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竹在门口没有看见她,便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小姐,小姐你不要来吓我,大不了我多烧点钱给你……

         千喋血躲在了一旁看着她走进来,当青竹走到千喋血的前面还没发现她的时候,千喋血直接在后面叫住了她。

         “啊!”青竹被突然出现的千喋血又吓晕过去了。

         “主人,你真是坏,都把人家吓晕了。”狐雪潼蹲在千喋血的肩上,笑眯眯的看着晕倒的青竹。

         “给她点教训,吓吓她,看她还敢不敢听别人的话。”千喋血站起身拍了拍手,往外走去,“小潼,你说我们现在去哪儿玩呢?”

         “主人,我哪都不想去,我好饿啊!主人”狐雪潼有气无力的趴在千喋血的身上一动不动的。

         千喋血听到这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也很饿,而且是从昨天一直饿到现在。

         她深知这里是不可能有吃的了,走到里屋穿了一件宽大的黑袍,盖住了全身,来到通向外面的墙壁前,直接翻墙而出。

         不过她似乎忘了还有一个人还被她吓得晕倒在地上……

         出了丞相府,千喋血穿着黑袍在大街上走动,虽然很显眼,却没人敢说什么,毕竟强者为尊,谁会有那个闲工夫去不知死活得罪人呢。

         千喋血凭着记忆走到了佣兵工会,门口贴着任务榜,许多刚出道的佣兵围在门口,千喋血娇小的身形在人群中显得很不起眼,她穿梭在人群中,身前一个高大粗壮的身躯挡到了她的去路。

         她本想说些什么,可当她抬起头看他的时候,那个男子倒先开口了,“哪家来的小毛孩子,去去,别挡了大爷的道。”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是千喋血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不过大多刚出道的新佣兵几乎都是这种粗鲁的态度,她也没太在意。

         千喋血乖巧地点了点头,从他身边快速地溜来了,只不过,走的时候带了点东西……

         掂了掂手中的钱袋,千喋血很是满意,不过这点钱对于二十二世纪的‘第一神偷’的千喋血来说都有点是侮辱了,自她有了‘神偷’的名号以来,几乎一出动,就要让几个国家头痛,可现在,物是人非啊,她不得不认栽。

         她走进了一家比较人多的客栈,店小二眼尖地走到她的面前,礼貌地招呼着她。

         传了几碟小菜,店小二就退下去招呼起了别人,千喋血默默地吃着饭,耳边却传来了一些细小地声音。

         “诶,你们听说了嘛,三天后,佣兵工会的两大佣兵团要联合执行一个任务,现在居然破例招人,据说发布这个任务的人非常神秘。”

         “还别说,不仅是神秘,而且出手很是大方,光是请两大佣兵团的钱就抵得上几个白金任务了,不仅如此,完成这个任务的酬金那就更是多了。”

         “可钱多是一回事啊,能让两大佣兵团联合做任务,好像还是那个很出名的佣兵团,那任务得多危险啊!只怕是有命接,没命回了。”

         说这话的男子被他身旁的一个男子打了一下,“小心点,别乱说话,人多嘴杂的。” 那男子立马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只可惜这些话一字不差的全落入了千喋血这个无良小贼的耳中。

         钱……嘿嘿,正好愁着呢,现在就有送上门的,而且正好练练手,三天后吗,我一定要去。

         千喋血暗下决心,吃饱后招来了店小二结完帐就离开了,回去的时候还另外买了一份食物打包带走了。

         回来的时候青竹居然还没有醒,千喋血无奈只能抱起她到床上去,她一直睡到天黑才醒过来了。

         见她醒来了,狐雪潼兴高采烈地跑到了千喋血那领食物去了。

         千喋血看着坐在床上的青竹,一言不发。

         “啊,鬼,鬼啊!”青竹看到千喋血立马躲进被窝里大叫了起来。

         千喋血嘴角抽了抽,“喂,你给我看清楚!说谁是鬼呢?”

         青竹听到千喋血的声音,停止了大叫,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看了看她。

         蒙着被子只露出半个脑袋的青竹,看到千喋血放大的脸庞,又缩进去了一点。

         千喋血看到她这副样子,白了她一眼,跟她隔开了点距离,说道:“青竹,下次还敢不敢害我了。”

         青竹清楚地听见她说话,全身颤抖了一下,小心地伸出手摸了摸千喋血,摸,摸得到,不是鬼,那小姐……小姐没死啊!

         确定她不是鬼后,她立马下床跪着向她磕头,“小姐,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她们只是想让你离开丞相府而已,我,我真的不知……”

         青竹边磕头边哭哭啼啼的解释,听得千喋血非常烦,只得打断她:“停,停,我现在不想听你的解释,那件事已经成为过去,就不要再提了,不过从今天开始,你若再敢听信谗言,我就不是这样吓你了这么简单了。”

         青竹听到她这么说,不敢再说什么只得用力的点点头,‘咕~’,青竹的肚子很没志气的叫了一声。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