此,本夫人也不强求你了,黄妹妹就留下来吧!其他的姐妹可还有意见?”顾玉枝一眼看着她们,看着她们欲言又止,吃瘪的模样万分好笑。

如此就够了吗?你们以前欺辱顾玉枝的,她都要一点点的拿回来,从你们的生命值那里透支回来。

“既然如此,剩下的妹妹应该没意见了吧!跟随本夫人去往边疆!”顾玉枝话毕,却再也没人敢借口了,黄姨娘已经让张管家怒了,可见她日后的日子难过,更别想得取将军的宠爱,见到这里,她们那里还敢有话说。

“你们且前去收拾吧!张管家会给我们准备好车辆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