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下的亮光突然升起防不胜防,一瞬之间将King完全的笼罩,时间似乎也是在这一刻停滞凝聚。

无数的金色光华凝聚成一团,其中有一个勉强看出是人形的虚影,隐隐约约尚可以分辨一二。置身于其中难以描述他现在的感受,耳畔似乎有人在说什么,好像并不是地球上的语言。但是他却能够听的懂,似乎是在说——“六亿年,整整六亿年了。”

刹那间,斗转星移。金光迸发出,好似宇宙之初的那一刻!

星空灿烂,美妙绝伦,璀璨的星宿,无法用言语形容其壮丽。然而King悬浮于这一片璀璨的宇宙中,而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成形的人形的光芒。

“外星人吗?”

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你好,宇宙的一员!”

尽管不明白说的是什么,可是却出乎意料的理解意思。而且声音非常动听,而且还极具有迷人的磁性感。不过好像这个人的唇部似乎并没有动?

不在乎King在想什么,金色的光人继续说道:“宇宙的一员,你,叫做什么?名字或者是代号?都可以。”

“King,我叫做King!在我的语言当中的意思,是君主的意思!”

感觉不到对方有什么恶意,所有说话也较为直接。

或许是因为直白的话,光人点了点头,好像是一种赞许。说道:“君主?真是一个有趣的名字。你,愿意成为一位真正的君主吗?”

“什么?”听到这里King有一点发愣,然而回过神来后紧接着说道:“是,真的吗?你难道是传说中的某位神显灵了吗?”

“神灵?呵呵,这不过是臆想出来的存在,当然或许对你们来说,我的确是与神灵无异”这个光人的说话很平缓:“吾乃普罗托斯文明,星灵神族之神主!六亿年前我族巅峰屹立于宇宙之巅,是最强的文明!”

“屹立于宇宙之巅吗?”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至少远远的超越了地球的科技,如果能够得到定能成为一位真正的君主。呃,野心应该在大一点,是所有地球类人的君主。

这些脑中的幻想,并没有逃过面前的光人。他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思路,说道:“你认为可以得到我的传承后,就可以屹立在宇宙之巅吗?呵呵,如果这么简单的话想,那么你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其实在你之前也有不少文明之生灵继承了我族的传承,但是结果大多。。。”

光人的话没有说完,King的脸色就变的难看了起来。这样话里有话的意思,他差不多猜到了什么:“难不成,都死翘翘了?”

“是的,全部死了!”

简单明了!

“停!老子,不玩了!”

不用想,当场拒绝。脑子有病吗?继承这个位子就要死,除非脑袋被门夹了,否则谁爱接谁接。

相当一个上一位君主,或者说是拥有一个国家,这的确是他从小的一个梦想。可是这部等于是要去送死啊!

“没用了,你现在也回不去了。”光人叹息一声的说道:“主宰已经重新回归,我的能量波动会引起主宰的注意。如果你现在不离开的话,你的家园会被毁灭!更何况你不是很希望成为一位君主吗?这对你来说是一个机会。”

“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主宰?”King有点不信邪,说道:“你的能量波动是你,别人杀的是你。干嘛要带上我?”

看着光人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这个事情说来话长,宇宙万物总有一个尽头,盛极必衰!两百多亿年前,上古宇宙之人同样统治了曾经古宇宙,可是却也逃脱消亡的命运。我族在六亿年前达到宇宙之巅,按理说也应该消亡。可是我们却将传承的种子,散播于整个无垠的宇宙,然而现在大多数的种子已经消亡!”

King有点类似听故事一样的感觉,古宇宙?难道是这个宇宙之前的宇宙吗?天呀,如果是按这个家伙的说法,难道。。。

“万物有强盛的时候,必将会有其衰亡的时候。我族曾经达到宇宙之巅,窥探到宇宙真谛奥秘。却没想到迎来了消亡的恶果!一个由宇宙亲自孕育而生的种族出现,一个守护宇宙本身秘密的强大种族。”

有些奇怪,稍微联想了一下,King有些疑问的说道:“如果按照你的意思,你是在和这个宇宙本身战斗吗?”

“可以说,是的!”

简简单单一句话,King狂汗不止。难怪那些前任全部死翘翘了,想要和包容大千世界的宇宙做对,能TMD活下去才是怪事!

