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宿舍,秦离一推开门,那股熟悉的纯净真气扑面而来,很快就被他吸进了体内,缠在阴柔之气和吞噬力量之间,眨眼间就催动阴柔之气化解了一部分吞噬力量。

催化的速度快了!

秦离念头闪过的同时,视线落在正在修炼的郑谨言身上,一眼就看得出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修真者最基本的等级——筑基初期。

怪不得。

秦离对此满意极了,郑谨言的真气越纯净,修为越高,对他化解吞噬力量也就越有帮助。

真是没想到,收个徒弟而已,能换来这样的意外大惊喜,那个糟老头子说得果然没错,人还是要多多行善的,看吧,一不小心就得到超值回报了。

秦离没出声打扰郑谨言,反而坐下来跟他一起修炼,运行一周真气后,发现吞噬力量在两个月内只化解了两寸。

而吞噬力量总共九层,每一层又有九寸,按照现在的速度下去,他至少需要六年的时间来化解。

秦离的眉毛拧起来,别说六年,就是三年他都等不了,要是在二十岁之前不能吸取到九大阴气之女的阴柔之气,那就真的要上西天去修炼了。

而现在,不要说九大阴气之女,秦离连一个都没搞定,想想还有点小郁闷呢。

女娲石哼哼唧唧地说:“主人,你这叫活该!苏琪琪多好啊,主动送上门给你吃,你还嫌人家是未成年少女,非要去追美女老师,你再这样挑挑拣拣下去,干脆先去挖坑吧。”

“啧,你胆肥了呀?信不信我让你知道什么叫痛并着快乐!”秦离威胁道。

“你……你……你欺负弱小,我要跟你师父告状!”

“行啊,你去把他请出来,我还想问问他郑谨言的体质是怎么回事。”

秦离拧起眉头,又瞟了自己的徒弟一眼,有点头疼,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出事。

女娲石嘟嘟囔囔地说:“你师父还在闭关修炼,我怎么请他出来啊。主人,要不问大师兄吧。”

秦离撇撇嘴,不满地说:“大师兄早就钻到钱眼里去了,他不会搭理我这种小事的。”

“我觉得大师兄还是很疼你的。你看这次你来南风学府读书,还不是他一手搞定的……”

正说着,旁边噗一声,郑谨言吐血了!

秦离立刻走过去,抓起他的手腕,把住脉门,发现郑谨言体内气息紊乱,血气翻涌,真气隐隐有倒逆流动的趋势!

这对于刚刚踏入修真门槛的郑谨言来说绝对不是好事情!

“秦、秦离……”郑谨言的嘴唇都失去了血色,脸色白得跟鬼一样,浑身不住痛苦颤抖。

“闭嘴!”

秦离呵斥一声,食指和中指并拢,飞快地在他身上各处点了点,稳住四处暴走的真气,又将自己的真气引入他体内,说:“跟随我的真气运行一周。”

郑谨言照做了。

秦离闭上眼,和他面对面,掌心对着掌心,引导他的真气在经脉中稳步运行,遇到阻碍的,他便顺手替郑谨言打通了。

就在秦离将真气运行到最重要的百会穴之时,发现那里居然有一个极其细微的绿色亮点,如果不是他细心,根本不可能发现!

“灵体!他竟然是灵体体质!”秦离恍然大悟,惊喜交加,激动之余又急忙稳住心神,帮郑谨言舒缓了紊乱的真气。

女娲石在他意识里连连尖叫,激动地说:“主人!你的运气太好了!居然遇到了灵体哈哈哈哈哈!”

秦离也是没想到自己猜测许久,竟然没猜到郑谨言是灵体体质,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惊喜!

因为他师父曾经无意中提起过:“灵体体质对于化解吞噬力量有非常巨大的帮助,不过这种体质相当稀罕,仅次于你这种含有吞噬力量的体质,所以你最重要的还是寻找九大阴气之女。”

由于灵体太稀罕,秦离觉得自己不可能遇到,所以也就没把师父的话放在心上,而且九大阴气之女比它更有吸引力啊……美女环绕什么的爽爆了!

如今想起来,秦离很是感叹,想不到当初随手帮郑谨言治好了胃病,还治出一个拥有稀罕体质的徒弟来,关键是这徒弟还忠心耿耿的。

秦离一点也不怀疑郑谨言的忠心,很简单,他曾经在一本很残破的古籍中看过,灵体体制之人,其修炼出来的真气也是有非常灵性的,最能体现主人的心性。

而郑谨言每次修炼之时,他的真气都会有一部分被秦离吸收,这说明他相当信任秦离,潜意识里愿意分享真气给秦离。

秦离对于灵体体质了解得不多,所以当初看出郑谨言体质特殊,他也没往灵体方面想,要不是今天发现他百会穴里面的灵核,估计还要暗自揣测许久。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劲……秦离盯着郑谨言,总觉得自己遗漏了非常重要的信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秦离,你没事吧?”郑谨言见秦离盯着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那眼神还相当诡异,忍不住问道。

秦离立刻回神,笑呵呵地摸摸他的头:“好孩子,你大有前途。”

郑谨言:“……”

秦离继续呵呵笑:“师父以后都会好好对待你的。”

郑谨言:“……”

郑谨言一脸担忧,擦了擦手,去摸秦离的额头,喃喃自语:“也没发烧啊。”

秦离立刻恢复严肃脸,怒道:“刚才要不是我在,你的经脉就全废了!哼,想强行突破境界,你还差一大截呢!”

女娲石没脸看了,心想主人是不是被肖妩带坏了呀,变脸变得好快。

郑谨言也被秦离突如其来的怒气吓了一跳,而后抿嘴不语,只是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捏成了拳头。

秦离瞥见了他的这个小动作,问:“你平时也不是急于求成的人。说吧,怎么回事?”

郑谨言很倔强,不肯说实话,只低声说:“谢谢你,秦离,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然后红着眼睛去阳台洗衣服了。

秦离有点小小的郁闷,思索着要找个漂亮点的女孩子给郑谨言当知心姐姐,免得他这种闷葫芦憋出病来。

“哐当”一声,何大川从外面兴冲冲地飞奔进来,手里拿着一张大海报,大声嚷嚷道:“秦哥,我们去参加校园歌手大赛吧!”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