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齐和梦心瑶的玄气都在大量的消耗,而面前仍然有大量的黑衣人,梦心瑶明白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她对陆天齐说道:“你帮我抵挡一会,我要使出一个威力巨大的剑招了。”

陆天齐点点头,将梦心瑶护在身后,由于梦心瑶的退出,所有的攻势都放在他一个人的身上,渐渐地他也有些吃力,他顿时使用十方唤灵诀,沟通心海中的九天玄石,全身气息翻滚,一个护体光球顿时笼罩在他们面前。

他一面努力地维持着这个光球,一面暗自着急地想道:“心瑶,你可要快点啊,我坚持不了多久啊。”

刀疤脸见久攻不下,十分生气,阴狠地说道:“一群废物,连两个人都拿不下。都给我闪开,让我来!”

其他黑衣人都为他让开了一条道路,他将玄气聚集在手上,全身爆发出惊人的气势,无数的黑光闪烁,道道黑气如群蛇乱舞,使出九煞阴魔掌,半空中,一道惊天巨掌劈向陆天齐,伴着黑流滚滚,煞气不断,顿时与陆天齐所运转的光球碰撞在了一起。

风云变幻间,剧烈的气浪如飓风横扫四方,修为低一点的黑衣人直接被打到重伤,整个山洞都为之一震,尘埃遍地,落石不断。刀疤脸满意地看到这一切,虽说有同伴受伤,但心狠手辣的他并不在意,反而觉得不过是一些废物罢了,他看着烟雾中的陆天齐,心想这下子他们一定死了吧,得意的笑了起来。

烟雾散去,露出一个淡淡的光球,陆天齐还在苦苦支撑着,嘴角已流下鲜血,显然已受了重伤。刀疤脸十分吃惊又愤怒地看着这一切,没想到他们还没有死,他大声说道:“都给我上,他们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独自面对着这一切的陆天齐的确已受了重伤,他看了看身后的梦心瑶,紫色光芒笼罩在她的全身,双手合并,仙剑在头顶飞舞,显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陆天齐看着不断涌来的黑衣人,露出了丝丝苦笑,但随后又坚定了下来,他握紧手中洛神剑,心想:“面对千军万马,身有伊人相伴,就算血溅当场,也是一件幸事啊。”想到这里的他,不羁地大笑起来,看破了生死的他,顿时变的洒脱起来,就在此时全身气息突然提升了一个档次,修为竟是得到了突破。

但对于现在的情形来讲不过是杯水车薪,但是心境的改变让陆天齐整个人都变得有所不同了,终于陆天齐也是到了极限了,光球顿时被攻破了,看着不断飞舞而来的黑气,阴风鬼煞声尖利刺耳,他闭上了眼睛,坦然接受这一切,心中有些淡淡的遗憾,“爹娘,原谅孩儿不能为你们报仇了。”

就在此时,身后一股强大的气势爆发出来,霎那间,光华万丈,气浪直接将周围的黑衣人震开了,一直在酝酿的梦心瑶终于完成了。

梦心瑶柔声地对陆天齐说道:“辛苦你了,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梦心瑶顿时化作流光停在半空,整个人如天女入凡,一股浩荡气势爆发开来顿时惊天动地,紫色神剑如飞龙飞舞,她全身发出万丈光芒,瞬间使出玄天宫绝学万剑归宗,无数的剑光如数条飞龙盘旋,将一众黑衣人全部轰杀。

气势一荡,无数的黑衣人被魂飞烟灭,刀疤脸一看形势不妙,居然将身边的两个黑衣人硬生生地挡在他的面前,开始在他面前讨好的猥琐胖子直接被剑光杀死,头身两异。刀疤脸最后还是凭借着自己高深的修为存活了下来,不过还是身受重伤,流血不止。

刀疤脸顿时想要逃跑,化作一片黑云,跑到祭坛之上打开阵法,山洞顿时出现一个巨大的出口,他就从这个出口逃了出去。梦心瑶想要杀死那个刀疤脸,然而心有余而力不足,她现在的状态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她将最后的玄力聚集在仙剑上,手用力一挥,一道巨大的紫色剑芒射向祭坛,伴着雷鸣电闪,顿时那巨大祭坛四分五裂,无数的惨叫与阴气飘散,无数的灵魂与光芒升空。

陆天齐看着那些不断升空的灵魂,心里不断叹息,充满了同情与愤怒。突然梦心瑶全身气息消弱,光芒消失,顿时从空中掉落下来,陆天齐心中一惊,连忙飞身扑救,将梦心瑶抱在怀中。

梦心瑶看着他,轻轻地笑着说道:“幸好他害怕了,不然以我现在的状态,怕是我们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陆天齐看着梦心瑶现在的状态,心里十分着急,连忙说道:“你现在不要说话,我现在就赶快把你带回玄天宫。”

说罢,化作一束流光离开了这里,洞中,断壁残垣,鲜血淋漓,尸骨遍野。

两人迅速地来到了,玄天宫和浩天道的人早已发现他俩不见了正在四处寻找,陆天齐回来顿时就被他们发现了,连忙迎了上来,玄天宫宫主梦流杏也就是梦心瑶的奶奶率先走了过去,厉声问道:“你们去哪里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天齐边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讲给她听了,梦流杏听了十分吃惊,对着后面的九玉仙子说道说道:“先将心瑶带回去休息吧,你再带几人前去查看。”

九玉仙子点点头,连忙接过梦心瑶,往玄天宫走去,梦流杏有些生气又强忍着说道:“多谢少侠带心瑶回来,少侠也先去休息吧。”说罢便不再理会陆天齐,转身离开了。

陆天齐以为梦流杏是因为自己将她孙女乱带而导致受伤而生气,故心中十分愧疚。转而回到了浩天道众人面前。

冷飞灵看到陆天齐将梦心瑶抱着带回来,便明白心中猜想是对的,心中突然有种莫名的失落,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向冷冰冰的俏脸莫名地出现了一抹红晕。

炎天看了看,大概懂了怎么回事,一脸打趣地对着陆天齐说道:“不错啊,小子。”

陆天齐露出了一丝苦笑,并没有答话。

乾元子则是没有想那么多,有些担心地问道:“天齐你有没有事,受伤没有?”

陆天齐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只是受了点轻伤罢了。”

转而又说道:“师傅,师兄姐,我先去休息了,你们也去休息吧,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三人连连摆手,便让陆天齐回去休息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