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啊!恭喜!夫人有喜了!”大夫一边摸着脉搏,一边说道。听到这句话,旁边的男子明显有些激动,都快三四十了,还生不出小兔崽子,那不是丢男人的脸吗。

那天,整个妖府里,没有人睡觉,他们都在为这个还未出生的小少爷守岁,那是妖族部落里的一种习俗,据说守岁的时间越长,人越多,孩子就会活得越长,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这个习俗还是传了下来。

母亲怀胎十月里,父亲一直都跟在母亲身边,无论是起床还是睡觉,就连上厕所都要在一旁守着,搞得母亲每次都哭笑不得,我还未出生的时候,父亲每天都给母亲按摩捶背,他说我和母亲是一体的,母亲舒服了,我也就会舒服。

结果堂堂一个妖族大将军每天晚上都给端盆洗脚水给母亲洗脚,甚至就连后院里的厨娘都被父亲烦得要死,原因竟然是父亲要学鸡汤。

据说父亲每天睡觉的时候都会贴着母亲的肚子,然后跟做汇报记录一样说:“我们家孩子今天跳了十次,比昨天多跳了一次,我妈生我的时候,十个月我都没跳一次,看来我儿子比老子厉害。”

每天老子都会给儿子讲他当年的故事,当年他一个人在战场上杀了多少人,甚至只要他一声吼,城墙直接就倒了,然后他一个人就以一当十,以十当百,以百当千,反正越到后来越夸张,直接都不用我爸出手了,王霸之气一放,顿时敌人全部都跪地投降,甚至有一次我爸去河边洗澡,一不小心露出了八块腹肌,结果我娘又不小心经过那里,于是就有了我。

不过每次我娘从旁边经过,我爹顿时哑口不言,后来我妹去问我娘,我娘是这样告诉我妹的,还不是你娘我遇人不慎,洗了个澡衣服就飞了,结果才委屈求全,和你那死皮赖脸的老爸,生下了你们两个。

转眼已是新年,整座妖城喜气洋洋,放起了鞭炮,结果那天我娘不小心被鞭炮吓到了,动了胎气,害的我爸急急忙忙去把接生婆请了过来。

接生婆来的时候,我爸还傻乎乎的站在里面,搞得接生婆一脸无语,好不容易才说了一句:“这是女人家家的事,你个大男人不能在这里的!”

其实接生婆是想这样说的:“你丫的,女人生孩子,你在这看什么看,你不害燥,大娘我都替你害燥。”

后来里面就传来一阵阵惨叫声,那时候只能是我娘一个人苦苦的忍耐着,这也是我最对不起我娘的事,那时候急的我爸都恨不得痛的是自己。好不容易屋里的声音停住了,又急的我爸恨不得一头撞墙。

等到差不多我爸快要破门而入的时候,接生婆才把门打开,我爹一下子就冲了进去,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我,那时候我还躺在我娘那比胎盘更温暖,比子宫更舒适的怀抱里。

“给孩子起个名字吧,”我娘面带温柔的看着我爹,轻声说道。

那时候我八成对我爹过敏,直接就尿了我父亲一身,然后就跟恶作剧得逞一样笑起来了,那时候我父亲顿时就说了,就叫妖笑笑吧,你看这孩子一出生就会笑,庆幸那时候我一出生不会哭,要不就叫妖哭哭了。

母亲忍不住瞪了我父亲一样,再温柔的看了看我:“叫妖乐乐吧,希望他一辈子都快快乐乐的。”父亲也没反对,就点了点头:“那好吧,就叫妖乐乐,一辈子都快快乐乐。”

“老爷,这还有一个女娃呢,虽说晚出生了几分钟,但这模样也是挺惹人爱的。”说着接生婆把妹妹抱给了父亲,父亲看了看我和妹妹,再看看面色苍白的娘,忍不住疼惜地说道:“夫人,你受苦了啊,”

这时,刚好厨娘端来一碗补身的鸡汤,父亲接了过来,就那样一口一口的喂着母亲。

母亲也没说话,过了片刻,缓和过来后才说道,“女娃还没请名字呢?”父亲随意的看了看妹妹,想了想说:“既然晚出生了几分钟,不能做大就做小吧,就叫妖小小吧。”母亲出乎意料的也没反对,于是我妖乐乐和我妹妹妖小小就这样来到了这个世界。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