这个普罗托斯星灵神族也真是够奇葩,做什么不好非常去做死?不做死,就不会死难道不懂吗?而且现在还他娘的将本少爷给拉上,这不是将本少爷往焚尸炉里推吗?还TMD能活吗?能不能剩点渣渣都是一个问题。

光人稍微沉默了一会,又说道:“其实这个强大的种族,正是灭亡了上一个宇宙纪元的种族。它们推翻了上一个宇宙巅峰文明的统治,所以现在接任为最强种族!”

这怎么听起来,有点改朝换代的味道?

这一点到是让King的眼睛一亮,人活着如果不时常的去拼搏,又怎么可能以后享福过上好日子呢?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那些怨天尤人的家伙,一辈子都不会有成就,永远只是一个懦夫!

他的祖父曾经胆大包天的选择了探寻一个令人类最害怕的东西——未知!可是他成功了,外星文明的科技,使他的家族飞黄腾达,成为即便是各个国家都要忌惮与敬重的人物。

“King,我可以告诉你,其实我已经死去了整整六亿年。死亡的时候给予了我最后的一个启示,一个生命并不是要活的多么长久,而是应该活的多么精彩!吾乃一生纵横宇宙四海,藐视八荒,曾经进入过黑洞探索奥秘,又带领我族站在宇宙之巅。最好更是和全宇宙最强大最可怕的敌人亲自战斗过。妙不可言,精彩绝伦,这一生我活的够了!可是你呢?”

听着光人说的话。又给了King一些联想,对于有很多人说:“天要你消亡,必先你疯狂。”

可是有人想过没有,这些人的一生都风光过。他们曾经挥金如土,住豪宅别墅,开高档香车,睡明星嫩模。这一切有多少人想过呢?有些国家的人都喜欢看结局,希望这些人被抓被杀。但是却有想过没有,自己这一生平平淡淡,过的和一只狗有什么区别吗?【狗在玉林一样被宰!】

“那个,呃,什么神主。我想的你刚才的话,说那个主宰,是什么?”King疑问的问了一句。

“主宰,寓意为:主宰一切!六亿年前我倾尽所能誓要与主宰同归于尽,但是可惜主宰实在太强了!”她人的话语带有一种感叹,似乎是充满了不甘心,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又是心服口服。因为他的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这样一位强大的对手,值得任何的人去敬佩。

思索一番之后,King咬了咬牙,说道:“为什么我非要离开我的家呢?难道留在这里不行吗?”

King家里的权势极大,如果能够在这里的话,自己家庭必将会是发展的很大助力!

可是光人的话,打断了他的想法:“主宰已经逐渐苏醒,它会感知到这里的一切,会派遣它大量的爪牙前来。你刚才所遇见的不过是最低级的一种,以后有更强的爪牙而来,你认为你的家乡有能力抵抗吗?更何况你本身也许要锻炼!”

背井离乡,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没有亲人,没有依靠。他的心中有了一丝丝恐惧,不过想如果留在这里,或许主宰一定会来到这里,当时将会毁灭这里的一切。想到这里,King只能够压下心里一丝丝心底的恐惧。

或许光人也理解什么,语气温和的说道:“这一切已经由不得了你,命运的齿轮已经转动。希望你能够开启封印的神殿,完成最伟大的加冕!我神族的一切,将会完全由你驱使!”

“封印的神殿?加冕?这些是什么意思?”

这又是一个新的问题。

“得到我族封印的科技!继承我族最后的意志!”

简简单单的描述。

这时光人的虚影忽然一阵闪烁,便可后又恢复了过来,可是原本灿烂辉煌的金色,似乎暗淡了不少。

看到这个场面,King大惊一声:“你怎么了?!”

“我没事,只是现在已经折跃加速了。”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再次说道:“我需要给你留一点能量,我就长话短说吧。”

“你现在是在我族的一个穿梭机内,很快这艘穿梭机就会到达一个目的地。到那个时候你用手触摸你面前的光屏,穿梭机便会自动折跃成为我族的一个传承基地!从哪个时候开始,你便要开始你人生新的旅途,主宰正在苏醒,希望你能够敢在它发现你之前,你能够变的足够的强大!”

又是一阵晃荡,看着他的身体又扭曲了几下,感觉到差不多是时候了,最后说道:“宇宙之大,拥有各个种族文明无数,希望你能够成功。。。祝你。。。好。。。运!。。。”

看着光人突然消失的如此之快,有点让King始料未及。

就在他还在那璀璨的星空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的眼前也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然而在她的耳边响起了一道天籁般的女声:“传承者穿梭机,脱离折跃亚空间隧道,目的地——达到!”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